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第二春

真的是贺文,宝宝们,相信我!


马蹄扬起尘沙,旌旗猎猎在风中飞舞。

帅字旗下,梅长苏倚马而立,手中宝剑上沾染着血痕。

那是滑族人的血。

征战几月以来,大梁与滑族战事几番胶着,梅长苏带着林家军一寸寸向前推进,终于逼得滑族大军往后退去。若翻过面前这道华铁山的山梁,就将他们彻底赶出大梁的地界。

且不说这几个月来将士枕戈待旦,面对的滑族大军凶如狼髭,单说北境狂风呼啸、昼夜苦寒,粮草难以为继就已苦不可言。梅长苏一介病躯,危难中摘了帅印,全靠一腔义勇带着林家军所向披靡,终于迎来了决战。

这一战在黎明时分开始。

前一夜,梅长苏已传下令去,让军中挑选出五十名死士,跟着他夤夜偷袭敌营...

【靖苏】又一春

新春贺文……如果你们看完不砍我的话……


除夕晚上,景琰在昭阳殿大宴群臣,这是他继位以来第一个新春,自然要办得隆重些。彼时太上皇已禅让了皇位,在芷萝宫颐养天年。

景琰平日是最厌这些繁文缛节的,但太后的懿旨他不敢不遵,何况宫中礼官早已估摸着新皇的心思减免了许多虚礼,再减就出格了,景琰少不得应个景。

景琰戴了珠冠穿了龙袍,那里三层外三层的玄色绣金龙袍以玉带束腰,穿上它坐在殿中央的高台上,像极了太庙里供奉的泥塑祖先。只是这话万万说不得的,景琰一面腹诽着,一面把玩着手里的玉杯,那一盏琼浆也变得寡淡起来。

龙座下设着一席,和景琰面前的菜肴别无二致,那自然是太子太傅梅长苏的席位。

景琰只在曾是...

【靖苏看琅琊33】小吵赛新婚

风起时,叹赤血长殷红颜旧

又一年,看琅琊榜首梅郎归

不经意,已是三百六十五日。

凭谁问,病骨一身孤冢湮灭江湖名?

终难忘,白衣银甲临危赴难赤焰魂。

若爱他,望深爱。

时日不可磨,岁月不可摧。

每天一集琅琊榜】【招募及预告前文链接指路


欠的是情债啊,只能肉偿~@黑丶景琰你布置的作业!那天晚上写到半夜一点半,眼睛都写瞎了我。好在这是我最爱的一集,就接单了~想想你明年春天会变成一匹马,任我骑来任我打,也认了吧!

靖苏吵个架,完全是秀恩爱的另一种方式,没这么多肉了,为了方便走外链吧~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1499&...

转发

青禾:

按照国际惯例转发一下-v-

靖苏十世镜:

大型靖苏前世今生穿越接龙活动,正在进行时。

以镜为媒,纵渡痴妄,人都言三生三世,他却将十世赋予一人。五人一世,一世七日。

第六世黑道替身已完结,撒花!*★,°*:.☆\( ̄▽ ̄)/$:*.°★*。致敬所有参与者。希望大家不要吝啬小红心。

吃粮关注主页君。试阅如下:

第六世黑道替身:【凤不栖朽木,情欲缘一场黑白。】


首推:

最后豪赌再无退路,这契约饮鸩止渴,不辨真伪的原罪,放任自我,留下专属的烙印,回忆慢慢灼伤,这伤口禁锢了谁?

深深缠绕每分...

存一个酥胸


来源:孤山养牛场

[靖苏] 御龙诀18(完结)

18


沈言默见到她时,目光分明地一暗,似有无限隐痛,却说不出口。


梅长苏淡淡道,幽夜夫人,你还是来了。


幽夜夫人冷声道,我当然要来。将他示众三日,为的不就是引我现身么?麒麟才子好计谋。


景琰负手而立,夫人好胆识。


沈言默忽地抬头,望着幽夜夫人道:你来干什么?


幽夜夫人右手一挥,雪光一闪,沈言默身上的绳索应声断,她手腕一转,那利刃又消失于无,果然快得无法形容。指着景琰道:萧景琰就在这里,我们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杀了他,这天下就是你的!


