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13

13、国王天下

傍晚,韩彬带着关宏峰又去了半山咖啡馆,这里环境依然幽静,私房菜依然精致。韩彬要了瓶82年的拉斐,关宏峰向来不喝酒的,经不住他苦劝,只得尝了几口。

韩彬谈起他小时候的事,不由几分落寞:“那时候爸爸忙着开拓市场,经常出差,我一个人跟着奶奶住。奶奶生平严肃刻板,对我要求很严。下雨天,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接回家,而我总是一个人淋着雨往家跑,这个时候我就会特别特别盼着爸爸回来。”

关宏峰问道:“那你妈妈呢?”

韩彬叹口气:“从我记事起,妈妈就不在了,听奶奶说她生了场重病,就离开了。”

“对不起。”

“没什么。”韩彬自失地一笑:“这么多年过去早就习惯了。其实我很喜欢去孤儿院当义工,陪着他们的时候,就像陪着小时候的自己。”

关宏峰小口地啜口酒,这酒芳香醇厚,酒香里混着果香,如同人生百味,有的酸,有的甜,混在一起,都往心上涌来。

他们自幼没有父亲,妈妈身兼二职,忙里忙外自顾不暇,好在有弟弟和他相倚为命,他和弟弟的感情早已如同血脉相连的一个人。虽然如此,他们小小年纪早已尝遍艰辛,只是关宏峰从来不在人前提起,再多的苦也会往肚子里咽。

韩彬已觉出他的失神,赶紧转了话题:“是我惹你想起些不快乐的事来,自罚一杯。”一面干了杯中的酒,又自己斟上。

关宏峰劝道:“少喝点,这酒后劲大。”

“没事。”韩彬轻叹一声:“酒逢知己饮,难得有你陪着我。”

关宏峰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他起身离开:“我去洗手。”到了卫生间,接听电话,是周舒桐打来的,声音有些急:“关老师,今天周队让我整理Jeo的结案报告,我调取Ben的资料时,又用他的号重新登录了国王天下游戏。经过技术组复查,Ben的级别只是武士,他还有一个上级丞相。”

关宏峰顿了顿:“继续说。”

“借杀器的命令是丞相给的,也就是说,Ben是听丞相的命令向王跃霖借走了作为凶器的绳子,之后交给了丞相,丞相用完之后再通过他还给王跃霖。”

“这么说,杀死Jeo的凶手应当是丞相,而不是Ben。”关宏峰思绪飞转,要推翻已经结了案子再寻真凶,这对长丰支队来说又是一个给自己出的难题,周巡那边定会鸡飞狗跳。“这件事谁也不要说,我们自己先查。”

“技术组已经尽力了,从网络上查不到丞相的IP地址。”

“没关系,这件事我来跟进。”

挂了电话,关宏峰沉思片刻,方才走出来。这时天已经黑下来,餐厅里只有过道上几盏射灯,照出微明的光,每张桌子上都放着玻璃风灯,里面点着蜡烛。

关宏峰感觉到胸闷、窒息,这是黑暗恐惧症发作的前兆,他深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这才缓缓走回桌边。

韩彬陷入在沉思里。烛光映着他的侧脸,棱角分明,鼻梁挺直,一半光明,一半黑暗,像是笼着着迷人的光晕。

关宏峰打开窗子,一缕风吹进来,夹杂着几丝雨点,不知何时下雨了。

身后一暖,关宏峰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报,韩彬在他耳边道:“今天晚上别回去了。”滚烫的情话夹杂着酒香,关宏峰轻轻一挣,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我有些累了,宏宇在等着我。”

韩彬似乎被迎面泼了盆冷水,他怔了怔,重新戴上眼镜,关宏峰道:“你喝了酒,早点休息吧,我打车回去。”

韩彬打着伞送他拦的士,两个人在路边一时默默无语。的士来的时候,韩彬说了句:“我还是会等着你,不管多久。”

关宏峰没说话,上了的士走了,后视镜里,韩彬打着伞站在原地看着车远去。雨大起来,后视镜一片模糊,很快他的身影就融化在夜色里,关宏峰轻轻叹口气。

这个时候宏宇在音素酒吧,逼着崔虎查资料。崔虎苦着脸道:“宇哥,都查了一下午了,人家韩律师人中龙凤,家世背景、学历资历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这么富有,还捐助修建阳光之城孤儿院,还去那儿打义工……就这么几条,谁做得到?”

