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18(血腥、重口,不适者慎入)

18、四重人格

工棚里,光线幽暗。

关宏峰喘息稍匀:“如果我没猜错,你应当是韩彬的父亲——韩松阁先生。”

国王摘下口罩和眼镜,果然是韩松阁清瘦的脸:“关队长果然睿智超群,名不虚传呐。”

关宏峰深吸一口气:“我们还是从头说起吧。四重人格的根源来自精神分裂症,据我调查,你的母亲,也就是韩彬的奶奶以前曾有过精神错乱的历史。而韩彬的母亲,你的妻子过早离世,现在看来,她的死也许并不是生病所致,而是知道了某些真相,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因而抑郁成疾早逝。”

韩松阁神情冷峻:“继续。”

“韩彬的童年暗无天日,一个精神分裂症的父亲无法给他应有的关爱,他也没有母亲来爱护。只是你分裂的一重人格具有经商的天赋,于是财源滚滚,很快建立了自己的EG商业帝国。而韩彬也因此得到了良好的教育,这方面他继承了你的基因,聪明睿智,无往不利。”

韩松阁缓缓踱了几步:“和关队长聊天真是一种享受。”

关宏峰盯着手电的光,定了定神,心慌乏力比方才要好一点,只是汗出得更多。顿了顿,又道:“随着金钱帝国的建立,你已成为津港赫赫有名的富商,但你的内心极度空虚。虽然身边美女如云,对你青眼有加,但你怀疑每一个人,觉得她们都是冲着你的钱才接近你,所以,你无法信任任何一个,你的感情生活苍白可怜到畸形。”

“事情要从韩彬和我的交往开始。韩彬和我惺惺相惜,志同道合,在警界有双剑合璧的传说,而你从韩彬那里了解我很多。当然,韩彬对我只是欣赏和相惜,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你对我就有了特别的感觉。这还是要从你对韩彬的感情来分析——韩彬自幼没有得到应有关怀,你当时忙着生意,忽略了对儿子的陪伴和教导,这种愧疚一直在你心里,于是你会出资捐助孤儿院,让更多的孤儿得到照顾,弥补你对韩彬童年的冷落。你对韩彬的爱,有时会加倍地给予,但有时又会残忍地毁去。”

韩松阁冷笑:“我毁去韩彬了吗?他不是好好的?”

关宏峰觉得喉咙干得要裂开,舔了舔嘴唇:“但是你可以毁去我——你儿子喜欢、欣赏的人,以爱之名,你对儿子有着疯狂的占有欲,不容许除了你之外他爱另一个人。这个时候,你又分裂出一重人格,有的时候,你会变成韩彬,释放出你内心的阴暗。于是,在你知道韩彬走进长丰支队和我联合办案开始,你开始跟踪我,但是你不知道那是宏宇扮成了我,你看到‘我’和Jeo在冰焰酒吧见面,甚至……给了他小费,这些都落在你眼里。后半夜,你把Jeo带走了……”

关宏峰呼吸急促起来,韩松阁接着说道:“贪婪、嫉妒、懒隋、贪吃、色欲……我代表上帝来审判他的七宗罪,Jeo这种人应当下地狱!”

关宏峰喘息着:“得知‘我’和Jeo在一起的时候,你作为黑暗版的韩彬嫉妒得发狂,你残忍地侵害了他,还在他背上烙下代表七宗罪的烙痕。你对他,是以上帝的身份来审判,最后判他死刑。至于如何脱罪,你也已经想到了,你通过韩彬知道了我们在怀疑王跃霖,于是拉他进入国王的游戏,许诺他能在这个工棚里向那个亲手放掉阮东东的警察讨回公道。王跃霖终于受你摆布,成为你杀人的棋子。接下来……你又通过韩彬查到Jeo有个同性恋人Ben,你又抢先一步杀掉Ben并布置成自杀的谜局……”

“而我,跟着韩彬去你家,故意与他亲热,相信你已经通过隐藏的摄像头看到了一切。然而,随后我又在宏宇和韩彬之间摇摆不定,再次激起你作为黑暗版的韩彬心底强烈的嫉妒——你要杀了宏宇。我故意进入国王天下的游戏,并不隐藏IP地址,我知道你会很快查到我的身份,你通过跟踪知道宏宇在音素酒吧,也在关注国王天下的游戏,你故意把我们引到楚云街走进你设置好的陷阱,你要逼得我们一个生、一个死。”

