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9

9、四重人格

长丰支队。

少女凶杀案已经告破,韩彬的工作也告以段落,他该撤了,走廊上遇上周巡顺便聊了聊结案的事。

周巡拍着他的肩:“这次多亏你了,你和老关双剑合璧,天下无敌,找个时间,叫上支队的哥们,咱们好好喝一杯。”

“行啊,随叫随到。”两人说着往外走,韩彬又道:“以后有需要,敬请开口。”

“得,有你这句话就成了,”周巡眉开眼笑,多天的阴霾一扫而光,“我说老关怎么和你搞到一块儿的?也就你了,换个人我非弄死他不可——”

韩彬也微笑:“这事涉及个人隐私,无可奉告。”

周巡擂他一拳:“少给我打官腔,老关是我心上人,盯了他多少年了,对我总是冷冰冰的,你倒是怎么把他弄到手的?”

韩彬笑而不语,周巡点头:“又是一长丰悬案,得,回头我逼老关去,看他说不说。”

这时高亚楠拿着份报告过来:“周队,案子还是有点问题。”

周巡一顿:“什么问题?”

“那把捅伤关队的改锥上没有找到Jeo的血迹,所以……”

周巡没好气:“这有什么,说不定王跃霖把对Jeo行凶的改锥扔了又买了一把?这种亡命徒干什么都不足以为奇。只要勒死Jeo的绳子是少女凶杀案的凶器,那么就可以指证王跃霖,就算他从棺材里爬出来,也能钉死他。”

高亚楠道:“没有问题就签个字。”

韩彬道:“你忙,我先走了。”

两天后,关宏峰在浴室里整理身上的衣服,关宏宇倚着门一脸幽怨:“又是韩彬约你吧?一接电话就出去,也不管我的死活。”

关宏峰道:“你不是好多了吗?烧也退了,刚才吃了药,去睡一觉。”

“成天睡睡睡,在家里都快闷死了。”

“行了,你伤还没好,更不能出去,听话。”关宏峰说着往外走。

关宏宇开始无理取闹:“见他而已,有必要这么拾掇吗?和我在一块儿就睡衣拖鞋,也不管我的感受。”

关宏峰已走到门口,又回头:“我看你是吃多了吧?这会儿还作酸。等会给你买两盒消食片。”

关宏宇拉他的手:“不许去,在家陪我。”忽地手腕上一凉,关宏峰给他左手铐上了,关宏宇不及反抗,关宏峰已将他一拉,另一头铐在暖气管上了。

“是不是我亲哥?我拿你当亲哥,你拿我当表弟!”关宏宇气得又跳又嚷。

关宏峰道:“闭嘴。”

“那我要上厕所怎么办?”

“就地解决,只要你受得了。”

“喂——”关宏宇还要抗议,关宏峰已经出去,回身锁上了门。

关宏宇消停了三分钟,就开始积极自救,尽可能够到旁边的柜子,在抽屉里找到了回形针,将它掰直了,在锁眼里掏了一回儿,手铐应声而开。

韩彬说的咖啡馆在桂子山的半山腰,伸出去的平台铺着炭化木,空气清新,从这里俯瞰着津港,别有一番韵味。

韩彬要了美式咖啡,给关宏峰点的是乌龙茶,两个人已坐了一会儿,已经问候过关宏峰的伤势。

韩彬喝了口咖啡:“难得结案后放几天假,下周开始工作。”

关宏峰转动着那只玲珑的青花茶杯:“我也一样。这里是第一次来,从来不知道这儿还有家咖啡店,环境这么好。”

“你喜欢的话,可以经常来,愿意奉陪。”韩彬一只手支着下巴,肆无忌惮地看着他,倒像是垂涎三尺的样子,关宏峰有些不好意思,掩饰地喝口茶。

“这么痛快答应我出来,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韩彬一语中的,关宏峰本是个不善于交往的人,生活中的朋友少之又少,闲时一个人在家抱本书泡壶茶可以一坐一天,按他的话来说,宅家比出去要好得多。

关宏峰也不绕弯子了:“是,案子还是有点疑问,我想不明白的是,对王跃霖来说,阮东东的交通意外很可能是他实施的复仇,那么,他又为什么要加害于Jeo呢?只是因为Jeo和吕薇认识?”

