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来日方长6-10

6、

关宏峰在君再来等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周巡,直到接到小汪的电话,才知道他出事了。

急匆匆赶到医院,都是支队的人,黑压压站了一地。顾局来了,神情焦虑地和医生交涉着,请求用最好的办法把人救回来。

关宏峰的脚步有些打漂,他腿软,虽然没人看得出来,但从走廊到手术室门口,这十几米他不知道是怎么捱过去的。

手心里攥着一把汗,关宏峰的指节都有些发白。走过去,听到他们议论才知道,周巡的车给人动了手脚,刹车失灵,为了保护过马路的女人和孩子,他选择撞了货车,货车上装的钢筋甩出来,穿透了挡风玻璃直直插入他腹部。

送来的时候已经成了个血人。医院开了绿色通道,直接送上手术台,院方表示会尽一切力量抢救,又含...

【关周】来日方长1-5

1、

相识的第五年。

周巡顶着墨镜,大摇大摆地走进支队办公室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他。小汪咳嗽一声:“周哥,哟,新衣服啊,这什么味儿?”一边说一边夸张地皱着眉:“香水啊?”周巡一把把他翻了个个儿,一脚踹他屁股上:“滚蛋!”

小汪滚了。

周巡到自己办公室坐下,拉过衣领闻闻,真的香。

还不是那天关宏峰一句话:“回家洗洗换衣服吧,汗味儿隔三米远都闻得到。”

靠,周巡心说,这不是忙案子吗?哪有时间回家洗澡换衣服?

手上是个变态强暴杀人的案子。那女生读高一,下晚自习后被打晕qj杀死,凶手还带走了部分女性器官。接到报案后,大伙儿恨得牙痒痒,三个小组的人全撒出去了。当时天网还在建设中,只有主干道...

【关周】再见

天快黑了,关宏峰再次见到了周巡。

就在他对面,笑得很恬淡。

关宏峰不习惯,说,你能不能别这样?笑得跟证件照似的,忒假。

周巡就换了平时痞痞的样儿,没个正形地推他:去去去,这不有事嘛。

就知道你有事,关宏峰理了理围巾,还是那三起案子吗?并案了?

周巡火急火燎的:想听听你的意见,快着点儿,案情分析会,就等你了。

他急关宏峰却不急,站着看着他:周巡,其实我觉得吧,有时候我得让你上。

周巡没明白似地看着他,有点懵。

关宏峰只好解释:我在的时候,你什么都指着我,这不好,这几年都没什么长进。

周巡接着痞笑:你不是咱长丰的魂儿吗?没有你可不行,那不丢了魂儿?

关宏峰想揍他,转头一想,揍扁...

【ALL峰】【白夜追凶民国AU】上海往事4

4、

小巷里,关宏宇和刘音避在一堆杂物后,刘音已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关宏宇问道:“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刘音气稍平,悄声道:“我也不知道,像是冲着冯艳珠来的,三爷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这几天,有没有特别的事发生?”

刘音想了想,摇头,关宏宇道:“再你好好想想。”

刘音又思索片刻,道:“就是冯艳珠的表哥林非从乡下来投奔她,想在上海上学,冯艳珠让我给她表哥租了房子,就在四马路羊皮弄32号。冯艳珠怕惹人笑话,没告诉三爷,难道是这件事造成了误会?”

关宏宇道:“如果是这事,倒也说得清楚,先避过这一阵再和三爷说明白就完了。”

“你怕是见不到三爷了。”黑暗中响起一个冷冰冰的语声,关宏宇一看,...

【ALL峰】【白夜追凶民国AU】上海往事3

“宏峰,好点了吗?”周巡使劲晃着他的肩,半晌,关宏峰才缓过劲来,还是虚弱无力,到底应了声:“没事了。”

周巡一把把他拉起来,手臂环着自己脖子:“去我那儿,知道你这毛病,得小半天才能恢复。”

关宏峰踉跄着随着他步子往前走,问道:“是宏宇给你打的电话吧?他倒知道找人收拾残局。”

周巡怨道:“我欠你们家两个的,照顾大的,又要顾着小的。关宏宇平时看我不顺眼,有事的时候倒好,每回不都想着我呐。”

还有一半实情周巡没说,每次关宏宇把哥哥的旗号打出来,就能把周巡吃得死死的。关宏峰是周巡的死穴,谁有事都成,关宏峰不能有事。所以,堂堂法租界巡捕房总探长也能随叫随到。

上了车,关宏峰头还晕着,没说话,周...

