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19

19、狭路相逢

天窗被关死,黑暗从四面八方碾压过来,撕扯着地上风灯如豆的火苗,企图将那一点也扯入黑暗的深渊。

关宏峰的意识已有些模糊,黑暗用它冰凉的足狠狠踏在他胸口,让他窒息,让他晕厥,他强迫自己盯着那一点微光,苦苦支撑着最后一丝清明。

关宏宇已爬到近前,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对着韩松阁的腿狠狠扫去——

韩松阁身形一错,反手一挥——

关宏宇躲避不及,左肩一沉,已被钢筯击中,一声闷哼,人已滚到一边,疼得浑身是汗,蜷成一团。

韩松阁突然发现,关宏峰的嘴角浮起一丝清淡的笑意,仿佛遥远的天际一钩冷月洒下的清辉,让韩松阁狂乱的头脑蓦地清醒。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笑出来?

韩松阁瞳仁一凛,问道:“你笑什么?”

关宏峰轻叹一声:“我在笑你,就算你是韩彬,我也不会选你。”

“为什么?”

关宏峰缓缓说道:“虽然你披着慈善的外衣,有着衣冠楚楚的外表,内心却阴暗之极,你就算有再高的学历,再强的天份,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人渣。从今往后,再不会有人把我和你相提并论,长丰支队双剑合璧、津港无敌的神话就此终结——和你为伍,我觉得可耻。”

韩松阁的双手已微微发抖,怒气如山崩海啸席卷而来,仿佛蛰伏已久的剧毒突然发作,让他每一个细胞里都流淌着毒液。

关宏峰的语气虽然平淡之极,但却像一记记皮鞭,每一击都狠狠抽在韩松阁心上,让他不可一世的倨傲一片片迸裂,飞溅出殷红的鲜血,疼得他全身都在颤抖。

韩松阁的眼睛微微眯起,双手捏成拳。他向来是津港的名流,商界精英,向来受人崇敬,从来没有人当着面能这样鄙视他。只有将面前这个男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才能解心头之恨——

韩松阁骤然出手,手中钢筯狠狠挥出,“唰”的一声之后,关宏峰胸前的衬衣齐齐而破,破口处露出一道血痕,痛得他身子一缩。

“哥!”关宏宇撕心裂肺地一声吼,坐在地上抄起一块砖掷过来,打中了韩松阁的腿,他转过身,向关宏宇走过去。

关宏峰又发出一阵笑声:“我在笑你,成天和这个过不去、和那个过不去,就算你杀光所有人,我还是不会看你一眼——因为我打心眼里就瞧不起你这种人,人渣!”

关宏峰的话果然又招来了更疯狂的报复,韩松阁暴怒之下抡着钢筋一顿猛抽,关宏峰身上的衣服全被划成了碎片,道道血痕遍布全身,他整个人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不管向左还是向右,全都火烧火燎一般。

半晌才知道,那不是火在烤,而是剧痛,痛得他坐立难安,痛得他不断地向昏迷的深渊坠落。关宏峰全身上下汗淋淋,如同在水里捞起来一样。

“哥,别说了!”关宏宇像头受伤的野兽,嘶吼道:“你他妈有种冲我来!冲我来!”

但韩松阁并不放过关宏峰,钢筋架在他脖子上,带起冰凉的绝望。

关宏峰望入韩松阁的眼睛,他神情还是冷静而平淡的,语气也没有波澜:“如果你对付我只是想在津港一人独大,可惜你的目的永远也不会实现。我就是死了,还有比我更强大的人,你永远也对付不完。”

韩松阁冷笑:“但是我可以杀了你,至少现在,你的命运掌握在我手里。”就在此时,他忽觉右腿一阵剧痛,不由自主跪了下去,接着胸口一凉——那是刀尖刺入身体的感觉。

关宏宇已爬到近前,一刀刺中了韩松阁的腿,第二刀刺中他腹部。关宏宇的力量之大,整个刀尖全都没进去,只剩个刀柄在外头。

韩松阁死死攥住关宏宇的手腕,阻止了刀尖往里刺入的力量。鲜血如泉水不般地涌出。

狭路相逢,勇者胜。

然而这一刻,已不再是力量的决胜,而是征服与被征服、杀戮者与被杀者之间的决斗。

韩松阁狂乱的目光盯在关宏宇脸上,长时间的格斗同样让他汗流满面。关宏宇咬着牙,忽地一记肘拳击在他胸口,韩松阁闷哼一声,钢筋带起一阵劲风,反手一击,关宏宇腿被夹住躲闪不及,终于倒在血泊中。

韩松阁再次站在关宏峰面前,虽然脸上身上也挂了彩,韩松阁依旧风度翩翩。

关宏峰合上眼睛,如献祭的羔羊。

韩松阁俯身咬上他的脖子,皮肤下血脉博动,关宏峰犹如落入狼口的小兽。皮手套在他布满伤痕的身上游走,所到之处一阵凉意,从皮肤沁上心头。

关宏峰细白的牙齿在唇际咬出一道血痕,然而,皮手套滑过道道伤痕,来到胸前最敏感的一点,反复刺激着,让他沉睡的身体蓦地苏醒。

在痛苦中战栗,在快乐中痴迷,关宏峰在痛苦和快乐的拉锯战中抖成一团,喘息不已。

韩松阁狞笑,皮手套滑向腰下,正要去解他皮带,这时周巡已经到了外边,喊道:“里边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随着撬门声,片刻,大门就被人打开,刺眼的光线忽地一泄千里。

关宏峰已失去意识,朦胧中仿佛听到有人在远远地唤他,只是那声音那样小,他听不清楚。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周巡放大的脸。

大门打开的瞬间,韩松阁就已从另一扇门逃走。他打开门,对着守着外面的便衣开了三松,趁着乱从16层楼顶一跃而下,风衣荡起优雅的弧度。

周巡赶到近前时,才发现墙上安着一个滑轮,韩松阁身上挂着钢丝,他借着这小小的滑轮已滑下了楼。

“追!”周巡下了命令,又折回来,把关宏峰松了绑放下来,那血肉模糊的样子让周巡六神无主,一个劲地狂喊:“老关,你醒醒,醒醒!”

“周队,送医院吧!”周舒桐已叫了救护车,上前查看韩彬和关宏宇的伤情,两个人虽然受伤严重,到底没有生命危险。

周巡早已发现关宏宇也在,掏出手铐“咔嚓”一声给他铐上了。


评论(16)
热度(91)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