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16

16、李代桃僵

鹦鹉街3号。

关宏峰找到丞相交待的地址时,发现这里是一处废旧厂房,破旧生锈的铁门摇摇欲坠,上面挂着门牌号码。

关宏峰毫不意外,逼自己送出粉末只是对方的试探,如果自己不执行这个任务,那么线索就嘎然而止了。

关宏峰查找了游戏规则,丞相的上级就是国王——游戏里最高主宰,也是现实中操纵别人生死的人。丞相的死,是因为他知道了太多关于国王的事。关宏峰觉得他越来越接近国王,也就越来越接近真相。

而对方明知道他是关宏峰,还会设计出一石二鸟的局,差一点逼得兄弟俩一生一死。现在,国王舍弃了丞相,就意味着要和关宏峰短兵相接。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搏杀,谁最后胜出,谁就能一统天下。关宏峰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为了最后一役。他看到大门外的墙上挂着一个破烂的报箱,于是把那包粉末放进去,他知道,国王一定会知道他已经完成了任务。

果然,半小时后,他用手机再次登录游戏的时候,显示他已经成为丞相。

关宏峰松了口气,这会儿,他要回去看看宏宇了。

关宏宇早他一步已经回来了,正埋头“哧溜”着泡面,见他回来,把剩下的半碗面举到他面前:“吃点?”

关宏峰真饿了,接过筷子就吃。关宏宇给他拿盒牛奶过来,插上吸管:“哥,多吃点儿,这几天又瘦了。”

关宏峰没回答,手机就响了,接的时候看了一眼宏宇,关宏宇就到厨房去拿啤酒了。人是去了,耳朵还竖着,听着关宏峰道:“不用了……挺好的,知道了。”

电话挂了,关宏宇呷着啤酒过来:“韩彬找你?”

关宏峰埋头吃面:“他问我伤口好些了吗?让我别出去,在家好好养伤。”

关宏宇觉得喝到嘴里的酒一股子酸味,搁下易拉罐道:“他倒是挺关心你的。”

关宏峰懒得理他,吃完面,起身去洗澡,随手关了门。

关宏宇隔着门道:“哥,那我去长丰支队晃晃,作为敬业的关队,一点小伤不会呆在家里超过两天。”

“去吧。”

关宏宇穿戴整齐,出了门。

来到长丰支队,周巡眼里长出钉子来,钉在“关宏峰”身上就不松开,好在人来人往,他也不敢造次。宏宇已经进入哥哥的模式,一脸淡然装作不知道。

一上午,长丰支队的人还在忙着调查“丞相”的车祸,偷来的车,套牌,丞相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这些都够他们忙活的。关宏宇没理会,呆在办公室里玩电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给崔虎打了个电话,问他国王天下游戏进行到哪一关了。

崔虎睡得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赶紧黑进关宏峰的账号里,忽地惊叫:“宇哥,国王给丞相发了条私信,让他去华苑小区。”

关宏峰洗了澡,倚在床上正要睡着,忽听到短信提示音,他点开一看,国王发给他的私信,让他去华苑小区。

关宏峰起身,挽起袖子,拿出一支吗啡针剂,自己给自己注射。随后,扔掉注射器,重新穿好衣服,出门下楼,奔向那个起点。

吗啡虽然有成瘾性,但是能治疗黑暗恐惧症。关宏峰背水一战,只能出此下策。

华苑小区。

一切从哪里开始,就会从哪里结束。

听到崔虎的话后,关宏宇心里一惊,这个华苑小区一栋上面的工棚,就是王跃霖死的地方,关键是那个地方门一旦关死,就是一个人为的黑暗空间。

对方既然约在那儿,就一定知道了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这对于关宏峰来说是致命的一击。

关宏宇下令:“删除私信,快。”崔虎赶紧照办。

关宏宇匆匆下楼,他要赶在关宏峰前面去揭开这个真相。

到了大街上,他拦了的士直奔华苑小区。想了想,还是给高亚楠打了个电话:“是我。”

“宏宇?什么事?”这会儿,高亚楠还在法医室对着丞相的尸体写验尸报告。

关宏宇心里忽地涌起莫名的感伤,他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人,这一去能不能回来还是未知数,而他甚至还不知道高亚楠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

他不想去也得去。

如果他和哥哥两个人只能一个生,一个死,那么宏宇会尽所有力量保全哥哥,这是他的责任。

“到底什么事?”高亚楠声音高了八度,“你又作什么妖?快说!”

“我……要去一个地方。”关宏宇迟疑了一下:“你,好好的,啊?”

高亚楠怔了两秒钟,忽地明白过来,起身反锁了门,急促道:“关宏宇你是不是要去做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替你哥去送死?”

关宏宇沉默着,更加印证了高亚楠的猜测,她眼前一黑,赶紧撑在桌子上:“我跟你说,关宏宇,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了,你有我,还有孩子,别犯混!”

关宏宇心里特别的悲壮:“对不起,亚楠……如果我回不来,队里的同事会照顾你的。”

“你他妈混蛋!同事能当你儿子的爹吗?关宏宇你用脑子想想!”高亚楠换了只手拿电话,又压抑着语声:“我跟你说,你得好好的活着,看着你儿子出生,否则——”

“对不起。”关宏宇头一次道歉,头一次仿佛万箭穿心,他胸口急剧起伏着,生怕泄漏出颤抖的声音。

高亚楠闭了闭眼睛,捏紧了电话,努力让自己平静:“关宏宇,是不是这么多年以来,在你心里只有你哥?关键的时候,我和孩子说扔就扔了?”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关宏宇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才道:“亚楠,你要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我欠你可能永远也还不清了。”说完他狠狠心挂了电话,高亚楠的哭声嘎然而止。

的士在华苑小区一栋前停下。关宏宇冲进去按电梯时,才发现电梯已经坏了,他只好从楼梯跑上去。一层一层,似乎没有尽头……

这个时候,关宏峰已经走进了工棚。

这里曾是案发现场,到现在还荒废着,物业在楼梯上放了告示牌,根本没有人来。

门窗再次从外面关死,切断了所有光源。

关宏峰再次感到窒息,不过先时注射的针剂起了作用,暂时舒缓了急促的呼吸。

关宏峰道:“这个时候,国王应当出来了。”

黑暗中蹿出一团亮光,那是一盏风灯,被打火机点燃。

一个瘦高的身影从黑暗里浮现出来,他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

关宏峰淡淡道:“国王,你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吧?”

国王一声轻笑:“你居然还敢来这里?关宏峰,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关宏峰道:“你错了,我是关宏宇,别弄错了。”说着拧了拧脖子。

国王摇头:“参与游戏的,明明是关宏峰,关宏宇怎么会搅进来?”

关宏峰道:“我让朋友黑进了我哥的账号,看到了你发的私信,再用一个借口拖住我哥,所以我替他来见你。”

国王分明不信:“其实要分辨你们俩,只需要看谁有黑暗恐惧症就行了,有了这个区别,你们俩不可能瞒天过海。”

关宏峰淡淡道:“刚才进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我对黑暗没有什么感觉。而况,你要找的不正是我吗?”

国王站在对面,看入他的眼,那闪烁的眼神在这一刻忽地化为两条毒蛇,一寸寸在关宏峰脸上爬过。

冰凉粘腻的感觉让关宏峰出了一身冷汗,但是他相信自己猜对了。

国王要对付的,正是关宏宇。

评论(18)
热度(81)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