黑暗中,无数刀剑的锋刃在闪光,抚翠楼的人早已埋伏在周围,顿时杀机四伏。


梅长苏忽然道,夫人以为,我们以沈言默诱你...

[靖苏] 御龙诀17

17

景琰吻着那薄唇,舌尖沿着唇线一点一点地描绘,宛如飞雪吻上半开的梅瓣,化开满腔的柔情蜜意,又如细雨湿润万物,于无声处绽放出蓬勃生机。

长着薄茧的手指挑开衣襟,自他瘦削的肩头一路滑下,抚去十五年风霜雪雨、岁月崎岖。

少年时戎马倥偬,那时的他们鲜衣怒马、把酒并肩,一剑在手、潇洒来去,爱便爱得死去活来,他们从未想过会分开。

两次生离死别,让景琰尝尽孤独滋味。好在苍天垂怜,窗前清风过,一如故人来。景琰自然喜出望外,格外珍惜眼前人。

梅长苏半眯着眼,放松了自己,衫垂带褪陷在锦衾中,由他伺候着。行走江湖太苦,应变于朝堂太累,他难得卸下那层坚硬的壳,享受一刻鱼水之欢。

火热的唇含着他耳垂轻舔...

[靖苏] 御龙诀16

16

外间突然有人道,圣旨到——

纪王与沈言默互望一眼,都不明白这会儿梁帝又会下什么旨意。

正犹豫间,言侯托着圣旨走了进来,展开圣旨道,纪王接旨!

纪王只得恭听,言侯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纪王滥用监国之权,矫诏谋逆,意图不轨,其罪当诛!现将纪王府一干人等押入慎刑司,再行定罪,钦此!

纪王当时便愣住了,矫诏谋逆?这是从何说起?

言侯冷冷瞧他一眼,你且看看,手中的圣旨上盖的是何玉玺?

纪王展开自己手中的圣旨,上面盖的果然不是传国玉玺,而只是一方闲印——晚间慌乱,竟未顾得上细看,不由顿足道,怎么会这样?

一个时辰前,寿康宫中。

太后跪在地上,将事情原原本本禀告了梁帝。

梁帝大...

[靖苏] 御龙诀15

15

这时,飞流早已替梅长苏理好鬓发,梅长苏正襟危坐,如在朝堂之上睥睨群臣。

望了一眼各位,梅长苏徐徐道,整件事是从一封加急奏报说起——

那一日,突然有一封来历不明的奏报夹在奏章中送到皇上面前,上面说我还活着,就在琅琊阁中,并且中了蛊毒、受了刀伤,皇上一见必然喜忧参半,不顾太上皇尚在病中,昼夜兼程赶往琅琊阁。与此同时,江左盟的人行刺六部主事,并有三位大人受了伤,行凶之人有一人被侍卫当场杀死,尸身上留有江左盟的腰牌,同时搜出我的书信,于是,江左盟行刺一事便牢牢扣在我身上。

周如海问道,那么请问梅宗主,凶手到底是不是江左盟的人?

凶手的确是江左盟的人,分属江陵分舵宁远堂堂主袁雪峰所辖。...

[靖苏] 御龙诀14

寂寞如雪啊~说好的靖苏变成正剧了,默默爬~

14

景琰回到宫中, 

这时高福过来回禀,陛下,列将军有要事启奏。

宣。

战英进来,景琰起身迎上来,说声免礼。战英道,前天快马飞骑送到蒙将军那里的信已有了回讯,蒙将军正昼夜兼程往京城赶来。

景琰思忖着,快的话,这两日就能到京了。对战英道,你也累了,回去歇歇吧,明日还有要事呢。

是。战英退下。

更漏迟迟,灯影瞳瞳。

景琰满怀忧思,牵挂着天牢中的梅长苏,不知道他如何熬过这漫漫长夜,却无能为力,唯有长吁短叹而已。

最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

景琰胡乱歇息了一晚,天刚亮就起来了,正在洗漱,太监来报,内廷司执事孙远求见陛下。

宣。...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