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大队|盂兰盆会】重生

傍晚的时候,蔡永强从局里回家,脚步异常沉重——陈光荣是林耀东的保护伞已经很明显了。

蔡永强心里五味杂陈,陈光荣不一直和他是好哥们吗?怎么突然就变质了?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发现苗头不对?

其实这事也不怪蔡永强。前段时间,缉毒大队忙得要命,恨不能一个人顶三个人用,他整周呆在局里,抽空回家换衣服还得挤时间,算算都有近一个月没怎么和陈光荣照面了。在那之前……蔡永强再算算,得,小半年没怎么和陈光荣交心谈心了,就这半年出的事。

蔡永强心里的愧疚像块沉重的石头,压得他胸口疼。今天好容易回趟家,不管怎样,要找陈光荣好好谈谈。蔡永强心里拿定主意,脚步也快起来。

拐进小路的时候,要经过一排密密的冬青树,隔着...

【双大队AU】回来11

11、

阿强看了陈光荣一眼,忽地一阵咳嗽,牵起背上的伤口,疼得缩成一团。

陈光荣就慌了手脚,放下枪坐到床边伸手拍他的背,又想起刚才那事还没过去,硬生生收回手,恨道,“我恨不能把心都剜给你,你却利用我?”

阿强抬起头,忽地伸手抱住他,“我对你怎么样,你不清楚?”

陈光荣挣扎了一会,也就由着他抱着了。阿强的话温柔如水,他的心泡软了,再也恨不起来,也伸手紧紧圈住阿强。

阿强在他怀里说,“我是条子,我是来查领东集团和天龙帮贩毒的事,但是……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所以,我要带你回来。”

“回来?”陈光荣不解。

阿强坐起来,“领东集团帮天龙帮走毒只是小批量,如果你哥陈文泽戴罪立功的话,是可以轻...

【双大队AU】回来10

10

位于小巷内的私人诊所里,阿强伏在诊疗床上,背后一片血渍。

陈光荣和医生交涉,“一定要救活他!”

医生检查之后摘下口罩,面有难色,“子弹还在他身体里,我这边条件有限——”

陈光荣拿出枪对着他,“我只要你救活他!否则就让你给他垫背!”

医生满头的汗,“好、好,我试试。不过,没有麻醉药,会很痛的。”

陈光荣蹲下身,拍着阿强的脸,“醒醒,醒醒!”

阿强吃力地睁开眼,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还不走?”

这个时候,他想的还是让陈光荣赶紧脱身,陈光荣深深吸了口气,“马上动手术了,没有麻醉,会很痛。”

“我可以忍。”阿强说。医生给了一叠纱布让他咬住,拿绷带将他四肢固定在诊疗床上,手术刀划开...

【双大队AU】回来9

 @亦然易燃物 亲爱的,蔡蔡受伤的梗这里用了,不好意思。

9、

这样的好时光也只维持了两个月左右。

皮海涛到底投靠了林耀东。他像一只小强,在阴暗的角落里养好了手上的伤,又飞出来作恶了。第一个要对付的当然是陈光荣。

本来,别说林耀东,就是林耀华也根本不会见他这种喽罗,每天来投靠天龙帮的人不计其数,哪能说见就见的。但是,皮海涛说了句话,让林天昊都吃了一惊。他说,领东集团里有条子的卧底,这条线不能再用了,除非把卧底清除干净。

这句话传到林耀东耳朵里,无异于半空中一个炸雷。林耀东用两年的时间好容易确认陈文泽没问题,正要加大发货量,没想到半路出来这一出。林耀华领命出来见皮海...

【双大队AU】回来8

8、

陈光荣回来的时候下雨了,带着一阵潮湿的雨气开门进来。猪仔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陈光荣把车钥匙扔给他,“去楼下车里睡。”

“是。”猪仔离开时把门关好了,走到车边,对咸蛋说, “老大知道错了,不知道大嫂会不会原谅他。”

咸蛋看了一眼楼上窗口的灯光,“不原谅也要原谅啦,爱要说出来,更要做出来啦。”

猪仔笑着捶他,“你懂的真多。”

笑完了,两个人靠在车上浑身疲惫,就是睡不着。

卧室里,陈光荣坐在床边已经解释了三遍,是皮海涛报的信,他其实是看上阿强你了,故意录下视频陷害你,让我误会了。阿强面冲墙壁,根本不想听。

陈光荣没办法了,只好扑上床去摇晃他,“我说得口都干了,你有没...

