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20(完结)

说好了20章,终于完坑了!时间太急要出去浪,先发出来,错别字回头来改。

20、轻风细雨

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挤压着,追赶着,关宏峰被逼到死角,退无可退。

最后一丝光也消失,是谁在耳边叹息,还有那冰凉的皮手套,伸入他衣服,抚上肌肤。一寸一寸,吞噬着他的尊严。

“不,不要——”关宏峰挣扎着逃避着,但是有种力量让他动弹不得,只能听凭那罪恶的魔爪到处肆虐。

恐惧像潮水涌上心头,关宏峰深陷其中,没有人能够帮他,那是令人绝望的恐惧。

“放开我,放开!”关宏峰终于喊出声来,有人使劲摇晃着他,把他从噩梦里拯救出来。

睁开眼时,面前是一张放大的脸,周巡看他醒了浮起笑来:“总算是醒了,都两天了,急死我了。”

关宏峰身上的伤已经包扎了,这是在医院,他手上还打着点滴,周舒桐也在,赶紧递过插着吸管的水杯:“关老师,你可醒了,支队的人都在担心呢。”

周巡一把抢过杯子送到关宏峰唇边:“我来,宏峰,喝点。什么都在担心,这孩子话也不会说了,明明就我是最担心的一个。”

关宏峰含着吸管喝了两口水,把杯子推开了,笑容还没聚起来又散开了,伤口疼得紧。

“又疼了?”周巡放下杯子,赶紧揭他被子去看伤口,回头见周舒桐还在,不由训她:“出去出去,没眼力见的,跟这儿干嘛?”

“哦,那关老师想吃什么跟周队说一声,我去买。”周舒桐冲关宏峰招招手,出去了。

胸前包着的纱布又渗出血了,周巡要按铃叫护士,关宏峰拉住他:“行了,别折腾了,这点伤没事。”

“这还叫没事?”周巡只得坐下,拿毛巾给他擦汗:“你要真没事就好了,这两天急得我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

“宏宇怎么样了?”关宏峰终于问出了最担心的事,周巡白他一眼:“他死不了,好好的呢,就腿给包得跟木乃伊似的。我说你们俩早就见面了是吧?说不定还住一块儿,这事就你们俩勾结着一块儿干的,说不定高亚楠也是你们的线人,就瞒着我一个人对吧?”

事到如今,关宏峰只得说道:“宏宇说他是冤枉的——”

“老关,你别给我徇私枉法!”

“我给他一段时间查清楚,如果查出他确实是冤枉的,我给他翻案,如果没冤枉他,我第一个把他送到长丰支队去。”

周巡点头:“一家五口灭门案,关宏峰,这事不是你能说给他时间就成的,你知道这案子是多大的雷吗?我一个人根本扛不过来,到了得把整个长丰支队全搭进去!”

因为破案不力,支队人员徇私情整个支队因此大换血,所有骨干全部撤的撤换的换,这事有过先例。建立一个支队、让它成为津港的铁拳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然而人员的流失,一个支队说完就完,想起来就让人寒心。

关宏峰觉得无比疲惫,闭了闭眼睛:“对不起。”

周巡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一见关宏峰脸色苍白、虚弱无力的样子,心都化了,赶紧道:“行行行,当我没说,反正关宏宇逮着了先养伤,目前不会审他,咱们呐还是抓紧时间,把灭门案接着查。”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拔号,片刻举到关宏峰面前:“自已看。”

手机上已接通了视频通话,那头是高亚楠举着手机放在关宏宇面前,宏宇人还清醒,叫了声“哥。”

“好好养伤,别胡思乱想。”关宏峰简短地嘱咐着,关宏宇应了声,又问他怎么样,关宏峰道:“我没事。”

周巡挂了电话:“这下放心了吧?”

“韩彬呢?他怎么样了?”

“他比你严重,他爸那一刀捅伤了肺,在ICU呢。”

关宏峰的心又提起来,不知道对韩松阁说的那些话他听到没有,如果听到会有多难过,不由自悔起来。

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早看在周巡眼里,不由酸溜溜道:“看看,一醒过来就是打听这个、那个,也不看是谁在这儿没天没夜的照顾你。”

关宏峰道:“没让你跟这儿耗着,该干嘛干嘛。”

周巡气得眼睛瞪得老大:“嘿,你这人良心给狗吃了?”

“行了,我饿了,弄点吃的成吗?”关宏峰说着在他手上拍了拍,周巡一肚子气都消了,赶紧道:“是我忘了,该打。”打了个电话,吩咐小汪去买鸽子汤,挂了电话又起身打来半盆温水,给关宏峰擦身。

关宏峰由他伺候着,一边问道:“你怎么有时间跟这儿闲聊,不是应当去抓韩松阁吗?”

周巡把关宏峰扶到枕头上靠着,一边给他解开病号服:“网早撒下去了,他跑不了。我就这儿呆着,守着你也不耽误事。”

关宏峰胸前早被纱布缠满了,露出的不过几块肌肤:“怎么,为抓到宏宇心怀愧疚?”

“去你的!关宏宇早该抓了,我不是不放心别人照顾你吗?”周巡一边说,一边小心地给他擦着,水温度刚好,关宏峰出了几身汗,他又有洁癖,早难受不过了。

看着周巡认真干活的样子,关宏峰故意道:“周舒桐照顾个伤员应当没问题吧?”

