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白夜追凶民国AU】上海往事4

4、

小巷里,关宏宇和刘音避在一堆杂物后,刘音已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关宏宇问道:“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刘音气稍平,悄声道:“我也不知道,像是冲着冯艳珠来的,三爷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这几天,有没有特别的事发生?”

刘音想了想,摇头,关宏宇道:“再你好好想想。”

刘音又思索片刻,道:“就是冯艳珠的表哥林非从乡下来投奔她,想在上海上学,冯艳珠让我给她表哥租了房子,就在四马路羊皮弄32号。冯艳珠怕惹人笑话,没告诉三爷,难道是这件事造成了误会?”

关宏宇道:“如果是这事,倒也说得清楚,先避过这一阵再和三爷说明白就完了。”

“你怕是见不到三爷了。”黑暗中响起一个冷冰冰的语声,关宏宇一看,他们已被人堵在弄堂里,前后都是陆三爷的人,钟叔缓缓从黑暗里踱出来。

关宏峰起身拿起外套,周巡忙道:“天还没亮呢,再睡会儿。”

“睡不着了,这会儿宏宇不知道怎样了。”

周巡撇撇嘴:“你那个混球弟弟,就不用担心他了,他自有办法脱身。倒是你,没给他糊一身泥就是运气了。”

关宏峰到底不放心:“不成,我得去找找他。”

周巡一把把他按坐在沙发上:“宏峰,听我一句,明儿他会被送来的,我再准备给他收拾残局。”

黑暗中的弄堂,无比逼窄。

钟叔冷冷地瞧着关宏宇:“说吧,背叛三爷是个什么罪名?”

关宏宇道:“今天的事还没弄清楚,为什么三爷要对付冯艳珠?”

“嗬,你自个是谁弄明白了么?怎么敢管三爷的家事?”

“冯艳珠也是刘音的姐妹,这事我替刘音出头,问一句。”

“成,我替三爷回你,二太太身子不好,三爷让她闭门静养,别的事等生了孩子再说。话是回了,不过三爷的规矩你总该知道吧。”

“成。”关宏宇笑笑,冲刘音道:“就是误会,这儿没你的事,先去火车站买张票离开上海。”

刘音满脸担忧:“那你——”

“我没事,说了是误会。”关宏宇揪过身边一个小弟,是跟着他的:“小八,把刘小姐送去火车站。”

“是。”小八拉着刘音走了,刘音一步三回头,可她留下麻烦更多,想想还是跟着小八去了。

关宏宇冲钟叔道:“三爷的规矩我懂,不就三刀六洞吗?来!”说时反手拔刀,三寸长的匕首寒光一闪冲自己大腿扎下,一连三刀,顿时血如泉涌。

钟叔点头:“小关爷果然是小关爷,不含糊。”冲黑暗里的手下道:“走。”

关宏宇这三刀下去,人不死也得废,钟叔放心离去。关宏宇撕片衣服扎上伤处,爬上一辆人力车:“快,四马路、羊皮弄——”车夫本不愿意拉他,但他手上一把沾血的匕首指着车夫后背,车夫只得拉他去。

一路飞奔,到了羊皮弄的时候,突然下起大雨,关宏宇还没下车,已看到地上横卧着具尸身,血把那白色对襟褂子染成一片,被雨水晕染开,整个一个血人。

关宏宇这会儿已满头冷汗,拼着最后一丝气力道:“去、去圣心医院!”

车夫算是个好心人,一口气把车拉到急诊室外,把已近昏迷的关宏宇半扶半驮送进了急诊室。

护士让车夫先交钱,车夫正急着说这是赶路的主顾,自己身上没钱交,当班的医生正是高亚楠,走过来看见关宏宇,对护士说先拉进去抢救,一边付了车钱。车夫感激不尽地走了。

彼时,关宏峰已到了羊皮弄,周巡不放心开车送他过来,下车时,打了把伞替他遮着雨。

小汪他们接到报警已早一步过来,正忙着勘察现场,见周巡过来了,不由一愣:“总探长,怎么你也过来了?小案子,看样子是斗殴。”

周巡咳嗽一声:“小案子也得上心点,成天打打杀杀的,给我查清楚什么人干的。”

小汪小声道:“还死了一个,名叫吴征,也是三爷的手下。凶手不是三爷就是二爷的人,这事吧也没什么好查的,哪天不死一两个?”

