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17

17、案发现场

“果然是明白人,这就不需要多废话了。”国王上前一步,右手挥出时荡起一丝冰凉的风,尖锐的刀尖在黑暗里闪过——

关宏峰后退一步,第一刀避开了,接着是第二刀、第三刀,刀刀直刺要害。他忽地感觉浑身乏力,眼前一阵模糊,略一迟疑,刀尖已狠狠刺入他左臂——

冰冷的刀尖像一块硌人的石子,仿佛小时候下雪天宏宇把冰棱塞进他的袖子,关宏峰一把攥住了国王的右腕,阻止了刀尖往里推进。

两股力量搅缠在一起,关宏峰已浑身是汗,国王忽地一记肘拳重重击中关宏峰胸口,双手握紧了刀对准他胸口再次狠狠刺出!

就在这一瞬间,又一个人从黑暗里窜出,一把推开了国王,接下来一击击中他后颈,国王软倒在地上。关宏峰抬眼,韩彬站在他面前,蹲下身关切地问道:“宏峰,没事吧?”

鲜血从伤处不停地涌出,韩彬赶紧扯下领带为他扎住伤口,一面扶他起来。关宏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韩彬有些尴尬,咳嗽一声掩饰着:“我……不放心你,所以跟着你。”

关宏峰冷汗如雨,脸色苍白,张大了嘴呼吸:“快、快,把门打开……”

“你等着。”韩彬让他靠在一堆墙砖上,自己去开门,然而片刻回来说:“门被锁死了,打不开。”

关宏峰颤抖着手掏手机,手机都拿不住,啪地掉在地上,韩彬赶紧把自己的手机调出手电,照在关宏峰眼睛上。

关宏峰呼吸困难地指指地上,韩彬道:“别急,我来找,在黑暗里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关宏峰的手机,然而手机已经摔坏了,毫无反应。

关宏峰感觉还是不好,韩彬给他解开衬衣最上面的两粒扣子,又拿着手机打电话,片刻沮丧道:“没有信号,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手电的光一离开关宏峰,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腿软得支撑不住身体,靠着墙砖滑落在地上。韩彬赶紧再次打开手电,照着他的眼睛:“宏峰,没事吧?”

关宏峰喘息道:“韩彬,你还要演多久?”

韩彬怔了怔:“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关宏峰道:“Jeo的死,从一开始起,我就知道不是王跃霖干的。虽然吕薇和Jeo认识,但Jeo明显是个gay,女孩子只是他闺蜜。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你的吗?”

韩彬摇头,关宏峰道:“就是从那次你的车坏了开始的……火花塞松了你都要叫拖车,这不是曾经留学美国的作风……当我开始怀疑的时候……你又让车坏了一次,当着我的面换胎,就是要展示你的工具箱里什么也不缺,这些不是太巧了吗?”

韩彬神情冷静:“可是这些也不能指证我犯罪。”

“对……当我对那把失踪的汽车改锥念念不忘时,又出来一个所谓的真凶Ben,他是Jeo的朋友,有汽车,工具箱里少了改锥,当然他是自杀的,于是Jeo的案子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些,还是不足以成为证据。”

“当然。”关宏峰歇了几秒钟,似乎在积蓄力量:“但是,自从我听了你四重人格的论述之后,对我有了前所未有的启发……具有四重人格的人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对自己喜欢的人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占有欲。”

“所以,你跟着我去我家换衣服,给我与机会与你亲近也是计划的一环?当时你已经怀疑我了,对吗?”

关宏峰虚弱地点头:“上次,我们追踪王跃霖来到这里,你的行为有太多破绽,比如,以你的身手,怎么可能让王跃霖背后突袭、一击得手?还有,王跃霖的死是你造成的,虽然可以用自卫还击解释……但你完全可以击昏他,而不至于让他死。”

“王跃霖当时要杀我们,我也是出于自卫,没想到地上刚好有钢筋,这个更不足以作为证据来指控我。”

关宏峰唇角扯出一丝苍白的笑意:“对,这些不是证据,但是只要稍稍设计一下,你就原形毕露了。那天……我去你家换衣服,让你知道我已接受了你,而后,再让你知道我在你和宏宇之间摇摆不定,那么你就会对宏宇起了杀心——”

韩彬还是一脸镇定:“那么我又为什么救你?”

“因为别人看不出来,但你一眼就能识别我和宏宇的区别,你知道走进陷阱的是我,于是你救了我——对你喜欢的人,有一种近于偏执的占有欲。”

韩彬忽地笑起来:“果然是关宏峰,津港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和你打交道,完全是智商的博弈。”笑容敛去,他望入关宏峰的眼睛:“你既然都知道了,那么我也不绕圈子了,费了这么大功夫,你知道我的目的。”他摘了眼镜,俯身吻下来。

关宏峰浑身乏力,毫无抵抗的力量,听凭他慢慢靠近。

就在这时,手机忽地掉在地上,一切重又陷入黑暗中。两个人在黑暗中拉扯,粗重地喘息着,一声重击之后伴随着一声闷哼,接着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倒下的是韩彬,占上风的是国王。

关宏峰的心缩成一团,听凭国王拾起手机,把手电重又照在他脸上。

令人眩晕的光中,他看到那个瘦高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像神祇一样准备宣判最后的结局。他伸出戴着皮手套的手,轻抚着关宏峰的脸,冰凉的皮质仿佛包裹着动物般尖锐的指爪,让关宏峰心里紧塞的恐惧又满溢了几分。

国王缓缓弯下腰,口罩蒙住了他大半张脸,眼睛隐没在茶色眼镜后,他缓缓道:“原来你是关宏峰,我还是不太了解你,好在终于有了一个了解你的机会。”

黑暗让关宏峰的情形雪上加霜,好在手电的光重又照过来,他努力调整着呼吸,还是抑制不了心慌无力的感觉。嘴唇也干得要裂开,鼻腔里满是铁锈的气味,令人作呕。

关宏峰舔舔嘴唇,艰难地开口:“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另一个韩彬……一个黑暗里的韩彬。”

国王怔了怔,一声轻笑:“关队长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说来听听?”

楼梯上,关宏宇拼尽全力地奔跑着,8楼,他才跑了一半,还有另一半。

想想哥哥也许就在上面,关宏宇眼睛里就冒出火来,不管全身是汗,也不管几乎透不过气来,他没命地向上跑去。

周巡还在办公室里翘着腿喝咖啡,忽地有人冲进来,周巡没好气道:“不知道敲门呐?”一看是黑着脸的高亚楠,赶紧放缓了语气:“怎么了?想杀人了?”

“关宏峰出事了,就在华苑小区一栋顶楼。”

周巡怔了怔,回过味来:“那不是王跃霖死的案发现场?你怎么知道?”

高亚楠扔给他一句:“不想他死你就赶紧行动!”

周巡把腿放下来,冲出办公室大喊:“紧急集合!一组二组跟我去华苑小区!”

评论(18)
热度(83)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