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 绝杀 6 真相

6 真相

秦明眸子里带了水气,比平时的清冷高傲多了几分楚楚可怜。林涛邪火上来,死死搂着不放,秦明低声道:“外边有人,别闹。”林涛听出这话里带着一丝哀求,在他脖子上嘬了几口才放开。

秦明好容易挣扎出来,整了整领带,剜了一眼林涛,林涛倒是喜滋滋的,又伸手在他细腰上掐了一把。

秦明在自己桌边坐下:“双尸案破了?”

“大宝的功劳啊,”林涛坐他桌子角上,晃着长腿,秦明伸手,林涛把勘察报告递过来。秦明头也不抬:“从现在开始,三个小时内不许打扰我,不许发出任何声音。”

“行。”林涛脱了外套,就在办公室的长椅上躺下来,他守着秦明像守着自家的宝,连值班室也不去了。

林涛入睡前看了一眼秦明,工作状态中的他又恢复了那种清冷,林涛回味着刚才的吻,放心地合上眼睛。

睡了没多久,林涛被秦明叫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看表,才过了两小时,正一脸问号,秦明指指报告:“验尸结果有问题,必须重新验尸。”

“什么?”林涛坐起来,不爱听了:”老秦,大宝的结果皆大欢喜啊,别整出什么意外来了好吗?何况现在你是停职状态——”秦明没理他,走到后边去换隔离服了。

林涛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只得妥协:“行吧,等你结果出来,我让大宝改。”

秦明望他一眼:“还有,我要现场那个破碎的茶几,每一片玻璃都要带回来。”林涛点头,拿钥匙冲出去。

半小时后,回来时扛回了那个破得只剩下框架的茶几,还有一袋玻璃片,进门就把东西搁下来:“大半夜的去拉一破茶几,老秦你还有什么馊主意么?黑灯瞎火的没看清,一不小心手上拉了条口子——”

秦明走过来,手里拿着试管和取样棉签就逮林涛的手,“哎哎哎,干嘛?”林涛直躲,秦明冷着脸:“现在证物被你的血污染了,必须取样,分离出属于你的血迹。”说着逮着他划伤的手指使劲一挤。

林涛手上的伤口本来不流血了,被他一挤,血又往外冒,疼得林涛“哇”地叫出声来。取了样,秦明拿碘酊消了毒,又给他包上。

林涛苦着脸看他,秦明脸色憔悴,不由心里薄痛,吸了口气把情绪压下去:“我给你去弄点吃的。”

“咖啡就好了,别加东西。”秦明说着又进解剖室去了。

忙了小半天,验尸报告出来了,林涛一看,惊奇地张大了嘴:“怎么可能这样?”

秦明无奈地耸肩:“就是这样。”

这时大宝过来,一把夺过报告,同样也睁大了眼睛,不解地望向秦明:“这么说,我的结论全是错的?”

秦明无奈地点头,林涛觉得事情非同小可,直接拿起两份报告去了谭局办公室。几分钟后,电话打到鉴证科,把大宝和秦明都叫过去。

谭局没问秦明停职的事,直接问大宝:“说说你的结论。”

“是。女死者沈心眉身上有多处陈旧性伤痕:肋骨、桡骨、胫骨多次反复骨折,很多伤痕是在上一次伤没有完全好的情况下造成的。这样的伤痕,说明死者经常遭受到家暴。在她死亡当天,不仅身体遭受了灭绝人性的殴打,连面部也无法幸免。地上还有脱落的头发,说明凶手当时抓着她的头发使劲往地上连续撞击,颅骨受到连续激烈撞击,造成脑干出血死亡。”

谭局转向秦明:“说你的结论。”

秦明点头:“我完全同意大宝对女死者之前的验伤结果,她身上的确伤痕累累,不过死亡原因要另当别论。我们先看男死者陆家华的尸检报告:他是由一根细长的玻璃刺入心包,造成内出血而死。大宝的结论是死于意外,也就是男死者在殴打女死者时,拉扯间撞破了玻璃茶几被玻璃刺死,这个结果我不认同。”

大宝一怔,截口道:“不是意外?现场又没有第三者进入的痕迹,难道男死者是拿着碎玻璃自杀吗?”

