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12

12、云淡风轻

关宏宇进去20分钟还没出来,关宏峰有点急了。

这个弟弟打小天不怕、地不怕,打架惹事是家常菜,唯独对哥哥独有一份敬畏,关宏峰的话他不敢不听,就是红了眼两人吵起来,关宏宇也不敢对哥哥动粗。

只有太在意一个人,才会这样。

关宏峰哪会不知道,宏宇生发狠起来摔东西骂人他不怕,这样把自己关起来生闷气倒有些担心。

走过去要敲门的时候,门开了,关宏宇走出来,一脸水珠,想是刚洗过,胡乱抹了抹,进厨房开冰箱拿了听啤酒开了,一口气灌下去。

“少喝点!”关宏峰伸手抢他的酒,宏宇侧身躲开了,眼睛有点红:“你让我喝,喝醉了才好,什么都不想,管你喜欢谁,爱干嘛干嘛。”

关宏峰不及说什么,他又说:“是,我一个负案在逃的通缉犯,比不了韩彬,家世背景,什么都是数一数二的,你要和他在一起开心,我祝福你。”

关宏峰怔住,想不到弟弟会这样想。关宏宇抬起眼睛定定地望着他哥,眼眶里泪光闪现,像是小时候受了委屈没处说一般。关宏峰心里像是被酸涩塞满,堵得要裂开,上前抱住弟弟,温言道:“什么在一起,队里事一堆,哪有什么心思想别的。路上换轮胎时淋了雨,去韩彬家换了衣服,他送我回来,就这样。”

关宏宇反手抱紧他哥,像是怕他跑了一样,下巴搁在他哥肩上道:“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你放学晚回来了——”

那时兄弟俩才读小学二年级,上学都是一块儿去,一块儿回。那天关宏宇在学校又惹事,让老师留下来罚抄作业,等写完了都快六点了。

冬天的傍晚黑得早,加上又下雨,学校里冷清清早没人了,不知道那天为什么哥哥没等他,关宏宇一个劲找他哥,每个教室都找遍了,不见哥哥的影子。

原来,关宏峰被评上了区三好学生,学校通知他去领奖,礼堂离学校有三站公交的距离,关宏峰身上又没带钱,硬生生走了三站路回来接宏宇,回到学校已经六点多了。

找着关宏宇的时候,他正失魂落魄地坐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书包扔在一边,小脸白得吓人,眼神也直勾勾的,平生第一次吓着了。关宏峰赶紧把弟弟搂在怀里,向他解释,半晌,关宏宇才回过神来,带着哭腔说,以为哥哥不要自己了。那会儿关宏宇成天淘气,关宏峰是说过这么一句要再这样就不要他了,想不到没心没肺的弟弟居然听进去了,而且还信以为真。

关宏峰花了好几天时间,才让弟弟明白这一辈子自己都不会不要他的。今天弟弟重提这事,让关宏峰心里一阵难受,看样子宏宇对自己是动真格的了。

关宏峰也顾不得什么了,抱紧弟弟安慰道:“好好的又提这事做什么,我不在这儿吗?要真的有别的想法,早留在韩彬家不回来了。”

宏宇心说,也就是我哥了,换个人早给他办了,生米做成熟饭,哪会费这么多工夫。

关宏峰没理会他心里正翻江倒海,站直了正色道:“明天下午,津港大学特邀韩彬讲四重人格分析,我去现场听,你要有兴趣可以在网上看,网上直播。”

关宏宇道:“我要去现场,哥,让我出去吧,都闷好几天了。”

关宏峰指指门口的鞋:“你不出去了刚回来吗?让你在家养伤就是不听,再让我发现就把你关禁闭。”

所谓禁闭就是把关宏宇关在房间里剥夺自由,关宏宇只好妥协:“好好好,我不出去打扰你们。”又撇嘴道:“天天见面,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关宏峰道:“你懂什么,韩彬的四重人格分析是刑侦上的最新研究成果,我想听听,以后会用得上。”

关宏宇进厨房又开了第二罐啤酒:“好,你去听课,我只有借酒浇愁。”

关宏峰懒得理他,去换衣服睡觉。刚躺下没多会儿,关宏宇就上了床猴在他身上:“你今天一天干嘛了?都没什么和我说的吗?”

