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绝杀 9 杀机

9、杀机

面前的电脑切到了摄像头上。

那个摄像头是公安系统安装的“天眼”中的一个,正对着龙番市警局。

林涛的车匆匆驶出警局大门。

电脑前的那双眼睛紧紧盯着那辆车从镜头里消失,双手停止了操作,拿起雨衣,出门。

秦明家。

他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浏览着网页,右手边的咖啡已经凉了。

不知不觉已是深夜,一阵风扑进来,卷得窗帘乱舞,秦明起身关窗的时候,惊雷滚过天际,接踵而来的闪电把大地照得亮若白昼。然而,瞬间的光明之后,一切重又陷入更浓稠的黑暗里。

秦明的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恐惧如凉水一点一点漫上心头,十五年前的雨夜宛如一个潘多拉魔盒,一旦开启,钻出的魔鬼会用那冰凉的触角将他死死缠住,让他陷在噩梦里无法自拔。

秦明赶紧坐下来,点击着网页想找点什么新闻分散注意力。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粉色的心型泡泡,化妆品广告?秦明随手点叉,粉色泡泡消失,接下来出现的画面让秦明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段视频,发黄的颜色显示年代的久远,然而里面出现的场景是那样熟悉:破旧的筒子楼,紧闭的房门,门开后积满灰尘的屋子,空荡荡的地面放着零星几件家俱……

那是他的家,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那里有妈妈轻柔的话语,爸爸暖暖的微笑,厨房里时常飘着饭菜的香味,还有柔软、散发着肥皂香气的被子,在那个雨夜之前,他所有的梦都是甜的。

镜头继续往前推进,窗前的长青藤叶子发黄,这是秋天?窗台上坐着一只脏兮兮的玩具狗,那是他八岁时爸爸买给他的礼物。

镜头推近,又渐渐拉远,仿佛他的童年,一去不回头。

小狗孤单地坐在窗口,像是被遗弃在那里,孤独地等待着主人。

镜头平行移动,出现了蒙着灰尘的镜框,一只手把镜框拾起来,抹去浮灰,他一家三口的照片显露出来。

照片里秦明规规矩矩坐着,妈妈温婉地笑着,一只手揽在他肩上,爸爸站在妈妈旁边,平日严肃的脸少有地带着笑容。那是他十岁生日时的留影,也是他父母和他的最后一张合影。

秦明的眼睛湿润起来,片刻,凝聚了大颗的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关于童年的一切,他都不愿意再次触及,那是他心上永远的痛。

画面忽地一变,聚焦在一双腿上,奔跑的脚步,拍摄的画面也摇摆不定,摄影机仿佛追随着那双脚步往前奔去。是哪里根本看不清楚,只有模糊的街道,花草,树叶的影子……

接下来,镜头略略拉远了一点,看得出是个穿雨衣人的背影,他跑得很快,不知道在逃避着什么人的追赶。

画面里光线很暗,快要夜幕降临了,点滴的雨水砸下来,让镜头一片模糊。

越是这样,越能使观看的人有种身临其境的错觉。

秦明站起来,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又一道闪电照亮了天空,他冷着脸大步走进雨里。

林涛的车进小区的时候,另一辆小车正好和他擦肩而过,车灯斑驳的光影里,他看到秦明的脸一闪而过,神情清冷而孤寂,似乎把自己深锁在冰雪里。

“秦明!秦明!”林涛一脚刹车把车停下来,和大宝一起大喊,可秦明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径直开了过去。

“不好!”林涛心上一震,他在梦游!

大宝也想到了这一点,拍着驾驶台:“老秦不对劲!快快快,调头,追上他!”

车不知道开了多久,秦明终于停下来,眼前出现了一栋五层的楼房,和他记忆中的筒子楼叠印在一起,这儿的四楼,曾经是他十岁以前的家。

窗外的长青藤枝叶繁茂,爬满了整面墙,只露出一个个窗口。秦明的视线缓缓上移,四楼的窗口居然有灯光?

秦明不顾一切地奔向一楼的大门,沿着楼梯冲上四楼——

门开着一道缝,门里泄出一隙灯光。

秦明放轻了脚步,仿佛小时候贪玩晚归,怕妈妈责骂,总是轻手轻脚地进门。

客厅当中应当有一桌丰盛的饭菜,厨房里会有碗勺的叮铛声,还有妈妈的抱怨……

秦明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漫长的噩梦,相隔了十五年的岁月,梦醒时一切如常。

深吸一口气,他推开门。

那盏多年不开的灯吊在头顶,摇曳出一地光影。

没有桌子,没有妈妈,没有旧时的温馨,只有一地灰尘和几件老旧的家俱。

窗口,孤独的小狗掉在地上,秦明抬眼,只见窗口一个人影一闪而逝——

“爸爸!”秦明一声惨叫闷在胸膛里,几乎要将他胸膛炸开,转过头,风一般冲向楼下。

彼时,林涛的车到了楼下,看着一个人从四楼窗口坠下。

“不好!”两人拉开车门冲进雨里,地上已横卧了一个人。幽暗的雨夜里,他穿着深色衣服,戴着风帽,静静趴在地上。

林涛回头对大宝道:“打电话,快!”说完蹲下身将那个一动不动的人翻过身来——

那个人的脸从风帽下露出来,只是一个假人?

秦明已冲到近前,十五年前的回忆与现实叠印在一起:当年的雨夜,爸爸从楼上坠下之后,有一个人蹲在他尸体旁边,似乎在检查他是否死去,等秦明冲出来时,他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在秦明心里,已经认定他是凶手,是他将爸爸推下了楼,一个声音在秦明心里响起来——

秦明,你的秘密是什么?

你的秘密,就是找到当年杀害你爸爸的凶手,并且亲手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越来越大的声音淹没了周遭一切的声音,瓢泼般的大雨,滚滚雷声,大宝的尖叫,一切的一切秦明都听不见了,他能做的只有握住口袋里那支细长冰凉的手术刀,狠狠挥出去——

大宝的惊呼声中,林涛站起身来,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只觉得胸口一凉,像是有人在他怀里撒了一把雪。不,不是雪,那是刀尖,穿透了衬衣直直刺入皮肤的感觉。

林涛本能地翻腕抓住了秦明的手,修长而苍白的手指握着手术刀还是那样优雅,上面蜿蜒着一缕鲜血,在雨水中血痕慢慢晕开,成了一片斑驳。

这一刀不为救人,而是要取他性命!

林涛对上秦明的眼睛:“老秦,你清醒点!是我!”

秦明的神情如被梦魇,清冷的脸被一股戾气笼罩着,腮边飞溅着几滴鲜血,昔时幽深如黑夜、宁静如潭水的黑眸透出一丝冷利的冰寒。

林涛大惊,冷不防被自己扣住的手腕如脱缰的野马,任凭林涛使劲了浑身力量,还在一个劲地往前推进——

那刀尖一分一分地递进来,林涛的脸被痛苦扭曲,这时秦明身子一震,整个人斜斜歪下去,在他身后出现了大宝的脸,她手里抡着自己的手机,大口喘着气,屏幕已碎了。

“林涛,你没事吧?”大宝想扶林涛起来,但林涛才欠起身,又软软地倒下去,那把手术刀有近三分之一扎进他胸口,而刺中的地方是心脏的部位。

“林涛,你不要睡着了啊,不要……”大宝声音带了哭腔,手忙脚乱地摸手机,这才想起手机已经碎了。

她赶紧去掏林涛的手机,还没等她掏到,一个女人从黑夜里走出来,冲着她微微一笑。


评论(19)
热度(41)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