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日常之吃醋

栾平那事虽然过了,杨子荣也在威皮山坐稳了第九金刚这把交椅,然而三爷对他心里还有疑问,明面上虽然不说,说到底心里还是一根刺。

那是因为这威虎山上三千土匪,连着八大金刚哪一个身上没有血债,哪一个手上没沾过鲜血?虽然胡彪跟着许大马棒当过副官,也是走投无路才上的威虎山,可三爷没亲眼见着他杀过人。栾平那软蛋还挑不上筷子,在三爷眼里他压根儿就算不得人。

三爷扔了块肉给那雕,正好老大进来回道:“三爷,今儿下山砸窑,兄弟们带回来一个尖果,听三爷示下。”

三爷只顾瞧着雕儿,心里想到,曾经用马青莲来试探过胡彪,胡彪一口一个嫂夫人有礼有节,若说他是忌惮着自个不敢动色心,要换一个女人呢?他若还不要就说明问题了。...

九八日常之美梦成真

春.梦梗~手动再见~

让铁锁没想到的是,安生日子没过几天,老九就出事了!

老九带着青莲嫂子趁着夜黑要逃跑,被老四当场抓了个现行,三爷让人把他捆了吊在外边杆子上。青莲嫂子却说是老四偷三爷的金子被老九当场拿住反咬一口。从老四口袋里找着了金条,于是他对三爷怀有二心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

老大一枪结果了老四,拿枪顶着自己脑门要自裁谢罪,大家好容易劝住了,三爷阴冷冷盯了他一眼说,罢了,你欠我一条命日后再还。

这事还没消停,栾平那狗娘养的上山来乱咬老九是共跳,三爷开了香堂,点齐了威虎山三千土匪和七大金刚一块三堂会审。

铁锁手心里攥着一把冷汗,打他上山起也没见过几回这么大阵势。三爷坐山观虎斗,沉着脸...

九八日常之遛鸟

被一位大大写的九八虐到了!居然虐得这么狠!一整天都在暴走!人都要炸了!!!怎么可以这样虐!!!我要糖来治愈!没有的话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老九刚上山那时节,正值大雪封山,威虎山上的土匪们成日里闲得没事可干,呆在山寨里不是赌博就是吃酒。

   老八不大喜欢喝酒,又不像二哥六哥喜欢掷色子、推牌九,一玩便是半天不挪窝,连撒尿也顾不上,只好寻摸到老九屋里,喝一碗他泡的茶,听一耳朵他讲的古记。

老九天生练就的嘴皮子功夫,加上记性又好,什么三国、水浒,一篇接着一篇讲起来绝不重样,篇篇活灵活现,听得老八入了迷,一到下半晌便往老九屋里来,等着他的必是红火的炉火和那张熟悉的

殊途 25 (九八/二高)(完结)

25

沈阑浑浑噩噩间,忽地听到这一句,像是醍醐灌顶,忽地清醒过来:“你说什么?”

杨子荣道:“高波没有死,你若死了,估计他也活下不去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沈阑喃喃自语,那大口的鲜血,带苦杏仁味,不是氰化钾中毒吗?哪里有得救?

杨子荣解释道:“三花破淤丸你不是吃过吗?一旦服下会口吐鲜血不止,吐血过多很快进入假死状态,连呼吸和心跳也会停止。高波的氰化钾是向我要的,我哪会给他真的,做了个假的骗他,为了以假乱真,加了苦杏仁在里面。”

“你!”沈阑一把抓住杨子荣的领口,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阵,高波一死,他的心也死了大半,追悔莫及,痛不欲生。此时又听杨子荣说他没有死,大悲转为大喜,他几乎承...

殊途 24(九八/九二/二高)

24

过了不知道多久,也许并不久,沈阑被电话铃声惊醒,他接了电话,简短地说了几个“好,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看着床上的高非,沈阑苦笑了一下,现在实在没有时间顾及他。沈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抓住蓝鲸,用他的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沈阑随便抓过一张被单,把高非盖上,他匆匆整好衣服就出了门。

脑海里,过去的一幕一幕在不停地放映,五年前他们初遇的时候高非说:“行动无论成功与否我都会暴露,与其让你孤军奋战,不如我助你一臂之力。”

行刺汉奸失败,沈阑负伤,让高非先走,他不肯:“我要你活下来!你枪法这么好,一定要活下来。这次不成功我们还有下次!”

把他从76号的人手里救出,高非恍如隔世:“我还...

殊途 22-23

被吞补发,因为是图片模板,只能这样了~

微博 文章 -22-23

http://weibo.com/p/1001603868281088958052


殊途 21 (二高)

21

第二天,高非去了杭州站,一方面是他的伤势已经好转,另一方面是他想尽快完成任务。

站里风平浪静,高非很快就从截获的密电中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只要把这个送给蓝鲸,他就大功告成了。高非用暗语写了封信,寄了出去,信中约好了明天上午十点在离尘居茶楼见。

高非松了口气,功成身退的一刻,他想的最多的还是沈阑。或许应了他的感应,电话响了,高非接听,沈阑道:“你怎么去上班了?”

“我已经好多了,几天没去站里事情堆积了许多,所以过去了。”

“能回来一下吗?我在家。”

“在家?”

“开会回来,我有点不舒服,所以没去站里。”

高非犹豫了一会儿,这个时候按理来说他不能回去,也没有必要回去,但是他还...

殊途 20(九八/二高)

20

见铁锁病势来得凶险,杨子荣买了西药,又抓了副清热败毒药的中药。回家先把西药喂他吃了,又去煎了中药,晾凉了端到床前唤他:“锁儿,起来吃药了。”

铁锁睡得迷迷糊糊的,一场高烧下来下巴都尖了,眼睛都大了一圈儿,只是眼神虚浮。杨子荣心里又一阵疼,坐在床沿一只手把铁锁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一面把药送到他唇边,“锁儿,喝药了。”

铁锁喝了一口就推开,“苦。”

杨子荣只得哄着他,“只有一点儿苦,喝了就好了,锁儿听话。”

九叔的话他没有不听的,铁锁皱着眉头,一口一口捱了下去。喝了药,杨子荣赶紧把温开水拿过来让他喝,去去苦味。

铁锁搁下杯子,靠在杨子荣怀里,还是闷闷的,“方才我做噩梦了,梦到二哥...

殊途 18(九八/二高)

18


停好车,杨子荣和铁锁一前一后进门。


铁锁关好门,靠在大门上,绷得紧紧的弦松弛下来,他腿软得都挪不开步了。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这才赶紧去找来医药箱。


杨子荣的西服是黑色的,看不出来什么,但一脱下来,里头的白衬衣衬得鲜血那般醒目。铁锁给他挽起衣袖,解了那条被血浸透的手帕,细细察看过,好在伤口只是擦掉块皮肉,没伤着筋骨。


消毒,上药,拿着纱布一圈圈地包,铁锁跟着杨子荣在药铺里呆过几年,这活儿干得利落。只是从进屋起,他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等到把纱布包好,杨子荣方问:“怎么了?生气了?”...


关爱小铁锁健康成长:

“媳妇儿!抽烟!不抽就是不给我面子!”

“拉倒吧你..........................你还有脸么..........我给烟面子。”

老八犹豫着接过香烟,老九愉悦的把烟盒塞回了裤兜(?)。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