周巡气得踢他一脚:“让你查就查!哪那么多废话!”

“是。”小汪吆喝道:“兄弟们精神点,总探长有话,得查清楚!”

关宏峰已注意到墙角另有一滩血痕,转身上车:“去圣心医院。”

周巡开着车:“宏峰,羊皮弄死的人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个地址?”

关宏峰道:“死者是冯艳珠的表哥,刘音和冯艳珠是好姐妹,是她告诉宏宇的。”

周巡嘴角勾了勾:“看来老爷子就怕这位百乐门的头牌不安于室,处处防着她,一着不慎,就引火烧身呐。这不是陆三爷的家事吗?你们哥俩怎么卷进去了?”

关宏峰淡淡道:“我是为钱,宏宇是为义气。”

周巡摇头笑道:“你什么时候在乎过钱?别逗了。”眉毛一皱:“这下惹了陆三爷,怕没那么好办。”

“事是我一个人的,和宏宇没关系。”关宏峰看着窗外,世界被瓢泼般的雨水扭曲,只依稀可见大街上零星的霓虹灯影一闪而过。

这也是周巡最担心的,不由道:“什么话?我能坐着看你把自个折进去吗?”

关宏峰看了一眼周巡,唇角掠过一丝浅浅的笑意,悠远清淡如高天流云。

周巡就算在这笑容里溺死也在所不惜,加了一脚油门,冲向圣心医院。

两个人裹着一身冷雨出现在关宏宇病床前时,他刚刚醒过来,右腿被包得比平时肿大了一倍多。高亚楠站在一边:“缝了十二针,输了三百cc血,现在根本下不了床。”

“哥,我没事。”关宏宇冲关宏峰一笑,可笑容还没绽开,又疼得一抽。

“为了刘音的姐妹,你卷进去,值吗?”关宏峰恨铁不成钢,关宏宇道:“没事,不就挨几刀吗?何况是我自己扎的,没伤着要害。”一边说一边大大咧咧地笑。

高亚楠道:“是,我都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把你的嘴给缝上。”

关宏峰在病床前坐下:“你为了一时义气,得罪了陆三爷,虽说是三刀六洞领了罪,怕事情没这么简单,咱们得赶紧想对策。”

这时小汪风风火火冲进来,对周巡道:“总探长,有人报案,说目击吴征的死是小关爷干的。”一面小心地看了一眼关宏峰。

“目击者谁啊?带回捕房慢慢问话。”周巡没好脸色,小汪赶紧应了个“是。”

等小汪走了之后,关宏峰眉头紧锁,对关宏宇道:“黑道上饶了你,再让白道把你弄死,故意杀人罪,必须偿命的。”

“没事。”关宏宇满不在乎道:“我一跑就完了。”

周巡忍不住道:“你省省吧,拖着条伤腿,离了十里八里闻着味就知道是你,以为咱们捕房是吃干饭的?”

关宏峰霍地站起来:“只有一个办法——我顶替宏宇,替他顶罪。”

“什么?”关宏宇和周巡同时道:“那怎么行?”

“这是唯一的办法。”关宏峰沉吟着,对周巡道:“我进去了,你一定会多加照顾的,再说这事因我而起,我会自己解决。”

“哥,不行!”关宏宇急得欠身拉着关宏峰:“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绝对不能连累你。”

关宏峰淡淡一笑:“我就是替你坐几天牢,周巡在呢,不会让我吃亏。等事情平息了就会放我出来的,没事。”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小汪再次冲进来:“总探长,不好了,公共租界的总探长过来了,说事情是在他们地头发生的,要带走关、关先生!”

关宏峰的语声急促:“事情就这么定了,宏宇,你好好养伤,我替你进去。这件事你别再插手了,记住我的话!”说时拿起一边器械盘里的手术刀,对着自己的腿扎下去,连扎三刀,鲜血直流。

“哥——”

“宏峰——”关宏宇与周巡脸色大变,关宏峰扔了刀,扶着墙慢慢走出去,临了道:“别再插手了!”

“哥,哥——”关宏宇挣扎着要下床,被高亚楠死死按住:“别傻了,你哥这么做定然有办法脱身,你出去不但救不了你,还会拖累他!”

周巡已抢先冲了出去,上前几步扶住摇摇欲倒的关宏峰:“宏峰,你醒醒!”

评论(8)
热度(52)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