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绝杀 10 真相

等我想再更的时候,居然忘了前边想的是什么,没有找到提纲,我居然没写提纲就写了这篇。根据隐约的记忆写的,很多细节已记不清了。哭~下一章完结。

10、真相

那个女人大宝认识,是他们经常去的餐厅简食的老板,屈池子。

“你?”大宝替林涛按压着胸口,一面问道:“为什么是你?”

屈池子大笑,在这样凄凉的雨夜,笑声格外阴森,她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真好。”

“什么意思?你和林涛有仇?”

“我和秦明有仇。大宝,你还记得五年前吗,在婚礼的现场新郎被当成强奸杀人犯抓走,扔下哭得肝肠寸断的新娘?”

大宝想起来,那个案子作为法医的经典案例写进了教材里,主办人就是秦明。虽然新郎自以为手段高明,还是逃不过秦明的火眼金晴。

屈池子狂笑:“对,我就是那个新娘,这五年,我卖掉了家里唯一的房子,整了容,到你们龙番市警局附近开了一家有格调的餐厅,果然,你们喜欢来我这儿聚餐。”

大宝只觉得背脊发凉,双唇颤抖着说道:“池子,亏我们还把你当成朋友……”

“朋友?”屈池子狂笑:“秦明是害死阿文的凶手,是他找到了证据,把他从我的婚礼上带走,我活下来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秦明为阿文陪葬!”

“你疯了!是阿文借搭便车的机会,哄骗受害人上车,把她带到郊外先奸后杀!你想想,这种人渣值不值得你爱!”

“我不管!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阿文最爱我,对我最好,是你们生生毁了他!”

林涛胸口的血不断往外涌,大宝使尽全力按压着伤口,她回头看着屈池子:“不对,你还有一个帮手,单凭你的力量是无法设下这么精妙的杀局的,对吗?”

“对,还有他。”屈池子冲身后的黑暗里喊道:“出来吧,亲爱的。”

一个穿雨衣的男人慢慢走了出来,他戴一副金丝眼镜,很儒雅的样子。

“王冰!”

大宝一眼就认出他来,但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一股阴冷气息还是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是我。”男人缓缓踱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是你租住在沈心眉家楼上,通过布下的摄像头看到她们家发生打斗后,立刻冲下来。当时陆家华喝了酒,已失去反抗能力,在你敲门后,沈心眉放你进来,她杀了陆家华,你帮她一同制造了意外身亡的假像。对不对?”

“很对。我想,陆家华是被杀身亡的结论又是秦明给出的,是吧?”

大宝脸色微红,好在雨夜里看不分明。

“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置秦明于死地?难道就是因为他当年验出沈心眉头上的伤口,只差0.5厘米,没有将陆家华绳之以法?”

“呸!法律根本保护不了受害者,不如我亲自动手,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心眉。”

“可是她还是死了!虽然你们制造好了假像,但是她还是难逃一死!王冰,认命吧!”

“我从来不认命,我的命掌握在自己手里,要谁死,谁就得死。”一道闪电照亮了王冰脸上诡异的笑容。

这时,警车呼啸而至,三台警车上冲下十几个持枪的警员,把他们团团围住。

王冰和屈池子一怔,他们没想到警察会来得这么快。

“你们没有证据,一切都是推断。”王冰故作镇定。

小黑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台摄像机:“你省省吧,刚才的一切全都录下来了。”

“什么?”王冰和屈池子大吃一惊。警员给他们戴上手铐。

大宝站起来:“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否则你们怎么会这么快坦白一切?”

救护车驶来,医护人员把林涛和秦明送上车,紧急救治。

“为什么?为什么?”王冰挥舞着手铐:“给我一个说法!”

大宝点头:“沈心眉是你大学同学,你们在大学时就相恋了。可是毕业那年,她为了给患尿毒症的父亲换肾,必须筹集一大笔医药费,不得不选择家底殷实的陆家华,忍痛和你分手。当时你还是不名一文的穷小子。为了她,你发誓要赚够钱成为有钱人。可是当你的公司赚到第一桶金时,你再次找到沈心眉,你发现她过得并不好,经常受到家暴。”

“你恨透了渣男陆家华,你让沈心眉和你远走高飞,她没答应,她放不下的是孩子。于是你在她家楼上租房,监控着她的一举一动,名为保护,实为占有。”

“你入侵了她的生活,只是她还不知道。你从摄像头里看到她每天低声下气,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你恨透了陆家华,一定要置他于死地。你把一切归咎于秦明,如果三年前他做出的法医鉴定能指证陆家华,那么他早该坐牢了,而你也能和心爱的人远走高飞。于是你开始监视秦明,调查他的一切资料,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你来到简食餐厅,认识了屈池子,你们两个人一拍即合。”

“这个杀局应当非常精妙,为什么还是……”王冰一脸茫然。

大宝点点头:“是的,你的杀局虽然天衣无缝,你要借秦明的手除去林涛,让自己成为万劫不复的杀人犯,可惜,你还是逃不过林涛的眼睛。”

“林涛?”

“是的。你给秦明寄邮件,问他心里的秘密是什么,你知道雨夜能勾起他心底最悲伤的往事,于是你寄给他视频,让他在雨夜打开,反复的心理暗示,让他确定雨夜出现的人就是凶手。而你,在他耳边反复播放,让他杀了那个凶手,让心理暗示再次强化,当今天晚上,再次下起大雨时,秦明看到你发送的视频,来到自已家的楼下。你掐算好了时间,让当年的一切再次重演,而林涛一脚踩进杀局时,一切便顺理成章了。”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王冰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大宝微微一笑:“那是因为,林涛早已发现,每次大雨夜里秦明出去并不是梦游,而是被催眠了。第一次,秦明差一点掉进池塘;第二次,秦明去找罗钥理论,让自己成为嫌疑人,那么一定会有第三次。”

“所以,今天的一切,你们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而是故意让它发生了?”

“对。”

“林涛居然真的让秦明刺自己一刀?”王冰觉得不可思议。

“是的。”大宝点头:“如果不这样,你又怎么会现身?林涛算准了你会躲在一边观看这出闹剧,然后以胜利者的身份出现,因为你的性格里有主宰别人命运的狂傲。”

王冰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下来,他喃喃道:“为什么?这么精巧的杀局为什么会被识破?”警员将他带上了警车。

大宝觉得身体被抽空了一般,倚在车门上,忽又狠狠骂道:“林涛,你这个傻瓜!为什么非要拿自己作诱饵?你知不知道,一刀正中心脏会死人的!”她蹿上车,一踩油门,往龙番市中心医院而来。

“林涛,秦明,你们不要有事!”

评论(4)
热度(36)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