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4

上班时间居然摸鱼,这是有多鸡血?

多说一句,这文里没有车(至少现在没有),没有小甜饼,没有……只有努力贴近原剧的人物,一层层的解析。精力都在构思和写文上了,没有精力去讲阅读理解。猜中了开头的亲们,不一定猜得中结局。文再不好也是作者费心费力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每个梗都是有用的,基本没有浪费。觉得不好看的亲可以出门点叉,何必留几句话来恶心我呢?想看下文的亲们,多鼓励一下哦,你们的鼓励是填坑的动力~

4、一口黑锅

案情通报会上,小汪讲了死者的情况,Jeo的真名叫冯真,26岁,在冰焰酒吧当服务生,才干了三个月,之前打过零工,不过都没做太久。

周巡说了尸体发现的经过,由于去桂子公园的路被封闭施工,游人只能从小路过去,正因为这样,视频缺失,人迹罕至,没有目击者,没有有价值的线索。

高亚楠讲了尸检结果,Jeo死前喝过大量的酒,所以没有防卫性伤口。他身上伤痕多达27处,有鞭打,有扎刺的,不过这些都不足以致命,他是被勒死的,凶器是登山用的绳索。

又是登山绳?关宏峰怔了怔。

高亚楠接着说,Jeo死前遭受过非常激烈的性.暴.力残害,他的直肠被捅到穿孔,就连结肠也几乎没有一处完好,还有,他后背上有着七处烫伤,每个烫伤的伤疤都几乎一样,看上去像是金属烧红后烙在他背上的。

周巡问:“什么东西烙的看得清吗?”

高亚楠道:“目前看不出,不过我们已经扫描了伤疤,正在做修复。”

赵罄诚急匆匆进来,把周巡叫到外边。关宏峰莫名地紧张起来,连韩彬叫他也没听到,还是周舒桐碰碰他才回过神。

“你说什么?”他转向韩彬。

韩彬轻声道:“又一起凶杀案,长丰支队的压力太大了。”

“嗯。”

韩彬又道:“关队长脸色苍白,怎么,没睡好?”

关宏峰还没回答,周巡一阵风冲进来,径直走到他面前,脸上像结了一层冰:“昨天你见过Jeo?后半夜去了哪里?”

关宏峰如芒在背,手心里捏着一把汗。

去冰焰找Jeo,包括点那杯蓝色马提尼都是宏宇干的事,相信视频里已一览无余了,而他自己是滴酒不沾的。

这下是百口莫辩了。

周巡挥挥手,让人带关宏峰去询问室。韩彬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桌对面的那把椅子是固定在地上的,那是询问对象的座位。手腕不经意碰到铁质扶手,带来一阵冰凉。

比手腕更凉的是绝望,关宏峰脸上不动声色,能不能扛过去还是未知数。

意外的是,先进来的是高亚楠,扬扬手里取指纹的工具:“得取指纹和尸体上的比对。”

摄像头上的红点已消失,监控关了。关宏峰小声道:“别费劲了,根本不是我。”

高亚楠把取样纸打开,拔了碳粉的瓶塞,“我知道不是,我是特意进来告诉你,昨天后半夜宏宇和我在一起。”

“你是让我把事件事扛下来?”关宏峰的脸上还是不动声色,但已感觉到一口巨大的黑锅等着自己。

早上宏宇回来的时候对这段经历只字不提,也许他不愿别人知道他的隐私,可是,自从宏宇开始扮演关宏峰的那一刻起,他所有的隐私就已不再是隐私了。

这个小兔崽子!关宏峰心里咬牙切齿地骂道,这样迟早会带来灭顶之灾。

高亚楠专心给他十指上刷上碳粉,又道:“他昨天晚上十一点多去找了Jeo,之后是被我电话叫走的,监控视频应当拍到了这一段。”

“什么?”关宏峰气得指尖冰凉,这会儿小兔崽子还有心思找鸭,看一眼高亚楠,“你居然不生气?”

