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边AU][叶傅] 冷锋10结局之二BE版 完结

上接第9章,BE版结局。

10

“傅红雪,我要见你!”电话里,叶开的声音不再温暖,而是笼上了冷冽的冰寒。

傅红雪当然知道为什么,抬眼望去,地上,两尾金鱼正在激烈地挣扎,垂死的跳跃如他的心。

那个叫父亲的男人坐在他对面,一双苍老而凌厉的目光像一把刀,慢慢剥离曾有过的伪装,将仇恨和扭曲展露无疑。

“半小时后,江滩公园,我等你。”傅红雪挂了电话,准备出门,男人哼了一声:“杀了叶开。”

“为什么?”傅红雪惊讶地望向他,男人冷冷道:“叶开肯定查到了什么,杀了他才能有备无患。”

傅红雪的眉紧紧皱起,摇头:“不,我不能这么做。”

男人终于发怒了:“看来你是假戏真做了,你别忘了,他是个警察!”...

[新边AU][叶傅] 冷锋12(结局之一HE版完结)

12

早晨的阳光斜斜照进窗帘,傅红雪慵懒地翻了个身,好久以来他不曾睡得这么香过,几乎是一觉到天亮。

叶开已经起来了,厨房传来烤吐司的香味。傅红雪唇角掠过一丝微笑,这段时间,叶开每天早早起床给他做饭,让他面色红润了不少。

这时,听到叶开走进来,傅红雪合上眼睛装睡,叶开弯腰在他脸上吻了吻,傅红雪就势勾住他脖子,将唇凑过去,吻到窒息才分开。

两个人都带了喘。傅红雪垂着眼睛说:“我饿了。”

“早餐做好了,起来吃吧。”

傅红雪刚要起床,忽又乏力地躺下,叶开问:“怎么了?”

“没什么。”傅红雪脸色一红,“都是你昨天闹的——”

这话又勾起昨夜的缠绵旖旎,让叶开心头微漾,欺身压了上来,钻进被子...

[新边AU][叶傅] 冷锋11

11

然而,身边的保镖上前一步,堪堪挡住了马空群。

对面大楼的窗口内,花寒漪悻悻放下枪。

此刻,马空群一行已来到观察室门口,陈又南道:“地方太小,其他人就在外边吧,我陪马董进去。”这时一个保镖跟着马空群,陈又南不好阻拦,门口的警员让他交出随身携带的电棍才让他进来。

病床上,叶开紧紧闭着眼睛,胸前缠着厚厚的纱布,身上插满仪器,显示屏上跳动着数字。

马空群说了些客套话,陈又南敷衍着,保镖站在一边。这时一名医生带着个护士走过来,都戴着大口罩,门口警员检查了他们身上,没有问题才放他们进来。

护士手上拿着托盘,医生说:“麻烦让让。”一面低头去检查叶开的伤处,护士查看着仪器。

马空群正要告辞...

[新边AU][叶傅] 冷锋10

10

傅红雪到家的时候,先看到两条金鱼翻着肚子躺在地上,早已死去多时。

父亲坐在沙发上,一脸阴郁地望着他。

傅红雪的嘴唇发抖,这两条金鱼他养了一年多,居然以这种方式离开他。

“你还知道回来?”男人齿缝里吐出几个字,傅红雪浑身都在抖。

并不是害怕,而是气愤。

男人骂道:“路小佳已经解决了,你二叔亲自动的手,等你这个废物,要等到什么时候?”

傅红雪抿着唇垂着眼睛,一言不发。

男人又道:“叶开上套了吗?”

傅红雪唇角微勾,似乎鼓足勇气下了所有的决心:“我不会伤害他的。”

“为什么?”

“他是世界上唯一对我好的人。”

男人不相信地看他一眼:“那我呢?把你从大街上捡回来,十几年给...

[新边AU][叶路傅] 冷锋9

9

“叶开,案发快一周了,你查的线索在哪里?进展呢?”路小佳的声音高了八度,这不像他平时的样子。

丁灵琳心神不安地望着路小佳办公室,从叶开进去,他们已经吵了快一刻钟。

叶开果然也炸了:“等你坐上老南瓜的位子再来问我!我犯不着向你汇报!”

“你没什么可汇报的是不是?成天忙着和傅红雪在一起,案子早置之脑后了。你别忘了,你还是一个警察!”

“谢谢你提醒,我从来没忘记过!我已经查到二十年前白天羽之死的真相,而这,就是这两起汽车爆炸案动机!”

“说来听听?”

“为什么跟你说?”