【ALL峰】【白夜追凶民国AU】上海往事2

私设多,原创人物多,没办法,剧情的需要。由于篇幅小,用电影剧本的写法,基本没有过渡的交待。如果亲们不习惯,是我的错。开坑时说好3-5章结束的,到第2章情节都没有展开,5章完得了?表示怀疑。反正每次都是自己打脸,也不在乎多打一次。

以及,这篇以巡峰为主,双关为辅。韩彬的话,因为篇幅小,展不开这么多人物,所以这次应当没有彬峰的戏,韩彬就是出来也是客串。想看彬峰的亲们,见谅了~每章的独立CP标签里挂了,文的前边放一个ALL峰吧,省得凌乱。

2、

关宏峰坐在车里,路灯的光洒到他脸上,又飞快地抹去。

光影错落中,思绪流转,回到方才几小时前的日昌行三楼,一间办公室里。

关宏峰把手里的档案袋交给钟...

【ALL峰】【白夜追凶民国AU】上海往事

 白夜追凶民国AU,人物为原剧架空,大关还是有黑暗恐惧症,但没有213,基本上是人物重新演了一个剧。短篇,万字左右,大约3-5章结束。

@陌霖渊 :你要的AU,民国架空,开坑一时爽,填坑路茫茫。不知道写得乍样,将就看~

1

1927年,秋。

上海,霞飞路。

傍晚时分,人来人往,霓虹灯早早亮起来,电车打着铃从轨道上笨拙地爬过。

刚下过一场雨,法租界捕房总探长周巡在车里等得不耐烦了,下车抽支烟。车里是他的两个手下,小汪和小马,两人悄悄地议论着,小汪说:“能让咱们总探长跟这儿等半个来钟头,也只有关宏峰,关大侦探了。”

小马道:“纵横上海滩,若论破案的高手,只有总探长...

【ALL峰】狭路20(完结)

说好了20章,终于完坑了!时间太急要出去浪,先发出来,错别字回头来改。

20、轻风细雨

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挤压着,追赶着,关宏峰被逼到死角,退无可退。

最后一丝光也消失,是谁在耳边叹息,还有那冰凉的皮手套,伸入他衣服,抚上肌肤。一寸一寸,吞噬着他的尊严。

“不,不要——”关宏峰挣扎着逃避着,但是有种力量让他动弹不得,只能听凭那罪恶的魔爪到处肆虐。

恐惧像潮水涌上心头,关宏峰深陷其中,没有人能够帮他,那是令人绝望的恐惧。

“放开我,放开!”关宏峰终于喊出声来,有人使劲摇晃着他,把他从噩梦里拯救出来。

睁开眼时,面前是一张放大的脸,周巡看他醒了浮起笑来:“总算是醒了,都两天了,急死...

【ALL峰】狭路19

19、狭路相逢

天窗被关死,黑暗从四面八方碾压过来,撕扯着地上风灯如豆的火苗,企图将那一点也扯入黑暗的深渊。

关宏峰的意识已有些模糊,黑暗用它冰凉的足狠狠踏在他胸口,让他窒息,让他晕厥,他强迫自己盯着那一点微光,苦苦支撑着最后一丝清明。

关宏宇已爬到近前,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对着韩松阁的腿狠狠扫去——

韩松阁身形一错,反手一挥——

关宏宇躲避不及,左肩一沉,已被钢筯击中,一声闷哼,人已滚到一边,疼得浑身是汗,蜷成一团。

韩松阁突然发现,关宏峰的嘴角浮起一丝清淡的笑意,仿佛遥远的天际一钩冷月洒下的清辉,让韩松阁狂乱的头脑蓦地清醒。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笑出来?

韩松阁瞳仁一凛,问道...

【ALL峰】狭路18(血腥、重口,不适者慎入)

18、四重人格

工棚里,光线幽暗。

关宏峰喘息稍匀:“如果我没猜错,你应当是韩彬的父亲——韩松阁先生。”

国王摘下口罩和眼镜,果然是韩松阁清瘦的脸:“关队长果然睿智超群,名不虚传呐。”

关宏峰深吸一口气:“我们还是从头说起吧。四重人格的根源来自精神分裂症,据我调查,你的母亲,也就是韩彬的奶奶以前曾有过精神错乱的历史。而韩彬的母亲,你的妻子过早离世,现在看来,她的死也许并不是生病所致,而是知道了某些真相,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因而抑郁成疾早逝。”

韩松阁神情冷峻:“继续。”

“韩彬的童年暗无天日,一个精神分裂症的父亲无法给他应有的关爱,他也没有母亲来爱护。只是你分裂的一重人格具有经商的天...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