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白夜追凶民国AU】上海往事

 白夜追凶民国AU,人物为原剧架空,大关还是有黑暗恐惧症,但没有213,基本上是人物重新演了一个剧。短篇,万字左右,大约3-5章结束。

@陌霖渊 :你要的AU,民国架空,开坑一时爽,填坑路茫茫。不知道写得乍样,将就看~

1

1927年,秋。

上海,霞飞路。

傍晚时分,人来人往,霓虹灯早早亮起来,电车打着铃从轨道上笨拙地爬过。

刚下过一场雨,法租界捕房总探长周巡在车里等得不耐烦了,下车抽支烟。车里是他的两个手下,小汪和小马,两人悄悄地议论着,小汪说:“能让咱们总探长跟这儿等半个来钟头,也只有关宏峰,关大侦探了。”

小马道:“纵横上海滩,若论破案的高手,只有总探长和关大侦探了。不知道关大侦探是个什么来历?”

小汪看了外边一眼:“这你都不知道?也难怪,你来得时间短了。关宏峰他原来是个唱戏的——”

“啊?”

“啊什么啊呀,他们家兄弟两个,小时候没了爸爸,寡母带着两儿子长大,实在没撤了,才让关宏峰去学的戏。唱的是旦角,十五岁那年在北平一炮而红,在长安大戏院一连唱了十五天的大轴。”

“后来怎么不唱戏了?”

“造化弄人呐,他十六岁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毁了嗓子,唱不了了。听说前两年才来的上海,在静安寺那边挂了侦探所的牌子,当私家侦探。才半年工夫就破了一起绑架案,两起杀人案,赚了一大笔,名声也叫响了,现在水涨船家,要请关大侦探至少得五根小黄鱼。”

小马吓得一吐舌头,周巡扔了烟头,敲敲窗子:“你们俩闲得没事是吧?背后说什么呢,当心我抽死你们!”

两跟班吓得赶紧赔笑脸,小汪道:“总探长,要不咱们撤了吧,一会儿关先生下来,人太多不是?”

周巡点头:“这会儿才想起来,今天不该带你们俩出来巡查,滚。”“哎,哎。”两跟班麻利地撤了。

又等了近十五分钟,关宏峰才从日昌行的大楼里走出来。西服笔挺,风衣翩翩,周巡赶紧迎上来:“这么久才出来,什么事?”

关宏峰淡淡一笑:“受人所托查一件案子,车上说吧。”

上了车,周巡替他关好门,这才上了车,方向盘一打:“事大不?”

“不大,让我查查他女人有没有不守规矩。”关宏峰看着窗外的街景:“有钱人呐,总是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

周巡开着车:“晚饭上哪去吃?”

“你说了算。”关宏峰无可无不可的,周巡道:“那咱们上七重天去吃西餐,听说那儿来了一批法国空运的牛排,开一瓶波尔多红酒,怎么样?”

“你说了算。”关宏峰漫不经心地应着,目光瞧着窗外,就在刚才,他看到宏宇从车上下来,被一群美人儿簇拥着,说说笑笑进百乐门去了。

宏宇现在跟着陆达通陆三爷,是他手下喜相逢赌场的经理。关宏峰不喜欢弟弟混黑道,但宏宇那性子,决定了的事八匹马拉不回头。宏宇身手了得,人又聪明,深得陆三爷器重,关宏峰说过他几次,不听也就罢了。

周巡已看出他在走神了,问道:“想什么呢?”

关宏峰道:“喜相逢在你的地盘上,宏宇那边你还是照应点儿。”

周巡一笑:“这还用你说?只是宏宇现在和高家小姐走得挺近的。”

“高家小姐?”关宏峰怔住,周巡道:“华商总会会长高慕庭的独生女儿高亚楠,出国留学的新派学生,念的医科,现在在圣心医院当大夫。上次高小姐被流氓调戏,是宏宇救了她,从此二小姐就看上宏宇了,这小子不知道哪来的福气。”

七重天是上海最高档的西餐厅。一进门,灯光就幽暗下来,乐队奏着轻柔的音乐,每张餐桌上点着银制枝形烛台,闪动着烛光。

周巡抱怨道:“什么鬼餐厅,这么小气,连电灯也不舍得开!”关宏峰微笑道:“安静些吧,入乡随俗。”果然,席间几名外国人不时回头看他们。

周巡点了餐,侍者开了酒,为两人斟上。牛排送上来,关宏峰也学别人一样展开餐巾,两人慢慢享用。

周巡道:“眼下焦头烂额,有空陪你吃顿饭算是天照顾。”

关宏峰慢条厮理切着牛排:“又是什么事?”