“叶开,我再次提醒你,我已经查到傅红雪两次出现在案发现场,他身上有重大嫌疑!”

 “犯罪是要有证据...

[新边AU][叶路傅] 冷锋8

8、

被屏蔽部分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1499&tid=3201381#Content

这会儿,路小佳在蓝色冰点酒吧,调看了银狐大厦爆炸案发生时酒吧外边的视频,傅红雪果然是从停车场那边过来的。

可是现在跟叶开说,他决不会相信。路小佳几分郁闷地倚在吧台边。

酒吧老板萧郁离给他一杯鸡尾酒:“尝尝,我刚调的。”

路小佳尝了一口,皱眉:“加了薄荷?”

“不喜欢?”

“还行,提神醒脑。”

“路警官,你在怀疑傅红雪?”萧郁离坐下来,也给自己调了一杯酒。

路小佳公事公办:“只是例行调查。你认识他?”

“这儿的常客,十个里头有八...

[新边AU][叶路傅] 冷锋7

警告:未成年虐待,QJ梗,非喜勿入。

7

看了一夜视频,路小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揉揉酸疼的脖子,打开手机,看到叶开的短信。

不用说,他又和傅红雪在一起。

路小佳现在已没时间去管叶开,大不了这个案子自己拿下来。拿起杯子,喝了口隔夜的茶,路小佳点了下播完的视频,找到昨天没看完的那段接着放起来。

看了一个多小时,路小佳的眼睛忽地睁得老大——

银狐大厦汽车爆炸案发生前一小时,一个身影走向大厦方面,深色外套,蓝色牛仔裤,傅红雪?

这个摄像头是在离大厦五十米远的路口拍到的,大厦所有入口都没有拍到傅红雪进入大厦的身影。

路小佳霍地站起来,那么傅红雪只可能坐车进来...

[新边AU][叶路傅] 冷锋 6

6

“叶开,能陪我喝酒吗?”傅红雪的声音遥远而飘渺,有点不真实的虚幻。

“能!”叶开跳起来,拉开门冲出去,“你在哪?等等我,马上到。”话音未落,差点和一个人撞个满怀。

路小佳面无情:“叶开,你去哪?”

“去查线索。”

“什么线索?”

“什么线索我直接向陈处汇报,用不着告诉你吧?”叶开无赖地笑笑,“想抢我功劳?没门儿!”

望着叶开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路小佳无奈地转过身,正遇上丁灵琳,她已经目睹了一切。

“路哥,叶开他怎么了?”

路小佳语声平缓,却隐着莫大的担忧:“他陷进去了。”

“什么?”丁灵琳怔了一秒钟,接着拉住路小佳的胳膊:“你是说叶开谈恋爱了?”

路小佳苍白的脸上掠...

[新边AU][叶路傅] 冷锋 5


谢谢 @柬埔寨的狗  同學的封面图,亲亲~

5

古老的别墅,木质楼梯年久失修,踩上去就咯咯地响。

傅红雪脚步沉重,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该面对的一定要面对,这是命,没有人离得开,逃得过,改得了。

闪烁的烛光照不亮阴冷的房间,鼻息里满是陈年的酸腐味道,像一双冰冷的魔爪,紧紧缠绕上来,让他喘不过气。

摇椅上的老者头发雪白,背对着他,像一座蜡像。

整个房间没有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包括傅红雪在内,他站成了一尊冰雪的雕像。

良久,老者转过头,眼睛里的仇恨如利刃,要将他寸寸凌迟。

傅红雪在抖,掌心里如握住一块冰,寒意从指尖爬上心头。从记事以来,面对父亲的时候他唯...

[新边AU][叶路傅] 冷锋 4

用了原剧的梗,不过后面就是新的了,原剧的梗所占篇幅不会多。相信我!

4、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来的。”叶开赶紧解释,同时后悔得想抽自己一嘴巴,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浪费了。

“是吗?”傅红雪有点迷惘,怔了一会儿,似乎在回忆之前的事,接着叶开肚子上挨了重重一脚,整个人被踹到地上。

“哎,你干嘛?”叶开捂着肚子莫名其妙。

傅红雪冷冷道:“谁让你上我的床的?又没洗澡——”

叶开看看一尘不染的房间,很快明白过来,这人有洁癖。他愣神的工夫,傅红雪已起身去浴室洗澡。

洗完回来,他换了宽松的家居服,叶开气哼哼地坐在沙发上。傅红雪进房间拿了吹风,扫了他一眼:“冰箱里有水,自己拿。”

“不喝。”叶...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