【林秦】绝杀 8 花明

8、花明

林涛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接听,小黑的声音:“林队,最新情况,沈心眉所住的单元楼下的视频被人动过手脚,有外来信号切入。”

“什么?”林涛一怔,整个人蓦地清醒,“接着说。”

“是。我们曾调取过沈心眉遇害那天晚上的视频,那天晚上并没有其他人进入楼道。但是技术组对视频进行了分析,发现当时网络曾经中断过十几分钟,而这十几分钟有外来信号切入——也就是说有人复制了单元楼道无人的镜头,P上了时间,填补了那十几分钟的空白之后才是我们得到的视频。”

林涛眯了眯眼睛,电脑黑客的介入就解释了了为什么当时没有摄到有人进出沈家的谜题。他吸了口气,吩咐道:“把沈心眉所有的社会关系再薅一遍,重点是与她年纪相仿的男人,这个人是一名电脑高手,身高一七五以上,体格健硕。”

“是。”

挂了电话,秦明走过来,早已衣冠楚楚,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与林涛不修边幅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人站一块儿林涛简直惨不忍睹。他自己也觉察到了,赶紧爬起来:“哎,你什么时候起来了,悄没声儿跟猫一样,等等我——”

十分钟后,林涛算是把自己收拾整齐了,他开车,秦明坐副驾驶上。林涛没话找话:“你昨天睡得好吗?”

秦明白他一眼:“没你睡得好,一挨枕头就着了,雷也打不醒。”

林涛不好意思地笑:“这不是累了吗?看来你昨天睡得也还好,没有梦游。”

原来他是怕自己梦游才到自己家来守着的,在沙发上憋屈了一晚肯定难受,秦明心头微漾,却没说什么,把目光转向车窗外。这时一轮朝阳冉冉升起,绽放出夺目的霞光,为一个平淡的早晨镀上一层柔柔的暖意。

到了局里,秦明一路生风径直走进办公室,大宝正没滋没味地啃干面包,谁让她起晚了,开着小车左突右闯才赶在秦明之前两分钟到位。早餐也没吃上,大宝捏着干面包简直了无生趣。这时,她眼睛忽地一亮,林涛进来了。

两只手拎满了早餐,跑得气喘吁吁的活像一跟班。大宝顿感天无绝人之路,扑上去就抢。急得林涛赶紧护食:“有你的有你的,别抢,那碗粥是老秦的——”

那种清淡的白粥可不是宝爷的菜,她伸手直奔牛肉面去了,吸溜了一口,冲林涛点头:“正点!”

秦明搁下包回来,林涛和大宝已一左一右坐在他办公桌两边,一人一碗牛肉面吃得挺嗨。他默默打开面前的白粥尝了一口,居然没对他们示以鄙夷的冷眼。

大宝吃着碗里的还惦着锅里的:“林队,说好了请我吃饭的别忘了。”

林涛赶紧装糊涂:“行了,知道了。”

大宝非哪壶不开提哪壶:“老秦,知道他为什么请我吃饭么?想堵我嘴——”

秦明淡淡一笑:“我们俩一块儿请你吃饭。地方你定。”

林涛只觉得眼前一片粉色的桃花雾,秦明这话什么意思?敢情是在大宝面前承认了?他这样清冷高傲的人居然也会、也会应了这事?林涛简直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顾直勾勾盯着秦明发呆。

大宝拍拍他:“喂,林队,别这样,你那恶狼般的眼光能收敛点儿吗?”

林涛不好意思地把剩下的面三口两口扒进肚子:“我回办公室了,呆会再来。”这话是冲秦明说的,秦明点头,继续优雅地喝粥。大宝走过一边拿手扇了半天,一股恋爱的酸腐味道一直经久不散。

小黑那头果然有了进展,查到了沈心眉有一位高中同学王冰,比她大一岁,目前从事IT业,开了一家电脑公司,搞软件开发和设计的,在业内小有名气,他就在龙番市。

林涛眼睛一亮:“查他!特别是案发当天的行踪!”

