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绝杀 4

4、嫌疑

询问室。

中央一张清冷的长桌,秦明坐在桌子那头,林涛走进来坐在另一头。

一张桌子,却将他们分隔成了嫌疑人和警官。秦明嘴角微挑,不屑,亦无语。

林涛故作不知,正色问道:“昨天晚上九点半,你去找过罗钥?为什么?”

已过了午夜,新的一天开始了,秦明却被困在原地,十五年前的旧案,爸爸之死的真相,还有将他诱入陷阱的圈套……桩桩件件如巨石压在他心上,又像塞着一团雾,什么时候才得云开雾散?

思绪游移间,林涛咳嗽一声,提醒:“请回答。”

秦明一怔,似乎刚明白自己置身何地,淡淡答道:“我去问他一件事,关于十五年前我爸爸坠楼的真相。”

“他告诉你了吗?”

“没有,他让我找证据。不过我从生日视频里发现,在场所有人都服下了微量的药物导致神志不清,罗钥正是趁我爸爸无力反抗时把他推下楼!”

林涛一顿,少有看到秦明情绪激动。也难怪,爸爸死得不明不白,随后母亲又郁郁而终,在阴影里的少年孤单地走过十五年,谁又会明白他心里背负了多重的痛楚?

林涛心里漫过一片怜惜,语气也变得柔软了许多:“你和罗钥争执了么?”

“没有。”

林涛打开手里的报告:“罗钥原本有心脏病,看上去是突然发病死亡。但是我们在现场发现了急救药BIT和水杯,他明明是服过药的,为什么还会死?尸体解剖证实,他当时服下的却是具有相反作用的TBN,有人换了急救药,导致罗钥死亡。药物的包装盒上有你的指纹,怎么解释?”

“你怀疑是我换药杀死了罗钥?”秦明眼睛微眯。心衰的表现为心肌收缩力减弱,心脏搏出量减少,急救药BIT是抗心衰药,能加快心脏收缩。但TBN的作用是舒张心血管,让心跳减慢。两种药的作用截然相反,罗钥病发的时候换了药,当然再劫难逃。

林涛垂下眼睛看报告,精通药理学、病理学,又是在死前最后一个接触罗钥的人,秦明杀人有动机、更有杀人的能力,身上的嫌疑百分百。片刻,他抬眼:“目前证据显示是这样。”

“我没换药,也没杀他。”秦明说完就闭嘴不语。

林涛只好站起来:“先到这儿吧。”说着拿起报告走了出去。两个刑警进来,把秦明带进留置室。

留置室里只有一张桌子,一条长椅。秦明坐在长椅上,背靠着墙,望着窗外一小片天空陷入了沉思。

一个人隐在看不见的地方,设好了圈套将他引进去。他是谁?

林涛走到鉴证科的时候,大宝正苦着脸托腮坐着,一见他来赶紧问:“秦科长说什么了吗?”

林涛有些疲惫地坐下来,摇摇头,顺嘴夸了句:“不错啊,一个人上案子,这么快就拿出了结果。”

大宝撅着嘴:“真不该提出怀疑,这下害苦了秦科长,都怪我多事。”

林涛觉得头大如斗,那边看够了秦明的冷脸,这边还得安慰小姑娘——她平时再怎么是宝哥,这会儿还是小姑娘一个,不安慰不行呀,林涛赶紧说:“怎么怪你呢,找出了问题应当奖励。我们都不信老秦是凶手,那就一块儿帮他找证据洗脱嫌疑。”

大宝使劲点头:“嗯!”

这时小黑过来,在门口喊:“林队!”

林涛走出来:“什么事?”

小黑拿过一份报告:“罗钥公寓楼道的视频显示,在秦科长找他之前半小时,还有一个人到过他家。已经查出来了,他叫罗敬,是罗钥的侄子,但混得穷困潦倒。他来的时候拎着个塑料兜,走的时候空着手,看来是给罗钥送东西的。”

“赶紧查罗敬。”

“是。”

小黑走了,林涛一转身,大宝拿着镊子把那个药盒从碘箱里夹出来,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

林涛走过去:“有什么发现?”

