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深海/酥糖】一江春水16

16

苏三省不是善茬,说动了影佐,强压着毕忠良在唐山海办公室安了窃听器。调陈深和唐山海回本部开会,就是为了安装窃听器的时候掩人耳目。

毕忠良有言在先,如果听不到有价值的东西就给撤了,行动处没这么多人力浪费。苏三省答应了,因为唐山海是李默群的人,还特意知会了李默群。

苏三省一心要咬唐山海,他没想到这么做会伤了李默群的面子。李默群自然深藏不露,欣然驾临行动处,暗地里给苏三省记了笔账,准备哪天加了十倍的利息一并奉还。

可惜,第二天唐山海一到办公室就发现了异常。他是个有重度强迫症的人,办公桌上的每件东西不能用放得整齐来形容,而是每件东西都有它固定的位置,放得近于完美。

唐山海发现这种完美被破坏的时候,显然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来过。

顺藤摸瓜,很快找到了安在办公桌下的窃听器。

这时候陈深晃到门口,倚在门框上冲他笑,唐山海一把把他拉进来,反手关了门,抱着陈深贴上他的脸——

陈深脑子一热,冲口道:“哇,一大早这么主动?”

唐山海在他耳边用只有他听得到的声音道:“有人听,演戏。”

陈深心领神会,勾着他的肩来到办公桌前,将他按在椅子上:“昨天不是才弄过吗?今天又要?看来挺需要我的。”

“我这浑身酸疼的,不找你找谁?”

“把衣服脱了吧……还有领带,碍事。”

毕忠良办公室里,录音机刷刷地转动着,毕忠良、李默群、苏三省拿着耳机听得入神。听到这句,毕忠良心里骂了句娘。

唐山海的声音:“碍什么事?上次系着……不好好的?”

陈深:“我替你解开,都说了系着不舒服,衬衣扣子再解几个……这样方便。”

衣服的摩擦声。

李默群看一眼苏三省,轻咳一声:“你让我来听这个?”

苏三省一阵慌乱:“不会的,他们一定会说点什么私密的话。”

毕忠良反倒放了心,桃色绯闻总比通.奸……啊,不,通敌要好。

这时唐山海低吟了一声:“哎,你轻点儿……”又低低抽了口气,“轻点儿……疼、哎哟,疼……陈深你再这样就给我出去!”

陈深迁就着哄他:“好嘛,一会儿就好,忍着点……这样呢?”

“嗯……”

陈深轻笑:“我就说嘛,到头来舒服的还是你。”

“滚!”

“都这会儿了,你舍得让我滚?”

“那就……不滚……啊……”

“是这儿?”

“嗯。”

“那我用力了?”

“别磨磨唧唧的,又不是个女人,快点儿!”

“弄疼了别怪我——”

唐山海似乎在竭力隐忍,纵然这样,还是发出低哑的呻吟,李默群放下耳机,一声清咳,对毕忠良道:“我看行动处当务之急不是抓熟地黄,而是整顿风纪。”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三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明明抓卧底,却揭出了风化案,这大白天的在办公室里都这么劲爆,想不出没人的时候这俩干柴烈火烧成什么样。

毕忠良无奈,叫上钱秘书一块儿到唐山海办公室门口,一推门,门锁着。

“开门。”毕忠良冷着脸发话了,这小赤佬胆大包天,今天不整整他也真说不过去了。

钱秘书刚过来,摸不着头脑,摸钥匙开门——

只见唐山海坐在椅子上,衬衣扣子从上边解了两颗,露出修长的脖子和肩膀,陈深站在他后边给他按摩呢。见到毕忠良,唐山海赶紧起身,一面整理衣服。

陈深先发制人:“老毕,你干嘛?不敲门就进来了,还以为你捉.奸呢。”

毕忠良阴着脸敲敲门:“大白天的锁什么门?陈深,上班不许干私活!扣你一半补助。”

陈深撇嘴:“本来钱不多,再扣没饭吃了,晚上上你家蹭啊。”