“小丫头片子那哪成?这洗澡换衣服的多不方便是吧?”周巡擦完,给他扣好衣服。

这时小汪把鸽子汤送来了,顺便问候了关队的伤情,没说三句话就给给周巡轰出来。

周巡把汤倒在小碗里,吹凉了一勺一勺喂关宏峰喝。关宏峰原本吃不下东西,但一想为了早点恢复,还是强迫自己多喝了半碗汤。

周巡又在医院照顾了两天,队里实在有事,只得换了小汪过来,每天七八通电话问候,关宏峰不胜其烦。

这么过了一个多礼拜,关宏峰终于可以下床了,对小汪说自己要喝咖啡让他去买,支开小汪后往特护病房过来。走廊上碰上高亚楠了,问她宏宇的情况,高亚楠说腿伤好多了,能下床了,不过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

关宏峰问道:“那天周巡来得这么快,是你告诉他宏宇要干傻事吧?”

高亚楠点点头,关宏峰又问道:“他跟你说了是去华苑小区吗?”

高亚楠道:“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告诉我地址?不过我还是知道了。”她昂着头,一脸得意。

关宏峰道:“我的手机做了反窃听、反定位,但在他的手机上动点手脚是很容易的——所以,宏宇下班后去酒吧找Jeo,你能第一时间打电话叫走他。”

高亚楠怔了怔,才道:“你都知道了?我只是不想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没了爸爸。你怪我吗?”

关宏峰摇摇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好好照顾宏宇。”说着扶着墙慢慢往前走去。

路过特护病房时,支队的两个兄弟守在病房外,门开着,关宏峰看到宏宇靠在枕头上,在床边小桌上百无聊赖地玩拼图。两个兄弟起身招呼关宏峰,他没停走过去了,眼神与宏宇一碰又闪开。

韩彬也出了ICU,现在在普通病房。关宏峰站在门口,见韩彬躺在病床上,人都瘦了一圈,表情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由于韩彬是重要证人,病房也有一个兄弟看守着。见关宏峰过来,那小伙子站起来招呼:“关队。”

关宏峰淡淡道:“我想和他说几句话。”

“他……谁也不见,这几天都这样。要不,我跟他说一声。”小伙子进去了,对韩彬说了,韩彬摇摇头,小伙子又出来道:“对不起,关队,他不想见你。”

“知道了。”关宏峰在病房外站了片刻,转身回去了。

一周后关宏峰出院,在周舒桐的建议下,请了队里的同事吃火锅庆祝。然而就在出院的当晚,关宏宇逃出特护病房,不知所踪。

据说看守他的两个兄弟之前喝了高亚楠送来的饮料,之后就意识模糊,然而经过抽血检查,他们的血液里没有任何可疑成份。

随后,韩彬也出院了,但他签署了一份协议,委托商务基金会托管EG公司,而他也辞去律师行的职务,移民美国。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再联系过关宏峰。

关宏峰选了一个下雨的黄昏一个人去了半山咖啡馆,叫了一瓶拉斐慢慢地喝着。一窗风雨在渐暗的天色下越来越凄凉,桌上的风灯照出一个人的孤单的寂寞。

关宏峰不知道,同一时间,韩彬正坐在车里驶向机场,他让司机拐到关宏峰家的楼下,下了车,打着伞在雨中站了许久,看着那黑沉沉的窗口默默无言。

他和关宏峰都属于心高气傲的人,谁也放不下面子去打那个电话。也许他们都知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就算打电话也无力挽回些什么。

韩彬坐在车里,驶向机场,马上就要飞离津港,但为什么心里还压着沉重的牵挂?

韩彬倚在车里,在黑暗中听凭泪水奔流。车飞快地向前驶去,一道道光影被飞快地抛到身后。

韩彬分明觉得,那些是属于他和关宏峰的过去。

离开一个人只需要一步,但忘记他却需要一生。

回到家里,关宏峰洗了澡,换了衣服,坐下来正要翻看下一个案子的资料,一只手按在他面前卷宗上。

关宏峰没抬头:“宏宇,我知道是你,屋子里都是你的味儿。”

关宏宇痞笑:“哥,好久不见,想我了吧?”

“我忙,没空想你。”

“哥,过来。”关宏宇把他哥拎起来,往卧室推。

关宏峰反抗:“你干嘛?一回来就发情?没找个人去去火?”

关宏宇缠着他:“哥,我只要你一个。”

关宏峰平时就不是他弟弟的对手,现在更是反抗无效:“你别……嗯……”

关宏宇一口咬在他脖子上了,那尾音化成了一声轻哼。关宏宇接着上下其手,关宏峰左推右挡:“别,宏宇,再等等……”

“我等不了了!”关宏宇说着把门踢上,把他哥扑倒在床上,气喘吁吁道:“哥,你是我的,从小到大,都是我一个人的……”

“唔……”关宏峰再能言善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客厅里,老虎轻轻地游动,任凭卧室里地动山摇。

窗外,雨声渐小,沾衣不湿的杏花雨。

 

201.12.10完结

评论(19)
热度(109)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