高亚楠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按在纸上取样,“现在我怀着呢,又不能和他在一起,闭闭眼就过了,不过我会教训他的。”

“那我怎么办?”关宏峰压低了声音,“他这是把我扔火里烤。”

高亚楠收起工具,给他纸巾擦手,“找个鸭而已,又不是杀人,够不上治安条例,放心吧。”

关宏峰擦着手上的碳粉,心里满是浓烈的悲哀,想想自己必须替宏宇这小王八蛋去背那口黑锅,死的心都有。那张脏兮兮的纸巾被他捏成一团。

高亚楠走到门口又回头加了句,“不行我替你想想办法。”

“替我?”关宏峰好容易平复的愤怒又燃烧起来。

“他,替他。”高亚楠推门走了,关宏峰跌坐在椅子里,浑身像散了架,这时周巡进来了。

直接在桌子角上坐下,手里的文件夹一挑关宏峰的下巴:“说说吧,怎么回事?”

关宏峰垂死挣扎,“什么怎么回事?”

周巡打开记录,“昨天下班后,六点多去冰焰酒吧找的Jeo,点了一杯蓝色马提尼,之后又往他马甲口袋里塞了几张钞票,干嘛?”

关宏峰坐着没出声,百口莫辩。

周巡忽地笑出声,“喝酒,泡吧,找鸭,这是关宏宇的爱好,我已经调出了昨天所有的行动轨迹,别告诉我,昨天来这儿和我分析案情的是关宏宇。”

“不是他,是我。”关宏峰的嗓子有点哑。

“你?”周巡又接着看记录,“昨天晚上,离开长丰支局之后,你又去了冰焰,最后是和Jeo一块儿离开的,怎么解释?”

关宏峰不出声,心里把小王八蛋骂了八百遍。

“怎么解释!”周巡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关宏峰只得艰难地开口,“我累了,想找个人喝一杯,遇上Jeo,觉得合适,就……约好了时间。”

周巡忽地暴怒,一把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拎起来,两个人面对面近在咫尺,急促的鼻息喷在他脸上:“想找人喝一杯,为什么不找我?我天天没日没夜呆在长丰支队,几个月没操过了,都他妈憋出毛病了。”

关宏峰使劲一挣,没挣开,故意漫不经心道,“想找人,去冰焰啊,那儿多的是出来卖的,什么货色都有。”

周巡额上青筋一根根暴起,“你他妈故意的吧?这些年我对你什么心思不知道?”

关宏峰一记膝盖踢向他腹部,周巡早有防备,抓着他两只手一式小擒拿,把人翻了个面冲着墙,双手拧在身后,下面一杆枪死死顶着他。

周巡在他耳边道:“我让你找鸭!老子干死你!”

“放开我!”论身手关宏峰并不落下风,只是询问室太小,施展不开,加上又不想把事情闹大,只得嘴上抗议着。

外边响起敲门声,小汪的声音:“老大,老大——”

周巡没好气道:“都不许进来!”一边对关宏峰道:“我让你找!”一口咬在他脖子上。

“你他妈属狗的啊!”说到最后一个字,关宏峰声音忽地软下来,伴随着啃咬,还有火热的气息,和挑畔的舌尖在脖子上轻舔,这一下,关宏峰腿都软了。

周巡得了手,把拧着的两只手交到一只手里,腾出手来恣意轻薄,这时有人拧门把,周巡骂道:“谁吃饱了撑的?不让你们一边呆着去吗?”

出人意料,进来的是韩彬。

周巡只好放了手,讪讪道:“那个……关队长居然反抗、袭.警,所以……”

韩彬礼貌地点头:“现在我是关队长的代理律师,所有询问,我必须到场。”

一句话,让关宏峰和周巡都吃了一惊,周巡眯了眯眼,“你是他律师?我怎么不知道?”

韩彬道:“受关队长朋友之托,只要他签了这个合同,我就是他的代理律师了。”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合同放在桌上。

关宏峰不假思索,拿过笔签了。

周巡咬牙切齿,“行,行。”摔门出去了,一路走一路骂:“谁他妈这么快的手?当我不知道呢?他现在不是队长,队长在这儿,一帮吃里扒外的王八蛋!”

询问室里,关宏峰与韩彬隔桌对坐,韩彬收起合同,问道:“没事吧?”

脖子上的吻.痕,凌乱的衣服,一切不言而喻。关宏峰难堪得恨不能钻进地缝,韩彬拍拍他的手:“有我在,没事了。”

评论(23)
热度(121)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