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深海/酥糖] 一江春水5

5

举着方才现场的照片,苏三省直直盯着陈深:“陈队长,不要说这些被枪打死的兄弟都是你干的。同伙是谁?在哪里?”

陈深吊儿郎当地瞟他一眼:“知道不是我还抓我?”

“那你为什么会在现场?”

“执行公务。”

“什么公务?”

陈深一脸无辜:“我为什么要同你讲?你是我上级吗?”

苏三省顿时冷了脸,眼里射出寒光:“看来陈队长的记性不好,有必要提醒一下。”一挥手,两名日本宪兵将陈深拖起来剥了外套和鞋袜,将他双手拇指铐在一根铁链上,按动机关,铁链向上绞起,仅仅只有足尖点地,全身重量都在两根手根上,还没一分钟,陈深就大汗淋漓感觉生不如死。

这仅仅是开始,长夜漫漫。

唐山海一个人站在窗前,一分一秒都是煎熬,恨不能那个深受折磨的人是自己,所有的刑罚本应当加在他身上的,想不到陈深为了保护他连命都不要。

徐碧城已经睡了,周围很安静,只有心脏跳动和血脉流淌的声音。唐山海捏紧了拳,指甲掐进肉里,都感觉不到疼痛,那是因为心痛的感觉掩盖了一切。

总有一天,他会将这一切全都加倍还回去,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等待是最痛苦的事,但是现在,除了等待,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是怎样的无奈?

毕忠良凝望着夜空,思绪又回到上午——

陈深凑近他:“老毕,堂口的货要进了。”

“这么快?”毕忠良问了句,还是心花怒放,日本人铁蹄入侵,总有国人不问政治,借大烟寄托愁怀,这不,货都卖断了。

“还是找原来那家拿货,我压了他五分利。”

“他答应了?”

“能不答应吗?这次进多点,再说了,哪次不是现钱?咱们这么好的下家哪找去?”

“那辛苦你了。”

“交货地点在十六埠码头。”

毕忠良有点意外:“以前不是在闸口吗?怎么改那儿去了?”

“还有件事,”陈深回头看看门口,“听说苏三省放假情报出去,要陷害唐山海,他一旦上钩,就会被定成熟地黄。”

毕忠良不动声色,盯着陈深:“你怎么知道是假情报?如果是真的呢?”

陈深往椅上一靠:“如果是真的,苏三省就得跟你汇报,这么大的行动,处里必须通知一二分队联合出击。就凭三分队那十来个人,做得了什么事?”

这话真戳到毕忠良的痛处了,苏三省有日本人撑腰,几时把他这个处长放在眼里?

毕忠良抿了口酒:“可是唐山海也没跟我说,那又为什么?”

陈深望天:“这份情报本来就有疑点,唐山海死要面子,要是真的,抓了人回来再说不迟,要是是假情报,也不至于丢人现眼。”

毕忠良转着酒杯道:“你去凑什么热闹?让他两斗去,隔岸观火,好事。”

陈深盯着他的眼睛:“就怕这把火还是会烧到你头上。”

“什么意思?”

“苏三省对付了唐山海,回过头来下一个一定是我,把你的羽翼都除了,剩下你就好对付了。”

“你是说,联吴抗曹?”毕忠良哼了一声:“我怎么会是刘备,至少也是曹操,一代枭雄。”

“嗯,就怕你看了蒋干盗的书,杀了自己兄弟。”陈深闲闲道。

毕忠良心里一动,这话也不无道理。想当年在战场上一颗子弹打中毕忠良胸口,陈深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拼了命把他从死人堆里挖出来背着去找医生。医生都说没治了,奈不住陈深苦苦哀求,这才救回毕忠良一命,从此,两人就是过命的兄弟。可到了行动队之后,总有疑点指向陈深,让毕忠良不住地怀疑他,也许有一天他真会把陈深杀了,这不正中了别人下怀?

毕忠良只问重点:“你还没说到底去干嘛?”

