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绝杀 5 生情

谁都能睡,林涛不能睡。他困极了就去卫生间拿凉水冲冲脸,一晚上啃着罗钥案的资料,最终得出结论——药盒上的指纹是重点,只要弄清楚指纹覆上去的先后顺序,那么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他起身去值班室,刚想敲门又放下手,大宝也才睡了三个小时不到,现在叫她起来,忍心?

刚要走的时候,值班室的门开了,大宝打着哈欠出来:“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你,找我?”

林涛不好意思地笑笑:“救老秦只能从药盒的指纹上下手,能分离出指纹辨别出先后吗?”

大宝想了想:“我试试。”

林涛揉揉她的短发:“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前边转角王记牛肉面?”

大宝笑开了脸,困都忘了:“多加点辣椒。”

林涛给她买了早餐,顺带着自己也偷空吃了一碗,没滋没味硬塞进去的,想想秦明对牛肉面的厌恶,立马放弃了给他带的念头。刚到鉴证科,小黑急匆匆冲进来:“不好,林队,罗敬失踪了!”

罗敬的失踪意味着这条线又断了。林涛说不出的懊恼,一看大宝还在忙,只得悄没声地坐下来,叼了支烟。

大宝的狗鼻子闻着味就过来了,拿过面碗扒了两口:“嗯,正点!”一看林涛萎在椅子里,“叭”的一声把报告拍他面前:“指纹分离了,罗敬的在前,秦明的在后。”

林涛眼睛一亮:“这么说,就算有嫌疑也应当是罗敬,秦明的嫌疑能暂时洗清了!”他开心得差点抱住大宝,吓得大宝以为他来抢牛肉面,赶紧地护食:“别抢我的,还没吃呢!”

林涛拿着报告就去了谭局办公室,折腾小半天,总算把秦明给放了,不过还有条件:事情没完全弄清楚之前,停止一切工作。

秦明从置留室出来,脸色苍白,头发垂了几缕下来,显得更加清冷瘦弱,让林涛的心都化了。秦明根本没理停职的命令,直奔科里,问大宝要了罗钥案的报告,全神贯注地看着。

林涛知道他现在急于弄清背后那人到底是谁,看就看吧,不参与工作就行。大宝冲他挤挤眼睛,两人心照不宣。就在这时,手机来了,林涛说了几句后挂机,叫大宝:“出现场,快!”大宝赶紧拿勘察箱,一边问:“命案?”

“双尸案,快!”

这时秦明放下报告站起来,下意识地去拿工具,林涛轻咳一声:“你……歇会儿,我和大宝去就好了。”

秦明一怔,林涛不忍看他眼里的落寞,安慰道:“谭局也是看你近来精神不好,让你歇会儿。”

秦明抿了抿唇:“我不会放弃的。”

林涛点头拍拍他的肩,从他身边走出去。

现场在乐天佳园小区,这是本市的中高档小区,房价不是普通工薪阶层买得起的。出事的是A座704,死者沈心眉、陆家华为夫妻俩,是被他们家阿姨发现的。阿姨有他们家钥匙,每天下午四点来上工,一开门就见两人横尸在地,吓得赶紧报警。

林涛穿上鞋套,套上白手套,跟着大宝走进现场。两人都死在客厅,女人脸上身上尽是伤痕,倒在客厅一角,男人脸朝下趴在地上,旁边的玻璃茶几碎了一地。大宝拍了照之后和林涛一起把他翻过来,发现他胸前刺入了一根细长的玻璃碴,流血并不多。

大宝道:“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从现场看,是男人打女人,下手很重,照死里打,引起脑干出血死亡。两个人打斗时,打碎了茶几,一根玻璃刺入男人前胸,这个位置应当是心脏。所以,男人打死了女人,自己由于意外死亡。”

