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评啊,泪目~谢谢亲爱的!抱过来亲亲亲!

又见文:

 @moonlight 

【麻雀】【深海/酥糖】一江春水32 (完结)

32

在陈深的照顾下,配合着治疗,唐山海的伤情一天天好起来,然而最难的还有戒毒关。

吗啡针能有效地缓解痛苦,但是一旦成瘾,要戒断则如百蚁噬骨,其苦万状。唐山海药瘾发作时,让陈深把自己一个人绑在病床上,嘴里塞着毛巾,全身大汗淋漓,双手死死抓着床单抽搐不已。

陈深在病房外,听着那一声声被堵在嘴里的闷哼,如同几百根针扎在心上,痛得不知所以。他只能坐在外边,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默默陪伴着他在水深火热中煎熬。

在唐山海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陈深叫医生进来给他打了一针镇静剂,让他静静地昏睡过去。陈深默默地打来温水给他擦拭身上的汗水,换上洁净的衣服。

这么坚持了十来天,唐山海终于逐渐摆脱了药瘾,只是虚...

【麻雀】【深海/酥糖】一江春水31

下章全文完结。

31

把苏三省送上断头台,终于为唐山海报了仇,陈深松了口气,然而多天来一直奔波劳碌,伤口还没有痊愈导致了化脓感染,陈深没当回事,结果突然晕了过去,醒来时已在医院里。

扁头守在床前照顾他,见他醒了笑道:“头儿,你可醒了,昏过去两天了。毕处长在这儿守了一天半,我让他先回去,嫂子也需要人照顾。”

陈深坐起来,人还有点虚弱,手背上打着点滴。扁头道:“东亚政治研究所解散了,里面的人都归到行动处了,犯人也都逐个过了筛,没多大问题的都放了。”

“放了几个?”

“大部分都放了,全是屈打成招的,行动处没地方关这么多人。”

“有一个叫阿辉的放了吗?”

“放了,他说他只是做小生意的,...

【麻雀】【深海/酥糖】一江春水30

30

陈深开车去见了陶大春,彼时军统的人已经抓了李仁北。李仁东招供后把李仁北送出梅机关,准备南逃广州,在火车站被飓风队的人抓到。

这时徐碧城、陶大春已经知道唐山海牺牲的消息,三个人垂头对坐,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后事是扁头去办的,扁头做事陈深放心,告诉了他们刑场的地址,徐碧城他们自去拜祭。

陈深与徐碧城说好了替唐山海报仇的事,交待了细节。回来之后通宵未眠,一遍遍地听着唐山海招供的录音,一改前几天的心有旁骛、焦躁不安,静下心来细听终于发现他说话时的语速不同,时缓时急。从特工总部请来电讯处的朋友,两个人一同分析半天,将录音带处理了一番。

这时扁头回来报告说发现刘二宝的手下这几天行踪可疑...

【麻雀】【深海/酥糖】一江春水29

对不起,糖堆儿又死了一遍,这是剧设,没办法!

29

剧烈的咳嗽把唐山海从梦中惊醒,胸口像是被什么堵着无法呼吸,只得张大了嘴喘息着,这时一双手从颈后环着他的肩将他托起,替他拍着背,接着一杯温水送到他唇边:“喝点水吧。”

幽暗的光中,陈深坐在床边,拿着水杯,一脸关切。唐山海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水:“你怎么在这里?”

陈深搁下杯子,指指一边的行军床:“我跟老毕说了,晚上睡这儿,方便照顾你。”

“那怎么行,你还是回办公室去睡吧。”

陈深拿过外套披在他肩上,又拿过枕头垫在他腰后:“既然醒了就坐会儿,躺了这么久,想来也乏了。”

唐山海发现自己身上已换了干净整洁的睡衣,手上的伤也用纱布包好了,不...

【麻雀】【深海/酥糖】一江春水28

28

陈深向医生问清了情况,“不管怎样,这事就拜托大夫了。”医生答应尽力而为,陈深回身往优待室走去。

“站住。”身后传来毕忠良的声音,陈深回头,毕忠良从办公室方向走来,身后跟着刘二宝,想必也得了信。

陈深转过身装没听见,毕忠良的声音高起来:“陈深!你不能见他!”

陈深霍地站住,毕忠良走到他面前:“听见没有?不能见他!”

“为什么?”

毕忠良顿了顿:“他这个样子,你见了会难受的。”

“可是我不见他会更难受。”

毕忠良安抚地拍着他的肩:“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让人告诉医生,他需要什么药都给他,只要少受些苦头。还有几天了,陈深,你就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吧。”

这些话陈深听到耳中,止不...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