陈深耸耸肩:“我去看热闹,要是真情报,就帮你看着唐山海到底是不是在玩花样。要是假的嘛,就把事情闹出去,压压苏三省的气焰。”

毕忠良忽地脸色一变:“别去,小心把你自己折进去。”

陈深冲他笑:“你会救我的。”

“苏三省后头是梅机关,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哎呀,你不要去——”

陈深已经站起来,歪着头痞笑:“你不也想知道唐山海到底是不是真投诚吗?我是为你去去疑心。”

“落到苏三省手里可不是玩的——”

陈深已走到门口,回头笑道:“你是周瑜,黄盖么只有我来当了。记得来救我。”

审讯室。

陈深已被折磨得苦不可言,连呼吸都困难了。苏三省手上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好用刑,但其他手段是免不了的。

日本宪兵一桶一桶往他身上浇凉水,浇了之后再拿大风扇对着他使劲吹,陈深冻得只打哆嗦,寒气如针尖刺进他皮肤,莫说手脚,全身上下都是透心凉。

“陈深,说了吧,到底什么公务?”苏三省不断催促,陈深只说了一句:“这事要在毕处长和李主任面前说。”从此之后一言不发。

到天亮时,影佐把苏三省叫去问结果,自然把苏三省骂了一顿。苏三省抓住杜鹃的事不能告诉行动处的人,因为熟地黄就在他们中间。他连影佐也没说,为的是在杜鹃嘴里套出重要情报再立个大功劳,一鸣惊人。

这事放不上台面,只能说明苏三省手上的情报就是假的了。苏三省只好吃了哑巴亏,好在杜鹃还在自己手上,不愁日后没有机会翻盘。

这时李默群也到了,和毕忠良一起要人。

影佐只得出来见他们,政治的原因还需要用到这些中国人,也不便显得过于强硬。只好轻描淡写说昨天的事是一场误会,陈队长受苦了。

毕忠良说了陈深带着人是在执行自己给他的秘密任务,结果行动刚开始就和三分队的人交上了火,差点被打死。只怪苏三省什么事也不汇报,以后再出这样的事自己可管不了了。

李默群也在旁边不咸不淡说了几句,也说苏三省这样做事会弄得局面很难堪,无法对死去的弟兄交待。

影佐说自己昨天不在上海,早上才得知此事,已训诫了苏三省,这事就这么算了。

陈深终于出了审讯室,被铐了一夜,脚都是木的,路都走不了,两个日本宪兵把他架出来的。毕忠良上前一步扶住他,哪里扶得住,人顺着他胳膊往下溜,毕忠良赶紧抱住了,回头直着声叫二宝带人过来。

陈深醒来时已在医院里。刘兰芝坐在他床前,拿手帕抹眼泪,一见他醒了,脸上浮起笑来:“陈深,你可醒了,都昏迷几天了。”

手指肿得不成样子,还包着纱布,陈深挣扎着坐起来:“嫂子,我没事儿,这不,好了。”

“饿了吧,来,吃东西,可得好好补补。”刘兰芝说着打开保温桶,把汤啊菜啊摆满了床头柜。

唐山海和徐碧城是下班后过来的,他早急着想去医院看看陈深,但考虑再三,硬是熬到下班后。两人商量着买点什么东西,徐碧城挑了一束鲜花,唐山海买了半打格瓦斯。

徐碧城不解:“哪有拿汽水送病人的?这才几个钱,显得我们多小气?”

唐山海淡淡道:“就这个吧,我看他挺喜欢喝的。”

到了病房外,陈深床边黑鸦鸦围了一屋子人。除了刘兰芝,还有李小男,那个大大咧咧的三流电影明星,四平八稳地坐在陈深病床边上,分明是正牌女朋友的身份。

柳美娜、钱秘书、孙科长都来了,一分队的兄弟太多,屋子里挤不下的站在门口,大家围着陈深说说笑笑,像是拥着英勇负伤的大英雄。

唐山海对徐碧城道:“人太多,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去了,替我问候他。”

徐碧城只好进去把汽水搁在一边,李小男接过花来,众人照例赞叹了一番唐太太有眼光,又问唐先生怎么没来?