“闭嘴!”关宏宇冷着脸吼道,吓得崔虎赶紧噤声。关宏宇想了想,给我黑进长丰支队去,调出Ben自杀案的全部资料。”

“不是结案了吗?”崔虎有些摸不着头脑。

关宏宇道:“刚查出来王跃霖通过国王天下的游戏,把凶器借了人,这就出来一个自杀的顶罪,有这么巧的事吗?”

崔虎道:“不是,无,无,无巧不成,成,成书吗?”

关宏宇脸色像要杀人:“太巧的事只能说早有预谋,给我查!”

“查,查。”崔虎点头,赶紧在计算机上忙活,刘音看着他们,撇撇嘴。

不多会儿,崔虎成功地黑进了长丰支队的计算机网,通过查找关键词,找到了周舒桐的计算机。

“宇哥,有,有,有发现了。”

“讲。”

“Ben虽然玩,玩国王天下,但是他只是,是武士,他得听丞相的命、命令。”

“直接点。”

“就是丞、丞相在他手里借、借的绳子,用完后,又、又还回去了。”

“Ben只是替罪羊,真凶是丞相。”关宏宇眯着眼睛拧了拧脖子。

“宇哥,这,这条线断了,查,查不到丞相的IP地,地址。”

“没关系。”关宏宇道:“咱们可以来个守株待兔,长期挂在线上,对丞相设个特别提醒,只要他上线就能第一时间得到通知。”

“啊?这、这、这要守多久?”

关宏宇活动活动手腕,把手指捏得啪啪作响:“崔虎,上次为个洗头妹你得罪了西城的棒三儿一伙,是我帮你摆平的是不?”

“是,是。”

“你就跟这儿呆着,把事办漂亮了,我保证棒三不会来找你麻烦,但是如果现在出去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手脚全乎。”

“哎,哎。”崔虎哭丧着脸点头如啄米。刘音打趣他道:“出来泡妞怎么就招惹棒三儿了?”

崔虎苦着脸道:“谁知道那妞儿是棒三的人,我要知道聚打死也不会碰她。”

关宏宇道:“现在知道了也不晚。”

崔虎作个揖,心说我也不敢惹你。

关宏宇拉张椅子坐下,用笔记本电脑继续看韩彬的四重人格演讲,看了半天,忽地打电话给高亚楠:“我呐,问你,普通人为什么会人格分裂?”

高亚楠嗤地笑了:“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还知道问点学术的问题。”

“查资料呢,快说。”

“人格分裂的话,一般来说是由于精神病,HR型,这是家族遗传性疾病。”

“给我查查,王跃霖家有没有精神病史。”

高亚楠不乐意了:“我白天侍候你哥,现在又侍候你,我欠你们关家的啊?”

关宏宇放缓了语气:“知道你累,这事儿也急,帮帮忙啊,以后补偿你。”

“怎么补偿?”

“你说什么就什么,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高亚楠一笑,接着是计算机按键的声音,片刻道:“他们家没有精神病史。”

“知道了,挂了。”

“哎,宇哥,有发现了!”崔虎冷不丁一嗓子,关宏宇吓了一跳,过去拍了他一掌:“一惊一乍的,说!”

“有人上线了,是个小兵。”崔虎指指左下角的图标。国王天下虽然是一个互联网游戏,但是IP地址出现在津港的并不多,通过时间,固定IP等关键词的筛选排除,这个时间上线,而且只是挂在网上并不参加游戏的玩家就犹为可疑。

“找他的IP地址。”

“是。”崔虎小棒槌般的手指还算灵活,一顿忙活,道:“有了,宇哥!……御风轻扬小区、1栋303……宇哥,这不是你家?”

“哥?”关宏宇怔住,他没想到哥哥也会进入这个游戏界面,要知道哥哥是从来不会玩电脑游戏的。

崔虎问道:“宇哥,那、那、那咱们——”

“隐身在线,观察。”这一刻,关宏宇神色冷静下来,仿佛一杯混着砂粒的水,慢慢地沉淀下来。崔虎觉得,他熟悉的宇哥忽地变了一个人——

突然有点像关宏峰了。

评论(22)
热度(89)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