“除了原先提取的两枚指纹,现在又发现了半枚指纹。”

“马上比对!”

大宝有条不紊地忙活半天,把指纹扫进电脑,打开自动比对,结果显示指纹既不是秦明,也不是罗钥的。

“还有人接触过药盒!”林涛眼睛一亮。

“可是药盒上为什么有秦科长的指纹?”大宝敲着额头,望着林涛:“剩下的都是你的活了,我去值班室眯一会儿。”

林涛将再次面对那座“冰山”。

深吸一口气,作好准备,林涛来到置留室前,让看守小弟打开门。

开门声惊醒了秦明,他依旧靠在墙上,冷冷一瞥,又转开眼睛。

林涛合上门,把手里抱的一堆东西一一放下,嘴里絮叨着:“空调太足,晚上冷吧?把我被子拿来了,全新的,没用过呢。还有方便面,茶杯,水壶都放这儿了……”

秦明眉头微蹙:“我还没准备在这儿过年,拿走。”

林涛在他旁边坐下:“得到的最新消息,在你找罗钥之前,他侄子罗敬找过他,很可能是给他送东西。小黑在跟这条线。说说吧,他药盒上为什么有你的指纹?”

秦明抿嘴,不想说。

林涛勾了他肩膀,开启语重心长模式:“老秦,这会儿别耍脾气——”

秦明冷笑:“林队,你真把我当嫌疑人了啊?”

气得林涛放下手开吼:“你不想说就不说好了。你知不知道,还有一个人——真正的凶手正躲在暗处看热闹呢。他巴不得你不说,巴不得你替他认罪,你越耍脾气越中了人家的圈套!秦明,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

秦明垂下头,向来梳得整齐的头发垂了几缕在额角,细白的牙齿在唇上咬出一道印,从来没有过的委屈样让林涛心里涌过一片酸涩,赶紧吸口气把情绪压下去,尽量放平了声线:“你得帮我们,回忆那天的每一个细节,这样才能抓到真凶。”

秦明抬起眼睛:“我要走的时候,罗钥捂着胸口,他叫我,我转过身,他指着一边的茶几让我把药盒递给他。我瞟了一眼药盒,是BIT,我拿给他,他自己倒了水,对我说声谢谢,让我出去时把门带上。我问过他要不要紧,他摇头,说老毛病了,吃点药就好了,于是我就走了。”

林涛接下去说:“可以肯定的是,罗钥正是服用了这盒被换掉的药才导致了他的死亡。罗敬只是初中毕业,长年打零工为生,又好赌博,没钱了就找罗钥要,他不具备换药的条件。”这时手机响了,林涛接听,片刻挂了机,又说:“小黑刚查过,罗敬来找罗钥,就是给他送药。”

秦明点头:“如果罗钥自己买的药,中间没有其他人经手,被替换的药一定是罗敬拿来的。”

“罗敬没有换药的知识,他是受别人指使!”林涛拿起电话打给小黑:“继续查罗敬,梳理他来罗钥家之前的所有视频。”

林涛望向秦明:“趁着结果没出来,你赶紧歇会吧,都累了二十多个小时了。”起身替他铺被子:“这个垫上,软和。”又烧了开水,给他泡了方便面。

“拿走。”被子算了,方便面这种垃圾食品秦明从来不沾的。林涛没听他的,泡好了面递给他:“你得保持体力,继续战斗。这个没营养,不过能续上能量,千万别输给对手。”

秦明哼了一声,还是接过了面。方便面的味道闻着不爽,可吃了半碗算是维持了血糖的正常水平。

林涛走后,秦明脱了西服在长椅上躺下,他合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得保持体力,继续战斗。

评论(2)
热度(50)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