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10-11

10章没写完,我又食言了。20章以内一定完结!

10、另有真凶

电话响了,关宏宇正在吃饭,本能地伸手,关宏峰先他一步把手机拿在手里接听:“小周啊,你说。”

周舒桐急促的声音:“关老师,你让我查的王跃霖家的电脑有结果了。技术组恢复了浏览器的访问数据,近段时间,王跃霖经常上一个游戏网站,名叫——国王的天下。”

关宏峰想不到,一个五十多的人会喜欢这种小年轻的游戏。

周舒桐又说:“其实这个游戏很简单,就是领取任务,完成后就可以升级了。王跃霖刚开始玩,属于最低阶层的士兵,他的上级是武士,升级后就可以对下级发号施令。就这么一级级地升,最后才能成为国王。技术组查到,在他死之前,武士曾给他下过命令,要借他的杀器。”

关宏峰思索着:“杀器是指那根绳子吗?”

“应当是的,后面还有武士归还杀器的留言,两人还约了地点,就是桂子公园附近。”

“能查出来武士的IP地址吗?”

周舒桐顿了顿:“有点困难,因为这个网络游戏的服务器在国外,技术组正在想办法。”

对宏宇交待了电话的内容,关宏宇有点莫名的兴奋:“这么说,案子结得太早了,杀死Jeo的另有其人?周巡这回糗大了。”

关宏峰捏着小茶盅抿了一口:“为什么周巡出糗你这么开心?”

关宏宇简单而直白:“因为他对你也没安好心。”

关宏峰哭笑不得:“你是把所有人都当大灰狼了?我又不是待宰的绵羊。”

关宏宇叹了口气,还是那句:“你哪知道江湖险恶。”

关宏峰嗤之以鼻:“我抓的坏人的时候你还在和一群二流子混呐。”

关宏宇正色看着他哥:“小心点总没错。”

电话又来了,周巡的声音:“老关,海港支队接了一起案子,现场看上去是自杀,不过死者留有遗书,和Jeo的案子有关,你要不来一趟?”

“马上到。”关宏峰问了地址后挂了电话,关宏宇道:“又要出去?”

“一起自杀案子,和Jeo有点关联,周巡让我去一趟。”关宏峰穿上外套,回头叮嘱一句:“你好好呆着,哪也不许去。”

看着哥哥出门,关宏宇苦着脸对着老虎道:“他又不理咱们了,扔下俩孤苦伶仃的。”也没心情接着吃饭,扔了筷子。

现场在海港区的一栋公寓楼里。周巡他们已先到了,现场勘察初步完成。

周巡介绍:“屋主英文名Ben,35岁,单身,乐队鼓手,经常在酒吧演出。是做清洁的阿姨进来后发现他死在浴缸里。”

关宏峰看了尸体,样子很安祥,显而易见的割腕,伤口肌肉纤维收缩,是活着时割的,血都干涸了,成了褐色的一片。

周巡把装着遗书的证物袋拿过来,关宏峰看了,上面写着:Jeo,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我这就来见你,带着我的负罪之心。Ben。

字写得歪歪扭扭,像是喝醉了一般。

关宏峰道:“把他的电脑带回去,让技术组恢复数据。”

十几个小时的忙碌后,终于有了结果,Jeo和Ben曾经是一对同性恋人,Ben家的电脑查出他玩过国王的天下,也查出了他的身份是武士。在他死前写下遗书,曾用酒服下过大量安眠药,再割腕。

在他家的工具箱里,搜到了汽车维修工具,里面独独少了一把改锥。作为凶器,自然是已经扔掉了。

一切都对上了,Ben也许是因为Jeo和吕薇交往,受不了刺激才狠狠教训了Jeo,Jeo的案子终于尘埃落定。

周巡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对关宏峰道:“如果所有命案都是自杀就好了,省多少事啊?我得回家好好补个觉,都熬不住了。”

关宏峰问道:“又出来一真凶,上次你那结案报告不得改啊?这么快出尔反尔,顾局那儿怎么交待?”

周巡笑得贼眉鼠眼的:“改什么改,那份报告还没交呢,有的时候啊拖延症也是良好的习惯,懂了吧?”

关宏峰点头:“也是,周舒桐——”

“关老师。”周舒桐赶紧过来,静听吩咐。

“你们周队说了,拖延症是美德,所以——”关宏峰话没说完,周巡急得一手掐脖子一手把捂嘴上了:“我让你广告!”

周舒桐赶紧拉开:“关老师都透不过气了!”

周巡瞪着她:“只认识你关老师是吧?队长在这儿,知道不?长点儿心!小姑娘。”

周舒桐委屈巴巴的,周巡还那儿掰扯呢,完了一回头,关宏峰早走了。

关宏峰叫韩彬给接走了。他下楼的时候,越野车就停在门口,韩彬冲他招手,关宏峰不忍拂他美意,只得上车了。

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你怎么过来了?”

韩彬微笑:“海港支局弄出这么大动静,我哪能不知道,一算你就来局里了,这会儿事情应该完了。”

关宏峰摸摸下巴:“我怎么觉得你跟长丰支局有卧底啊?”

韩彬笑而不语,方向盘一转,上了一条僻静的路:“先去吃饭吧,大侦探。”

还是半山咖啡,这里也有私房菜,韩彬点了四样菜配了汤,菜式很精致,关宏峰对吃从来不讲究的,倒是很合他胃口。

吃得七七八八,韩彬叫了咖啡,抿了一口道:“刚才我接了你的电话,知道我怎么想吗?”

关宏峰怔了怔,马上想到宏宇。

“你跟我说想好了,我们不能比朋友更近一步,只能到此为止了,我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拒绝过。”韩彬把咖啡杯放桌上,看着关宏峰,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是喜是怒。

“你不是早识破了,那是宏宇的把戏么。”关宏峰也喝了口茶。

韩彬笑了:“他的声音和你一样,电话打过来隐藏了号码,知道我怎么认出是他吗?”

“怎么认出的?”

“他说话的语气不像你,你太冷静,太冷淡,从来不会释放太多的感情,而宏宇若是短暂地扮演你也许可以,但是我说了一句,我说多久我都可以等,他就漏馅了。”

关宏峰道歉:“我弟弟就是这样的性格,别见怪。”

韩彬道:“怎么会?有时我觉得你们两个人是一个人的对立和统一,你属于黑夜的一面,而他属于阳光。”

“为什么我属于黑夜?”

“黑夜更博大,更神秘,也更让人有着无限的好奇。”

回去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不巧的是,韩彬的车胎没了气。“倒霉!”他说着跳下车,从后备箱拖了备胎出来,让关宏峰把工具箱递给他。

关宏峰道:“这次怎么不叫拖车了?”

韩彬挽起袖子:“上次不是被你鄙视了么?我还是自已动手吧,展现一下居家好男人。”

他的工具箱也和公文包一样,所有工具摆得整整齐齐。关宏峰拿了把伞下车替他挡雨,雨大起来,轮胎换好了,两人衣服也都湿透了。

“上我那儿去吧,换身衣服,别着凉了。”韩彬专心开车,但关宏峰听出一丝别样的暧昧,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

侧着脸转向窗外,雨水顺着车窗淋下来,眼前是一个扭曲的世界。









评论(26)
热度(126)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