陆家华林涛倒是认得,正是三年前虐打妻子的那个渣男。当时秦明验出女人身上的伤口只有九点五厘米,不够让男人受到法律的制裁。想不到,三年后妻子沈心眉还是难逃一死。林涛不胜唏嘘,如果三年前让陆家华得到处罚,也许沈心眉就能改变命运。

现场勘察完后,尸体运回局里解剖。大宝上了林涛的车,叹了口气:“这个女人除了脸和手,其他地方没一处完好的,天知道她受了多大罪。这个男人也是,净往人看不见的地方打,真够阴险的,都找不出话来骂他了。好在他也死了,真是报应!”林涛说了三年前的事,让大宝别在秦明面前提,怕他不舒服。

大宝撇嘴:“我看你对老秦这么上心,当心你家宝宝吃醋!”

林涛苦笑:“我女朋友……已经分手了。”

大宝真意外:“啊?还准备敲诈你请吃饭的呢。”

林涛摇头:“就咱们当警察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都在外边,没年没假的,看个电影刚开头接个电话就走;吃个饭,菜上了一半也是要走,一般人谁受得了?”

大宝点头:“也是。”

“现在老秦被停职了,情绪低落,你别惹他生气。”林涛叮嘱着,大宝哼了一声:“这还用你说?”又一指林涛:“觉得你越来越弯了,不会真的——”

林涛没辩白,专心开车,大宝倒不好往下说了。

回了局里,大宝忙了一下午,尸检报告出来了,果然印证了她在现场的推断,沈心眉死于脑干出血,而陆家华是被茶几上的细长玻璃刺入心包致死,体外没什么血迹,但内出血容量几乎占了全身血量的一半。

没有外人进入,没有凶手,或者说凶手陆家华已经死于意外。林涛看到报告的时候松了口气,现在要求命案必破,对于刑警来说压力巨大,好在双尸案这么容易就告破了,简直比中了头彩还幸运。

大宝拎起包,如释重负:“今天的活干完了,总算可以下班了,我走了——”

林涛叫住她:“一块儿吃个饭?我请,你辛苦了。”

大宝累得连东西也吃不下了,摇头说:“先记着,回头请我吃,不能反悔的!”林涛笑:“不就一顿饭么?还反悔,太小看我了。”

“走了。”大宝走了,林涛走进办公室里间去,秦明还在桌子后坐着,一个人沉在报告里,似乎没听到他们说什么。

林涛走过去握着他的手,冰凉沁骨,仿佛握着一块玉,不由心疼:“忙了一天了,歇歇吧。”

秦明站起来,真是累了,眼前一黑,赶紧撑在桌缘上。林涛不由分说一把把人搂进怀里,紧紧抱着:“别苦了自己。”

秦明第一次顺从地倚在他怀里,喃喃道:“我一定要查出真相,还我爸爸一个公道。”

“慢慢来,别急。”林涛抚着他的背。秦明又瘦了许多,两片薄薄的肩胛肩戳在工作服里,他一动,林涛心尖上就是一颤,恨不能搂了他躲到一个不问世事的所在,抛开这些烦恼才好。

秦明脸靠在他肩上,无比柔顺的样子,林涛那点坏心思都被勾起来,捧了他的脸轻轻吻上去。秦明没反抗,林涛放心了,放出所有撩妹的手段来,吻得昏天黑地,两个人都带了喘才分开。

秦明有点窘,和林涛成为好朋友几年了,倒是第一次这么出格。也许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历经磨难的人更加脆弱,这下给了林涛可趁之机。

林涛给他的反应弄得老脸通红,好像占了大姑娘的便宜一样,只好道歉:“对不起,我——”

秦明不是个纠结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本能,没有反感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想清楚了就恢复了平静,淡淡道:“什么对不起,你情我愿的事。”

“你答应了。”林涛喜得心里一颤,秦明又想起了什么:“我可不敢破坏人家感情。”“没有的事,早分手了。”林涛说着又缠上来,把人逼到墙角吻了个够。

评论(21)
热度(64)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