“是。”

可是,王冰好像蒸发了一样,根本查不到他的踪迹。秘书说他三天前就已离开,对自己交待说要去外省开会。林涛查了近几天飞机火车的票务信息,根本没有王冰买票的记录,要么他就是用别人的身份证买了票。龙番市虽是三线城市,但处在三省交汇处,每天进、出的务工人员达几万人,要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案子陷入了僵局,所有人一筹莫展。下午开碰头会时,谭局再次强调了破案期限,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减少,林涛心上如同被压上了巨石。

再次来到鉴证科已是晚上,这儿冷冷清清的,林涛方才想起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秦明还埋头于一堆证物中,林涛在外边默默地抽烟,等着他忙完。这时大宝匆匆进来,把报告扔在桌上,喘了口气,拿起早已凉了的半杯水一饮而尽。

秦明穿着工作服正出来,看到大宝随口问了句:“你没走?刚才没见着你。”

“啊,上楼去送报告。”大宝累得趴在桌上。

林涛忽地想到了什么,与秦明互望一眼,眼神里碰出一丝微光。林涛问:“你说你去哪了?”

“上楼啊。”大宝坐起来,“怎么了?你们俩把我当嫌疑人了啊?”

秦明道:“嫌疑人为什么会在沈心眉遇到家暴时第一时间赶到?大宝你给出了答案。”

“啊?什么答案?”大宝一脸懵逼。

林涛接着说:“王冰也许就住在沈心眉家的楼上或楼下,所以他来得这么快。”

秦明点头:“视频有拼接痕迹,这是一个假线索,用于扰乱我们的思维,让我们一直在查外来的人员。”

林涛已冲了出去:“马上排查同一大楼内的所有人员。”

大宝开始收拾桌上的报告:“老秦,回家吧,剩下的事交给林队,相信明天早上会有结果了。”

“你不走?”秦明看她一眼。

“我的报告马上完,写完就走。”大宝冲他笑笑。

秦明拿出几块黑巧克力放她桌上,那是林涛看他顾不上吃饭给他买的。

“谢了,老秦!”大宝夸张地送个飞吻,秦明赶紧出门,这丫头一疯起来就没个正形,秦明虽然早已习惯了她的 “疯格”,可真遇上了还是有点腼腆。

林涛带着人排查了沈心眉家所在的单元楼,很快查出她家楼下的一套单元房近来租给了别人,租客拿的是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显然是假的。

破门而入,里面的一切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一间卧室窗帘低垂,放满了电脑显示屏,都开着,一数有九个,里面的画面就是沈心眉家。卧室,餐厅,客厅,厨房,乃至浴室都有摄像头,视频画面无一例外全都清晰地传到了电脑显示屏上。

林涛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说,案发后,刑侦人员对现场的勘察也都“直播”给嫌疑人了。

林涛打电话给大宝:“你过来,出现场。”

“是。”

大宝把这间租屋全部清查了一遍,之前已经仔细打扫过了,没有留下关于王冰个人的东西。再查沈心眉家,发现这些摄像头安得非常隐蔽,有的放在排气扇里,有的放在空调出风管口,全都是最尖端的针孔摄像头,高清,还带音效。布线的人绝对是高手,他放的这些位置都是最刁钻的角度,既能清晰地看到一切,又不易被发觉。

林涛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宽带检测单:“这上面的公章是假的,王冰冒充宽带检测员来到沈心眉家,光明正大地布线,没有引起陆家华的丝毫怀疑。”

大宝道:“我觉得沈心眉根本不知道,否则一个女人天天生活在摄像头下,连最隐私的洗澡、上厕所也被别人监视会有多别扭。”

林涛叹口气:“每天偷窥她的一举一动,这是有多爱她?”

大宝皱眉:“什么爱啊,我看完全是变态!变态的占有欲!”

勘察告以段落,已是凌晨两点。林涛说:“我送你回家吧,太晚了。”

出门时才知道下起了雨,这场雨又急又猛,夹杂着雷声闪电。

林涛焦急道:“不好,雷雨夜老秦会梦游,我得去看看他。”

大宝点头:“行,那我一个人回家。”

“别急,等我确信他没事,再送你回去。”林涛方向盘一转,往秦明家的方向而去。

评论(5)
热度(34)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