“或许他对Jeo实施的虐杀,也是另一种报复。要知道,凶手的思维,一个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的。”

“还有,凶手一般会拿自己熟悉的东西当凶器,这样用着顺手,但王跃霖并没有车,他为什么会用汽车改锥?”

“高法医也说,伤害你的凶器上面没有验出Jeo的血,周队说了,一次性的改锥也许是凶手的个人爱好,这就只有问他了,只有凶手本人才能回答。”

关宏峰轻叹:“少女凶杀案和Jeo的死,凶手暴露了两种极端的情绪,爱和恨。”

“上次我说过,这是凶手双重人格的体现,现在我在研究四重人格的人。”

“四重人格?”关宏峰一怔,这是他第一次听说现实生活中还有四重人格的人。

韩彬侃侃而谈:“现在我正在写一篇学术文章,四重人格的独立和统一,那个研究对象,不仅具有王跃霖的双重人格,在现实中,他还是一个高等学府的教授,有着渊博的知识和慈善的面孔,是学术界的中流砥柱,可是他对自己喜欢的人却有着非常偏执的占有欲。”

关宏峰听得入迷,韩彬道:“下周三下午津港政法大学邀请我去作报告,讲的就是四重人格分析,如果有兴趣可以来听听。”

“一定去。”

这天风和日丽,云淡风清,坐在这里欣赏城市的缩影本是件赏心乐事。两人又坐了半晌,韩彬对警界的事十分熟悉,一件件案子手到拈来,和他聊天相当有趣。

不知不觉坐到了五点,回来的时候,韩彬的车突然熄了火,怎么也打不着。关宏峰道:“是不是火花塞松了,找把钳子我给你紧紧,后箱里应当有工具箱的。”

“不用了,叫拖车吧。”

“这么小的事也要叫拖车?”

韩彬笑着搂搂他的肩:“如果我说想多和你呆一会呢?从这里走下去得半个小时。”

路灯光幽暗,两个人并肩走在山路上,鼻息里满是草木的清香。转过一个拐角,那儿有一块石头,韩彬忽地搂着关宏峰的肩一个转身,两个人就到了石头后。

在这个天然的屏障后面,两人近在咫尺,韩彬的双臂牢牢地禁锢着关宏峰,让他无路可逃。

一个带有侵略意味的吻就这么落下来。关宏峰半推半就着,这个吻仓促又浅显地结束了。

片刻,韩彬松了手臂:“你对我没感觉?还是因为你弟弟?”

关宏峰垂着眼睛,不置可否:“让我考虑下。”

“行。不过时间不要太久。”韩彬说着,看看表:“找地方吃饭?”

“不了,我先回去了,伤口没完全好,不能吃油腻的东西。”

“那我送你回去。”韩彬说着拦了的士。

关宏峰刚回到家,关宏宇后脚就到了。两个人都黑着脸,火药味一触即发。

关宏峰道:“为什么跟着我?”

关宏宇一脸无辜:“我是怕你当了别人的当。”

“我又不是少女。”

“你还不如少女呢,现在有几个少女还是处啊?偏你就是。”

“说正经的,别扯其他的。”

“说的就是正经的啊,”关宏宇挑眉:“我亲哥可不能给狼叼走了。”

“你不就一白眼狼吗?”

“我是狗好吗?看家护主的。”关宏宇说着学狗卖萌。

关宏峰指指他:“他车坏了也是你干的吧?”

关宏宇道:“能赖我吗?你们坐在着咖啡,我在外边吹冷风,哦,车不坏还有第二场,是不是吃了饭就去开房啊?”

关宏峰没好气:“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

关宏宇道:“你是不知道江湖险恶啊,哥。”

关宏峰道:“再跟着我你试试!”

关宏宇软了声音:“又骂我,咱妈要在可心疼我了,伤还没好利落呢,还招骂。哎哟,又疼了,好疼——”

关宏峰信以为真:“哪疼啊?我给你拿药去。”

关宏宇狗似的跟着他:“不用,哥,你在家里就不疼,你一出去就疼了。”

关宏峰给呕笑了,怎么会有这么无赖的弟弟?

评论(29)
热度(115)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