韩松阁哈哈大笑:“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对手过招,真是太有意思了。可惜,你还是改变不了你的命运,还是落入了我的掌控之中。”

关宏峰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道:“如果之前的全是我的推断,那么在我欣然赴约之时伪装成宏宇,果然激起了你的杀心——你要杀的是宏宇,因为你是‘韩彬’,宏宇是你的情故,你必须除之而后快。”

“说得太对了,关队长……宏峰,你让我怎么可能不爱你?”韩松阁说着忽地铐上关宏峰的双手,手铐上连着铁链,将他吊起来。

关宏峰浑身无力,头微微垂着,身体仍在发抖。

韩松阁走近他,戴皮手套的手掐着他下巴将他的头抬起来,望入他的眼睛:“宏峰,你是我的,没有人能把你夺走。”

关宏峰虚弱地挣扎了一下,却无力摆脱那束缚:“你、你有没有想过你儿子的感受?他是那样的爱你……”

韩松阁的眼神已狂乱:“住口,我没有儿子!我从加州大学留学归来……我受邀进入长丰支队和你一同破案……你没有理由不接受我的,关宏峰!”他忽地吻下来,霸道地占据了他的唇。

关宏峰拼命挣扎着,然而那个带着铁锈味的吻渐渐深入。

“爸爸,不要!”韩彬摇晃着从地上站起来,拼命推开父亲。

韩松阁抹了把唇上的血痕,冷笑:“我不认识你,给我滚开!”

汗珠顺着关宏峰额角和下巴一粒粒滴落。关宏峰强撑着意识道:“韩彬是这样爱你……在他知道你利用他得知破案内情后,无比悔恨,一次次,他把嫌疑引到自己身上,火花塞松了后,他故意当着我的面叫拖车,他知道我会注意到改锥的细节……甚至,帮你杀了王跃霖灭口——”

“别说了!”韩彬悔愧交加,无地自容。

“那又怎么样?关宏峰,你是我的,没有人能把你夺走。”韩松阁说着再次掐住关宏峰的下巴。

“爸,收手吧!你不能一错再错了!”韩彬苦苦相劝,韩松阁却执迷不悟,一掌将他推倒在地:“没有人能阻止我得到关宏峰,没有人!”

这时,关宏宇已跑上顶楼,工棚的大门死死关着,他在地上找了半截钢筯,使劲敲打着,大门纹丝不动,他又跑到天窗下,攀着墙砖,用钢筋撬开了天窗。

光线透进来,关宏峰要觉得好些了,还是全身无力。

关宏宇从天窗钻进来,大喊:“放开我哥!我要杀了你!”

“宏宇,不要……”关宏峰知道韩松阁还有后手,虚弱地阻止,果然,关宏宇一落地,左脚就踏进了一个钢夹,夹得他鲜血淋淋痛倒在地。

韩松阁站在关宏峰面前,一身风衣身长玉立,像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又像一尊无所不能的神衹。

“关宏峰,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你。”他说着再次俯下身来,“爸爸,不要——”韩彬扑上来把关宏护在身后,韩松阁眼神已狂乱,对着儿子狠狠一击,韩彬缩成一团。关宏峰发现韩松阁手中紧握着匕首,韩彬蜷缩着身子,捂着胸口的指缝间正冒着鲜血。

“你疯了!”关宏峰喘息着,韩松阁走到他面前,一把扯开他的衬衣,长驱直入地吻下去。

“放开我哥!”关宏宇目眦欲裂,掏出手机打给周巡:“快、快,他要害死我哥了——”

“关宏宇?”周巡一怔,“是不是华苑小区?我们马上到,撑住!”

霸道的舌尖再次闯入,勾缠着关宏峰的唇舌,让他无路可逃,更让他恐惧的是,戴着皮手套的手从腰际滑到胸前,按住了那小小的一粒,反复揉弄。

关宏峰全身无力,身体却诚实地被唤醒。

“我要杀了你!”关宏宇狂怒,操起身边的杂物扔过来,但距离有些远,毫无威胁。他双手撑在地上,拖着一条带着钢夹的伤腿爬过来,一路留下粗重的血痕。

韩彬毫无反应地倒在一边,空气里尽是血腥气。

评论(31)
热度(103)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