周巡喝了口酒:“还不是陆三爷和聂二爷,两位旗下的百乐门和丽都花会都斗成一团了,为当上海滩舞厅的大佬,使出了浑身解数。一边搞点美酒送香吻,一边就弄什么花国皇后竞选,当然,戏外的工夫也做得十足,暗地里少不了争抢地盘斗殴的事,成天闹得捕房不得安宁。”

关宏峰叉了块牛排细嚼:“你不正求之不得?若都安宁了,你哪来那么多外块?还能请我吃大餐?”

周巡恨得咬牙:“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关宏峰,你不要这么聪明好吗?真不愿意和你这种人打交道。”

吃得七七八八了,关宏峰放下刀叉,往椅背上一靠:“不是我聪明,是你蠢。”

“好,好,我蠢。”周巡看看左右无人,悄声道:“我就该什么时候真干点蠢事,省得这会儿看得见吃不着。”一边仗着酒意握住关宏峰放在桌面上的手。

关宏峰道:“滚。”

侍者走过来,周巡只得放手,侍者道:“总探长,您的电话。”周巡懊恼地皱眉:“还能追到这儿来,肯定是小汪那小子,宏峰,等等我。”

果然是小汪,还不是陆三爷的人和聂二爷的人打起来了,为发传单宣传的事。周巡气得大骂了一顿,说小汪没眼色,这么点事自己处理就完了。挂了电话回来时,关宏峰已经走了,桌上的便笺上写着:谢谢晚餐。

周巡一屁股坐下,醇香美味的红酒喝到嘴里也变得寡淡了许多。

这会儿,关宏峰已坐了人力车到百乐门去了。

崔虎和一帮弟兄在大门边上晃呢,一见关宏峰,赶紧赔着笑脸,刚要叫“小关爷”,刘音一身旗袍,踩着高跟鞋过来了,带起一阵香风,满脸是笑地叫道:“关先生也过来跳舞吗?要不要我亲自陪?”

崔虎这才明白过来,这是小关爷的哥哥,当侦探的关先生,赶紧笑道:“关先生啊,里面请——小关爷在里面呢。”

“不劳费心了。”关宏峰礼貌地谢拒了刘音,走进大门去。刘音“哼”了一声,崔虎捂着嘴看着她的背影笑,嘀咕着:“人家又看不上你,上赶着也不成——”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个不夜城——”舞台上,旗袍美人正在唱歌,腰肢妙曼,目光迷离。

关宏宇身边还是围着一圈美人,围着他斟酒、摇骰子,又笑又闹的。关宏峰皱皱眉,找了张没人坐的桌子,坐下要了杯酒。

崔虎过去对关宏宇耳语了几句,关宏宇赶紧从美人堆里挣出来,找到他哥:“哥,你怎么来了?”

“过来坐会儿,顺便看看你。”关宏峰淡淡道,看了一眼舞场,四面挂着点美酒送香吻的广告画,花花绿绿好不热闹,上面仿着电影明星的样儿印着美女的大照片,无一例外手里端着高脚杯。

关宏宇在他哥身边坐下了,让人重新开了瓶白兰地,亲自给他哥换了酒。关宏峰道:“宏宇,有的时候别死较劲儿,聂二爷也不是好惹的,凡事退一步今后好见面。”

“知道,哥,你还以为我刚出来混呐。你唱戏那会儿我就在外边混了,这都十几年了——”关宏峰向来不喜欢别人提他唱戏的事,关宏宇赶紧把话藏了,另开一篇道:“你今天头一次来百乐门,咱们好好喝一杯!”

坐了一会,又听了两支曲子,关宏峰忽地问道:“高家小姐怎么回事儿?”

关宏宇一怔,怨道:“准是崔虎这大嘴巴说的,回头我敲了他的牙!”

“说说,怎么回事儿?”

关宏宇结结巴巴的:“那不是……就那回,有流氓调戏她么,一个女孩子要吃亏,我把事给按下来,所以——”

“所以,我就看上他了。”一个女孩子接声道,关宏峰一看,想必是高亚楠了,一身洋装,明艳照人,走过来大大咧咧把手肘搁在关宏宇肩上:“这是你哥?哟,真的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啊!”

场面上的话说来说去就那几句,等关宏宇应付了高小姐,回头来时,关宏峰正往外走。

“哥,等等我!”关宏宇一急就冲出去。

已是深夜了,百乐门门口卖花生瓜子香烟的小贩也大多散了,剩下几个没精打彩的也忘了吆喝。地上是湿的,映着一地霓虹,衬着关宏峰清冷的神情,那落寞竟是入骨了。

关宏峰止住他,淡淡道:“这就见过高小姐了,是个妥当人,哥总算放心了——好好待人家。”

“哥,你说什么呢?”关宏宇痞笑,“呆会儿回家我跟你细说。”一面叫崔虎开自己的车过来,送关宏峰上车,趴着车窗道:“哥,等着我回来,我一会儿就回。”

关宏峰没说什么,车开了,关宏宇看着车远去,一回头,高亚楠站在百乐门台阶上抱着臂冲他微笑。

评论(27)
热度(114)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