林涛看着秦明,秦明吸了口气,缓缓道出:“男死者是被女死者杀死的。”

面对六道惊诧的目光,他拿出玻璃茶几的照片:“这些玻璃是我花了近三个小时一片一片拼起来的,谢谢林队给我找回了每片玻璃,还好没少。每一片都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你们看,这根细长的玻璃原来的位置是在桌面上。”

大宝微微一惊,她居然没想到。

秦明继续说:“男死者扑倒茶几的时候,他是面朝下的,茶几可能在之前就已破碎,但根据牛顿力学,碎玻璃落下的方向是向下,也就是说这块玻璃不可能刺进男死者胸部,更不可能以几乎垂直的角度刺入。”

林涛插话道:“这怎么可能?陆家华身高一米七八,沈心眉才一米六,如果沈心眉能够反抗,也不至于受到这样非人的折磨了。”

秦明点头:“不错,他们身高力量都不对等,但是,如果在男死者失去反抗的时候被杀,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大宝道:“我已经做过毒理学测试,两名死者都没有服药的迹象,也就是说,他们当时都是清醒的。”

秦明答道:“他们是没有服过药,但他们喝过酒。”他找出现场照片,餐桌上的确放着一瓶红酒,还有一只酒杯。

大宝挠头:“只是红酒而已,喝得也不多。陆家华体内的酒精浓度在正常范围内,根本达不到醉酒的标准。”

秦明道:“我完全相信你的检验结果,可是,如果一个人体内缺少乙醛脱氧氢酶,无法代谢酒精的话,摄入一点点酒精就会造成醉酒,对陆家华的复检结果就说明了这一点。根据他死亡时间推断,离他们晚饭后饮酒已超过五小时,但他体内的酒精含量还是和刚喝酒时一样高,这就印证了我的推断。”

林涛也是一脸懵逼:“你是说,沈心眉趁陆家华醉酒时杀了他?但沈心眉是怎么死的?自己撞死的?”

秦明接下去说:“那天晚上,他们如往常一样吃了晚饭,不知道为什么,陆家华喝了红酒,之后又发疯一样殴打沈心眉,他们在打斗时撞碎了茶几。之后,陆家华酒劲上来,头有点晕,这时沈心眉已经对她的婚姻感到绝望,于是拿起一根细长的玻璃,狠狠刺入陆家华的胸膛,并且布置好了现场。她为了逃离法律的制裁,自己往地上狠狠撞击后脑,造成是被陆家华殴打的假象。也许她当时并没有想到自杀,在反复撞击中,由于陆家华之前也曾这样撞击过她的头,颅内压增高,造成脑干出血,所以,悲剧发生了。”

一片沉默,意外的结局,由受害人变成的凶手,让在场所有人对这个家庭悲剧唏嘘不已。

谭局问道:“秦明,你有证据吗?”

秦明拿起沈心眉的手部特写照片:“她手上有被玻璃割伤的痕迹,凶器玻璃上有她的血迹,虽然小心擦掉了,但通过技术检验检测出来了——沈心眉的死亡是在陆家华之后,这一点毋庸置疑。”

大宝一脸懊恼,沈心眉一身是伤,她就没想到她手上的伤口与凶器的联系。

谭局扫一眼大宝:“小丫头,看来还得跟着秦科长多学两手才能出师啊。”

秦明赶紧解释:“这也不能怪大宝,沈心眉全身伤痕,一看就是家暴造成的,常人就会进入固定思维模式——一定是陆家华杀了她,自己意外身亡,带着这个思维模式去验尸,肯定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谭局看着林涛:“他们有孩子吗?”

“有,孩子在读寄宿学校,贵族学校,学费有点高。”

大宝问:“沈心眉这么做,就不担心孩子没着落?”

秦明道:“我想,她既然决定这么做了,就会给孩子安排好一切。”

林涛立刻打电话给小黑,片刻挂了机,对谭局道:“陆家华有一笔人寿保险,里面有意外验,保额过了一百万。这笔钱应当能够保证他们的孩子读到大学毕业。”

谭局叹了口气:“如果查出陆家华不是死于意外,那保费是不是就不赔付了?”

一时间,办公室里又是一阵沉默,真相却是人们最不能接受的现实。

林涛道:“我建议以大宝的检验结果为主,秦明这份作废。”见秦明瞪着他,又补充道:“反正你也是在停职期间,根本没有权利参与工作。”

秦明的目光从他脸上一扫而过,林涛觉得像手术刀刀光一闪,秦明道:“法医的职责是还原真相,哪怕真相是如此丑陋。”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剩下大宝和林涛面面相觑。

谭局叹一口气:“唉,他要不这么说就不是他了。”

林涛和大宝默默退了出去。

评论(9)
热度(69)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