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8

8、左右为难

高亚楠把水果分给外边守着的两个小年轻小朱和小袁,说关队的毛巾忘了带来,小朱自告奋勇买去了,小袁则被打发去护士站看看今天还有没有输液。

这当口,韩彬已经和关宏宇从后楼梯下到了地下停车场。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到了停车场,关宏宇才道:“这次我哥多亏了你救他,谢谢。”

韩彬笑了笑:“我会为他保守秘密。”

关宏宇忽地望向他:“只是我哥的弱点,不希望被人利用。”

韩彬点头:“放心吧,我对他和你对他的心情是一样,我会让他很快恢复。”

病房里,关宏峰道:“你还是没拦住宏宇。”

高亚楠忽然道:“他其实很在乎你的,这几天情绪不稳定。”她看了一眼外面,小声说:“把你的伤口拍下来,快。”

关宏峰道:“不能让宏宇也来同样一下,这样太——”

高亚楠道:“别磨叽了,让宏宇继续扮演你,才是对他最安全的保护。”说着动手解开纱布,拿着手机对伤口拍了几张。

韩彬回来的时候,高亚楠正为关宏峰整理好绷带,笑道:“刚才为关队的伤取了个证,王跃霖虽然死了,但结案报告里得附上所有证据。”

韩彬点头:“高法医探病还不忘工作,敬业,真敬业。”

高亚楠走了之后,韩彬打开带来的粥,拿了勺送到关宏峰手里:“吃点吧,不烫了正好。”

关宏峰吃了几口就放下了:“这几天麻烦你了。”

韩彬笑笑:“是王跃霖给了我这个机会守在你身边。”

韩彬是个细心的人,几天下来,关宏峰恢复了许多。这天晚上,他试着下床,走到窗前,扑入眼帘的是万家灯火。他凝望着远方,似乎陷入沉思里,那清冷的神情,略带忧郁的气质,让刚进门的韩彬看得怔住。

肩上一暖,韩彬替他披上外套:“我就出去打壶水的工夫怎么起来了。”

关宏峰笑笑,因失血有些苍白的脸上,这笑容清淡如晨雾。韩彬忽地摘了眼镜,搂了人低头吻下去。

双唇落下来的时候,关宏峰往旁边侧了侧,让这个吻落到了脸上。韩彬轻声道:“看来你还是对我保持着洁癖。”

“对不起。”关宏峰向来清冷禁欲,不喜欢与人有过近的亲密。韩彬并不在意,把人搂在怀里,悄声道:“我可以等。”

关宏峰没出声,任他轻拥着,半晌才说:“明天我可以出院了,虽然结案了,队里后续的事还有很多,你也要忙了。”

韩彬笑道:“幸亏是你住院,要是别人,我几天耗在这儿,周巡要把我撕成碎片了。”

关宏峰轻轻挣开:“希望不要再出现这样的连环命案,让咱们好好休整一阵。”

韩彬小心地扶他上床躺下:“我去找医生,给你开点营养药,这次失血有点多,得补补。”

“别把我补得太胖了,到了难收拾。”关宏峰想的是自己胖了宏宇也得跟着催肥,忍不住嘴角浮起笑来。

韩彬忽地凑近他,望入他的眼睛:“无论胖与瘦,只要是你就好。”

关宏峰一阵慌张无措,韩彬永远占着主导性,无论是说话还是分析破案,这种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总能给人造成无情的碾压。

关宏峰清了清嗓子,韩彬坐直身体,微笑:“你知道我什么时候知道关宏宇在扮演你吗?上次你说你去冰焰找Jeo,你说细节的时候无比紧张,这不是游戏人生的寻欢客应有的感觉,而是像是生怕被人玷污了一样,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注意你了。”

关宏峰脸上一阵红:“知道当时就被你看出来了。”

“这也是你吸引我的地方。”韩彬捏捏他的手,又惹得关宏峰无措地低头。

韩彬没为难他,去找医生了,关宏峰松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韩彬被周巡的电话叫走了,走之前整理好了一切东西,让队里的小袁把关队送回家,小袁遵命把关宏峰送上楼,进门的时候关宏峰打发他走了。

关上门,从监控里看到小袁离开,关宏峰轻唤一声:“宏宇?”没人应,进了房间,关宏宇躺在床上睡得人事不知。关宏峰一摸额头,烧得滚烫,一看床边放着一堆消炎药,还有外伤药,就知道他已经给自己来了一下。

“宏宇?”坐在床边轻轻唤着他,关宏宇悠悠醒来:“哥,你回来了?”

关宏峰撩起他衣服,肋下缠着绷带还渗着血,不由道:“谁让你自伤了,又没有医生给你治——”

关宏宇道:“为了和你一模一样,我也是没办法。那天拿着改锥半天刺不下去,最后眼一闭捅了……疼死我了。”关宏峰心里一阵疼,把弟弟搂住了:“对不起。”

“又不关你的事。”关宏宇闷闷道,“我求求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好不好,别动不动受伤。”

“伤口你自己处理的?”

“高亚楠给我缝的,好在弄了点麻醉药,最难受那阵子过了,昨天忘了吃消炎药,晚上就发烧了。”

“总是这样,照顾自己也不会。”关宏峰嘴里责备着,还是赶紧倒水,掰了几片消炎药给他:“赶紧吃。”

关宏宇听话地吃了药,一头又扎进他哥怀里,一手勾着他哥脖子:“这几天韩彬有没有对你那啥?”

关宏峰心里一软,没挣开:“你想哪去了,那是医院,还有同事守在外边。”

“没有就好。”关宏宇一脸我的人别人不许碰的表情,勾着他哥就要吻,关宏峰侧开脸:“你干嘛?都受伤了还……”

关宏宇闷闷道:“哥,我想你了,这几天把我一个人扔家里,发烧烧得我神志不清,总在做噩梦,梦见你不要我了。”

“胡说,我怎么会不要你。”

“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别人不许打你主意。”关宏宇的唇再次落下来的时候,关宏峰没再拒绝,也许是愧疚,也许是对弟弟本来就没有所谓的洁癖。

关宏宇得了手便得寸进尺,一路攻城掠地,挑逗缠绵,关宏峰哪里是他对手,一个吻步步深入,片刻就被吻得脸泛潮红浑身发软气喘吁吁。

关宏宇像吃到甜头的孩子,手顺着他腰线滑下来的时候关宏峰擒住他腕子:“烧还没退呢干什么?再这样我揍你。”

关宏宇倒笃定了,一副早晚是我的人的表情,关宏峰让他睡下,自己去卫生间平复一下心情。才离开,关宏宇又叫:“哥,过来挨着我睡。”

“不许犯坏。”

关宏宇在枕头上笑:“不犯坏,现在不伤着么?腰不好使。”

关宏峰脱了外套换了睡衣,走过来挨着宏宇躺下,关宏宇搂紧他的腰,生怕他离开一样。

关宏峰道:“宏宇,少女杀人案虽然破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对劲,王跃霖杀那些少女是为了拯救她们,带她们离开,这些都说得通,但是他已经杀了阮东东,为小芳报了仇,为什么还要杀Jeo?”

关宏宇闭眼睛,睡意沉沉:“哥,也许他想杀呢?凶手的思维不能用正常人去衡量。案子已经结了,别想了,尤其在床上的时候。”

关宏峰拍拍弟弟的背:“不想了,睡吧。”

关宏峰在韩彬和弟弟之间陷入了迷茫,倒不知道该选择谁了。算了,不去想。他也合上眼睛,沉沉睡去。

评论(12)
热度(102)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