徐碧城说,本来已经到了外边,人太多,他就走了。

陈深没说什么,心上一缕失落一掠而过。扁头说:“头儿,唐太太给你拿汽水来了,你最喜欢的格瓦斯。”

徐碧城赶紧解释:“是山海给你买的,他也奇怪,什么不挑,非买半打汽水来。”

“这两天没喝了,总觉得差点什么。”陈深笑道,扁头递给他一瓶,刘兰芝劝道:“还没好呢,怎么能喝凉的?”

“没事儿。”陈深已经咬开了铝盖,喝了一口,“真想它了。”“慢点喝,一会儿还要喝汤呢。”刘兰芝看他跟看个孩子似的,这时毕忠良进来了。

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柳美娜笑道:“处座,我们呆半天了,就先回去了。”和陈深道了别,众人都退了出去。

毕忠良坐下来问了病情,陈深皱眉:“在这儿躺着难受,明天我就出院。”

刘兰芝赶紧道:“不行不行,先住几天,身子养好了再出院。”

陈深一脸不高兴,刘兰芝只好哄他:“那不行你先出院,我让林医生每天上门给你看病。”

陈深道:“我住的地方一直漏水,这两天下雨肯定没法住了。”

刘兰芝道:“那住我们家去,客房一直给你留着。”

“不用了,嫂子。”陈深望着毕忠良:“春风路22号不还有间公寓吗?要不我先住那去?”

毕忠良脸色一沉:“那不是唐山海家对面吗?”咳嗽一声:“徐碧城都有先生了,你别惦记了——”

“什么惦记?”陈深望着刘兰芝:“嫂子,你看,处里有房子空着老毕也不给我住,非让我住漏雨的破房子。”

刘兰芝便推毕忠良道:“怎么不能住了?自家阿弟什么人也不清楚?惦记人家太太?陈深怎么会!”

果然是一特降一物,太太面前毕忠良只得让步:“我明天叫人去收拾干净,弄好了你搬进去。”

陈深道:“不用麻烦,前两个月还有人住过,家具都是现成的,让扁头整理一下,再把我行李拿过来就好。”

刘兰芝应道:“这个简单,忠良回去就打电话,明天给你办得妥妥的。”

陈深望一眼毕忠良,三分得意,七分无赖,对刘兰芝笑道:“还是嫂子疼我。”

刘兰芝道他们有事要谈,起身道:“那我先走了,陈深记得把东西都吃了,明天我再送来。”

她出去之后,毕忠良盯着陈深,半晌道:“这又是何苦,受这么大罪。”

陈深挑眉:“至少能证明唐山海没玩花样,摆明是苏三省有意加害他。”

毕忠良点头:“晓得了。你好好养病,不急着上班。”又想起什么:“徐碧城都嫁人了,你再惦记也没用。”

陈深哼一声:“小人之心。”

“哟,你几时还成了君子?”

陈深痞笑:“太抬举我了,我是二流子。”

毕忠良正色道:“你也知道唐山海两口子是李默群的人,住他们对面,人家四只眼睛盯着你好过?”

“我还是你的人呢,我不也有两只眼睛盯着他们吗?要他们晚上出个门发个报什么的能瞒住我?”

毕忠良没话可说了,拿指头点着他道:“小赤佬。”

陈深眼珠子一转:“哎,这下子我可不划算了,白天在处里一份工,晚上还有一份工,只拿一份薪水——”

毕忠良无奈道:“你在我这儿拿的可不止一份薪水。”

陈深点头:“吃亏的事就我去做吧,谁让我是你兄弟呢?老毕,对吧?”

得了便宜还卖乖,毕忠良恨得牙痒,却也无可奈何。就这样,陈深搬进了春风路22号。

评论(15)
热度(109)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