“滚!”毕忠良转身走了。

还没到下班,两位分队长上班时间在办公室里卿卿我我的事又传遍了行动处,说得有鼻子有眼。当然,还有那份不该公开的录音,在小范围内“不小心”传播了一下。连唐山海被电线杆砸到的腿伤未愈,走路还一拐一拐的也成了佐证,大家对陈深各方面的能力又多了一层认识,无论男女对他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柳美娜这种大龄剩女就更不用说了,陈深给她一个眼神就要浑身着火,一个背影就惹得她吞口水。

徐碧城几乎是最后一个听说的,冲进唐山海办公室,随后里面传来了压低的争吵,“好歹你给我留点面子……”徐碧城的哭泣被录音机原封不动录下来。毕忠良觉得窃听器再不拆都要出人命了,一挥手让人赶紧拆了。

这场桃色绯闻的始作俑者倒是淡定得很。一下班,唐山海走出大楼,陈深的车已停在台阶下,冲他笑:“上来吧。”唐山海欣然上车。身后众同僚目瞪口呆,人人嘴巴里像是凭空塞了个鸭蛋,半天合不上,在众人的注视中吉普车绝尘而去。

“唐太太不也貌美如花,好好的一对儿,被陈队长横插一杠,结果……”

“陈队长也太风流了,先是泡姑娘,现在唐队长也泡上了。他还好这口?”

“陈队长啊,男女通吃的,身体棒呐!”

“唐队长好歹也是世家公子,怎么被一个二流子哄上手了?唉,可惜了……”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扁头不爽了:“说什么呢,谁让咱头儿人帅有魅力,知道不?”一挑大拇指:“那是唐队长主动的,晓得了?”

“真的?”“扁头,真的呀?”

扁头在地上铺下赌局:“买来买来,咱头儿主动一赔三,唐队长主动一赔六,买定离手——”众兄弟一拥而上,买这个买那个,闹得不亦乐乎。

车上,唐山海望一眼陈深:“今天的祸闯大了,看你怎么收拾。”

陈深开着车:“不收拾。”

“啊?”

“这不挺好的。”陈深似乎胸有成竹。

“这不是回家的路,去哪儿?”

“毕忠良家。”

“什么?”

“他扣我钱,我就上他家吃饭。”

唐山海手足无措:“我去……不好吧?”

“怕什么,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陈深一笑,“好在你不丑,还挺帅的。”

毕忠良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很热闹,陈深和唐山海坐在沙发上,刘兰芝在削苹果。见到毕忠良,唐山海赶紧站起来:“处座。”

“唐队长来了,坐。”毕忠良坐下,刘兰芝笑道:“陈深把唐先生带来了,他还是第一次来咱们家呢。唐先生客气得很,给我们买了好多礼物。”

毕忠良笑道:“这么客气干嘛,没事来吃饭,太太的手艺挺好的。”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席间,刘兰芝仍为陈深至今还是单身耿耿于怀,陈深笑道:“嫂子,快了,这几天有点眉目了。”

刘兰芝果然高兴:“哪家的小姐啊?几时带来我看看。”

陈深点头:“等他同意了我就告诉你。”

毕忠良咳嗽一声:“陈深,你过来,有话问你。”

陈深跟着他到书房,毕忠良瞪他:“你怎么回事?把唐山海带家里来了?”

陈深耸耸肩:“我和他的关系你不都知道吗?”

“你嫂子接受不了的,唉!”

“我不跟嫂子说清楚就是。不过呢……这个月没钱吃饭了,我天天上这儿蹭,哪天我不小心说错话了……”

毕忠良头大了一圈,赶紧掏钱包:“行了,小祖宗,你带他爱上哪上哪。”

“这可是你说的。不过钱太少了,唐山海爱去的餐厅有多贵你知道不?”

毕忠良气得没辙,只好把钱包里的大票全掏给他。陈深眉开眼笑,对他道:“这几天处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说我男女通吃,还有人说我老少通吃……”

毕忠良瞪着他:“什么意思?”

“老少通吃,你不就那个老的?”陈深收了钱,洋洋得意地闪人。毕忠良气得在书房里走来走去,一边自语:“我很老吗?”

评论(32)
热度(155)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