关宏峰只好讲了韩彬家的情景,介绍了他爸爸,又说了Ben自杀的案子,少女凶杀案和Jeo的死终于告以段落。

宏宇听着听着有些犯困了,关宏峰拿来药,给他换了纱布,又倒杯水让他吃了消炎片。刚要把杯子送回厨房,宏宇死命拉着他不放,关宏峰只好躺下,哄着宏宇道:“睡吧,我就在这儿陪着你,哪也不去。”

宏宇算是睡着了,关宏峰心里有事,辗转到半夜才合眼。

宏宇果然没闹了。第二天下午,关宏峰如约来到津港大学小礼堂,想不到周舒桐也在,看见他赶紧挥手,关宏峰就在她身边坐下来,问道:“你也来了?”周舒桐带着笔记本:“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哪能错过?再说了,关老师你一定会来的,我就在这儿等你。”

关宏峰淡淡一笑,这时韩彬出来了,一身黑色西服,风度翩翩,隔着人群一眼就看见关宏峰了,微微点头,算是招呼。走上讲台时,顿时暴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韩彬当律师的人讲堂课真是小儿科,论据新颖别致,案例真实、丰富,台下的学生们都听得呆住了,周舒桐奋笔疾书,做着笔记。

一晃两个半小时眨眼就过了,结束的时候学生们意犹未尽,上来提问,韩彬怕关宏峰走了,回答了几个问题都言简意赅,助手上来让学生们把问题记下来,说韩律师会在网上一一回答。学生们这才散了,韩彬走下讲台,朝关宏峰走过来。

周舒桐识趣地打了个招呼先走了,韩彬和关宏峰在校园里散步,关宏峰赞他讲得清晰透彻。韩彬谦虚道:“从来没有这么紧张,只因为你在下边听。”

关宏峰奇怪:“我在下边听,为什么会紧张?”

韩彬道:“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讲错了别人不知道,你可是门儿清,叫我脸往哪放?”

关宏峰笑道:“四重人格的分析讲得太好了,只是你从哪儿找的案例,这么真实可信?”

韩彬道:“是望京市的一个案子,嫌犯穿梭在四重人格之间毫无破绽,他时而是衣冠楚楚的学者,时而是卑劣可耻的罪犯,每一重人格都能独立存在,简直让人惊讶。”

关宏峰上了他的车,韩彬道:“带你去一个地方。”不想,他带关宏峰去的是一个孤儿院。

操场上,阳光灿烂,一群孩子正在游戏,院长见韩彬来了,赶紧迎出来,韩彬让他去忙,说自己和朋友随意看看。

关宏峰问他为什么来这里,韩彬道:“这个孤儿院是我爸爸资助修建的,我经常来这里做义工,陪着孩子们游戏。很多时候,给予比得到更快乐。”

这时一个孩子的皮球滚到他脚下,孩子腿有残疾,跑来捡球的时候一跤跌倒了,韩彬把孩子扶起来,给他拍拍身上的土,把球还给他。孩子说声谢谢,跑走了。韩彬看着他,眼神清澈如泉水。

关宏峰道:“你是不是小时候很孤独?从来没有人陪?”

韩彬笑了笑:“果然是大侦探,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来。”

关宏峰微笑:“童年的阴影会对人一生的性格造成影射,童年缺乏的东西,到了成年会演变成两个倾向,要么加倍地给予,要么残忍地毁去。这是刚听你讲的,现学现卖。”

韩彬一阵朗笑,两个人在长椅上坐下,看着孩子们欢乐地做着游戏。一个云淡风轻的下午,一切都如此美好。

评论(22)
热度(106)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