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绝杀 2

2、雨夜

林涛过来的时候已是半夜一点多。

没办法,手上一个案子茫无头绪,摸排嫌疑人动用了全市五分之二的警力,反馈回来的信息少说也有几百条,得一条条地过滤。这会儿,他手下几个组的组员还在那儿盯着视频蓐线索呢。

林涛早累得浑身散了架一般,就是倒在地上也能睡着。原本在值班室凑合一觉的,想起今天秦明有点不大对,还是强撑着开车过来了。

秦明睡眠不好,大半夜的林涛不想打电话吵他,只想远远地看一眼,要他没睡呢就打个招呼走人,跑一趟也落个踏实。

雨下得跟瓢泼似的,林涛从车里冲出来跑到秦明家门口,二十多米的距离早成了落汤鸡。

秦明家的窗口果然亮着桔黄的灯光——他还没睡。他要睡觉的话,一般只会留书桌上的台灯,客厅的落地灯一定会关的。林涛心里松了口气,天可怜他跑一趟,让他俩见一面。

进门的时候发现不对,门没锁,掩着。这不是秦明的风格,他向来严谨,不可能大半夜的不关门。林涛怔了几秒钟,赶紧进去找了一圈,果然没人,电脑开着,桌面是绿色清新的植物。

林涛赶紧摸电话拔过去,铃声就在耳边响起来,他没带电话?再看他皮鞋还放在鞋架上,估计没走远。林涛赶紧出门找,凄风苦雨的在小区里寻宝似的找了半天,终于在池塘边的亭子里找到了秦明。

他身上穿的是白色棉T恤和运动分裤,脚上是拖鞋。林涛皱皱眉,秦明的性格不可能穿睡衣拖鞋出门,除非——他在梦游!

林涛走过去,秦明的神情果然迷迷登登,一个人在那儿转悠。林涛吓了一跳,这亭子就建在池塘边上,连着亲水平台,没有栏杆,万一——

后边的事他不敢想,赶紧推推秦明:“喂,老秦?”秦明没反应。林涛赶紧拉他拉:“走吧,跟我回家。”

秦明不听,张牙舞牙地反抗,拉扯起来,秦明没轻重,一拳头过来打他下巴上了。林涛猝不及防,没想到他来真的,下巴火油烫了一样。这会儿顾不上自己,只能当断则断,一掌下去劈在他后颈上,秦明就晕倒在他怀里。

秦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抬眼看了眼闹钟已经七点了,赶紧起床,左手给什么一带,卧糟,林涛在他床上,他的右手和自己左手铐在一起。

什么鬼?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秦明皱着眉拼命想,可什么也想不起来。

这会儿林涛也醒了,两人就这么大眼对小眼看了半天。

秦明问:“你怎么在这儿?”

林涛撇嘴:“我不在这儿,你现在就在池塘里喂鱼了。”

“什么?”

“我问你,昨天半夜一点多,你出去干嘛?”

秦明一脸懵逼:“我没出去啊,昨天晚上太闷,我十二点多才睡着。”

“我来的时候你家门大开,你不在家,后来在小区的亭子里找到你了。你不知道,水边有多危险,万一掉到水里可怎么办?”

秦明眯着眼睛努力回忆着:“我怎么会去那里?”

“梦游呗。现在才知道你还有这个毛病。以后睡觉可得小心了,万一出去遇到危险怎么办?”

秦明看看自己身上,虽然还是棉T恤和分裤,可不是昨天那套了,显然林涛替他换的衣服。他可以容忍林涛喝他的杯子,用他的筷子,可在别人面前脱光了换衣服这种事以前真没有过,想起来就别扭。

林涛当然知道,咳嗽一声:“昨天是我给你换的衣服,要不你还全身湿透呢,这会儿早感冒了。”他也换了秦明的衣服,真没把自己当外人。

秦明指指手铐:“这是干嘛?”

林涛赶紧找钥匙:“不是怕你又梦游么?我也熬不住了,还是铐上省心。”偏偏一时找不着钥匙,只好一只手连着秦明双双下床在衣服堆里挖掘。

这时门铃响了,林涛拉着秦明蹦过去,秦明刚想反抗,可林涛手长腿长的,几步跨过去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是大宝。

“你怎么在这儿?”大宝看到林涛时吃了一惊,再一看他俩衣冠不整的,明显刚从床上起来。秦明家卧室和客厅没有门,一览无余,床上被单皱成一团,这还算了,最主要的是他们的手还铐在一块儿呢。

大宝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扫到床上,最后停在他们手上,林涛和秦明是百口莫辩了。大宝很懂的样子,挑挑眉指指手铐:“情趣?情趣!”

秦明脸都白了,冲大宝道:“你怎么来了?”

大宝招牌式耸肩:“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早上过来接你上班吗?”

秦明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车出了点毛病送修了,是和大宝说好的。可这事闹得——

大宝已经闻到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了,一笑道:“不用我接,那我走了。那啥,秦科长,我在办公室等你啊。”说着转身消失了。

剩下秦明和林涛继续大眼对小眼。

互相瞪了十秒钟,秦明黑着脸:“林涛,你要是在五秒钟内不给我开手铐,我就——”

“开,开!”林涛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人赶紧行动起来,把所有口袋掏了一遍,终于找到了钥匙,开了手铐。

秦明揉揉手腕,扔出一句来:“赶紧想想,怎么跟李大宝解释吧!”

林涛笑得眉眼里春暖花开:“解释什么,越描越黑,凡事留一点想像的空间是必须的。”在秦明拍死他之前闪进了卫生间,秦明手里的抱枕砸在了卫生间的门上。

秦明想起了那个U盘,点开看的时候,U盘里根本没有文件,自动播放的视频消失了?谁删除了它?秦明回忆着,自己点复制按钮的时候它就消失了,看来U盘里早已安装好了程序,只要有人复制,文件就会自动删除。

有人启动了程序,正躲在看不见的地方和他开始了一场游戏。

来就来。秦明嘴角挑起一丝冷笑,他从来没有怕过谁。

林涛出来的时候秦明衣服已换好了,修身西服让宽肩细腰大长腿看着更加赏心悦目。秦明没理他直接进去洗漱了。

林涛又想起昨天给他换衣服的时候春光乍泄的情景,不由咽了口口水。想起大宝说的“情趣”,心里点起的火苗又窜了几尺高,心痒痒盼着来一次真格的,可秦明顶着冰山脸出来的时候,又把他那点绮念冻成了咸鱼。

林涛开车,没话找话地说了一路,秦明的回答每句不超过十五个字,林涛只好闭嘴。

快到警局的时候,秦明忽然道:“你下巴上的伤怎么回事?”

“昨天找你的时候……不小心碰的。”林涛没说实话,怕他不好想。

“你到我办公室贴张创可贴。”

“你那儿还有创可贴?”林涛一高兴,又进入嘴欠模式。

秦明白了他一眼:“专门为你准备的。”从他身边经过,风度翩翩走进警局的大门。

评论(16)
热度(65)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