【双大队AU】回来7

每章1000字的,尽量写短,我还是改不了,越写越长,倒地!

7、

谈好的生意,送货的还会迟到,迟到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有人欺负了自己马子,这种狗血的事也会上演,说来谁信?但陈光荣真的迟到了,时间也不长,半个多小时,就在他到达码头的时候,咸蛋突然指着窗外像见了鬼一样,“老大,老大!”

三台警车一字排开,把路封了,对过往的车辆例行检查。

“怎么办?老大?”猪仔也吓得抖个不停,死死拉着陈光荣的袖子,差点哭出来。

这个时候调头是不可能的了。陈光荣看看后面堵成一队的车,忽地有了主意,吩咐道,“我去引开他们,咸蛋把货拿出去扔了。”

“啊?”咸蛋指指座位上的塑料娃娃,“那个很贵的,文哥知道了的话——...

【双大队AU】回来6

6

阿强犹豫了一下,态度有所缓和,拿过杯子,重新加了半杯酒,又放了冰块,在吧台上推过去。

皮海涛觉得自己威胁有效,色迷迷笑道,“这才对嘛。”拿起杯来喝了一大口,冰冰涼的酒温度刚刚好,入口格外顺滑。

车上,陈光荣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手机,上面显示是阿强,他明知道自己不能接电话他还打来?陈光荣奇怪,按下接听键。

阿强的声音,“你知道我是光哥的人,还敢动我?”

一听到“光哥”,皮海涛一肚子怒气突然发作,咆哮道,“他陈光荣算个什么东西!老子的人他要抢!老子的财路他也要抢!要不是他横在中间,我早和东叔搭上线了!”

阿强小心说道,“皮哥,你看的是领东的场子,光哥算是你老板,他最恨吃里扒外的人了—...

【双大队AU】回来5

谢谢 @亦然易燃物 提供歌曲名,么么哒!

5、

“你说,这次为什么海关这么快行动了?”咸蛋望着猪仔,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有内鬼?”猪仔被自己吓了一跳,送货的事左右不过三四个人知道,除了光哥,就是两马仔,再有就是陈文泽了。

“不,还有一个人。”咸蛋顿了顿,猪仔笑出声,“你说阿强啊?他现在和光哥好得像一个人,我不信啦。”

一巴掌抽在咸蛋头上,咸蛋苦着脸赶紧起身,“光哥。”

陈光荣点着他,恶狠狠道,“再敢说阿强一个字,我剁了你。”

“是,是。”咸蛋捂着头心里叹口气,恋爱中的男人啊。

接下来平平安安过了一个月。

说是平安,只是表面现象。

皮海涛上次准备享用蔡永...

【双大队AU】回来3-4

3

和李维民分别之后,阿强的内心很忧郁。

陈光荣却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继续忧郁。

音乐声停了,凌晨的酒吧一片悄寂宛如坟墓。到处是嗨够了东倒西歪的人,带着残妆,袒露的肌肤触目惊心,像一具具被噬咬得七零八落的尸体。空气中还残留着脂粉气,酒气和烟味,不过是昨天的陈腐,无法融入下一个全新的黎明。

阿强在吧台里收拾完了残局,正准备回他那十几平的出租房。忽地有人进来,陈光荣?

“现在才来?打烊了。”阿强心里算算,今天,不,昨天是二十八号,是该收保护费的日子,陈光荣所以忙得抽不开身。

“打什么烊啦,我来你就得开张。”陈光荣唇角勾起个痞痞的笑,在吧台边上坐下,手指敲敲台面,阿强认命地回身,调了一杯酒...

【双大队AU】回来1-2

1、

香港。

蔡永强三个月内经历了人生巨大的起伏。

他先是警校没毕业就被上级选作卧底,派去收集天龙帮贩毒的证据,于是作为一名调酒师来到夜玫瑰酒吧,每天和那些底层的人渣们混在一起。

他当然想不到,酒吧看场子的皮海涛会把他当成礼品,迷晕了准备送给第一次来酒吧的天龙帮帮主林耀东。

他更想不到的是,当天晚上林耀东根本没来,于是,皮海涛就把这件礼品当顺水人情送给了领东集团的二少陈光荣。

可惜,陈光荣根本没兴趣,带着咸蛋和猪仔两个手下扬长而去,这可便宜了皮海涛。急不可耐冲进包间,正要享用这个清秀的学生仔的时候,陈光荣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一拳揍得他满地找牙,指着迷晕的阿强说,这是我的人,你也敢动...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