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5

继续摸鱼,我这是鸡血上头了~

5、精神洁癖

见周巡走远了,关宏峰问道:“是高亚楠让你进来的吗?”

韩彬点头,“其实就算高法医不请我,我也会进来的。”

“为什么?”

“我相信你不会杀人。”韩彬微笑。

关宏峰又想起那天他手掌上的温度,真的很暖。

“那接下来——”

“把你昨晚的经历告诉我,一丝一毫也不要遗漏。”

关宏峰吞了口口水,企图把噎在喉头的无奈吞下去,韩彬已铺开记录纸,“别急,慢慢说。”

“昨天下班的时候,我去了冰焰,找到Jeo,约好晚上见……因为当时才六点多,而我也不确定支队晚上是不是还有事。”

韩彬认真地记着,关宏峰鼻尖上冒汗了,掩饰地摸着下巴,“吃了晚饭,周巡果然让我过来。十一点多,事情忙完了,我又去了冰焰。”

“Jeo见到我没有爽约很开心,我坐了一会儿,喝了点酒就出去了。Jeo心领神会,跟着我出来,我们上了车。”

韩彬见关宏峰停下来,问道:“后来呢?”

关宏峰背上都是汗,拼了命保持着平静,“车开了一会,找到一个偏僻的地界,寻思着就那儿把事办了。”

韩彬停下笔望向他,“事……办了吗?”

关宏峰想着高亚楠的话,断然摇头,“没。”

“为什么?”

“一定要回答吗?”

韩彬推了推眼镜,“你最好把所有细节告诉我,警方一旦提出质疑,我们好应对。”

关宏峰又咽了口口水,全身都是汗,半晌才道,”临了才发现……没感觉。”

“没感觉?”

“Jeo的技术是很棒的,无论是接吻还是口活,可那天他越是卖力我越是没感觉,身体像是睡着了,所以……给了他钱让他走了。”

韩彬忽地低语一句,“精神洁癖。”

“什么?”关宏峰一怔,韩彬微微一笑,“我是说,有时候你心里会有需要,但真的上阵的时候身体会不由自主地排斥,这是一种洁癖。”

“周巡询问的时候我还得说一遍?”

韩彬收起记录,“例行的询问你知道怎么应付,好在Jeo的身上不会有你的指纹,你没有嫌疑。”

关宏峰轻轻出了一口气,两个人走出询问室的时候,韩彬突然摘下眼镜,不由分说把关宏峰按在墙上,接着低头吻了上去——

关宏峰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直到火热的唇覆上他冷淡的唇,他才意识到多久没有吻过了。

好在,韩彬随即就放开他,走廊拐角,周巡瞪大了眼睛,嘴里像是凭空塞了一个鸭蛋,半晌才回过神来,指指韩彬,“你们俩怎么搞到一块了?”

关宏峰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淡淡道,“压力大,都快憋废了。”韩彬搂了搂他的肩,对周巡道,“关队脸色不好,让他先回家休息会吧。”

周巡手下一帮小年轻,扒着窗户看得起劲,一个个嘴里都像塞了鸭蛋,合都合不上。

韩彬送关宏峰走出大楼,在台阶上给他理了理弄乱的围巾,小声道,“对不起,要让周巡死心,这不是最好的办法,却是最快的。”

“谢谢。”关宏峰心乱如麻,敷衍了一句就走了。

他坐的士到离家两站路的地方下了,一个人走在人行道上。风轻轻吹动着围巾,唇上还留着灼人的温度。

讲真,韩彬真不是个让人讨厌的人。

关宏峰放慢了脚步,去菜市场弯了一圈,买了些菜。

“哥,你怎么回来了?”宏宇被吵醒了,揉着眼睛出来。

家里只有一双拖鞋,宏宇穿着,关宏峰只能赤脚了。把手里的菜拎进厨房,脱了大衣和围巾,对跟在他后边的关宏宇道:“Jeo死了,死得很惨。”

“什么?”宏宇明显受到了惊吓,瞌睡都没了。

关宏峰讲了验尸报告,还说了接受询问的事。

想起来又开始生气,关宏峰道:“你昨天找Jeo了,后半夜和高亚楠在一块儿,这些为什么不告诉我?”

宏宇低着头,没想到一时任性会惹出这么大麻烦,只得认错:“哥,对不起,我以为这是隐私——”

“从你扮演我的时候起,你就没有隐私了,当然,我也没有。你和Jeo做了吗?”

“没有。高亚楠像是盯着我,刚和Jeo出去,她电话就来了。”

关宏峰气稍平,又说了韩彬拔刀相助的事。

关宏宇却道:“平白无故的,他为什么帮你啊?没安好心。”

“宏宇,说什么呢?人家韩律师仗义出手,连周巡也摆平了,我还没谢他。”

关宏宇倒在沙发上笑成一团:“就知道周巡对你有那么点小心思,总是像条狗似的跟着你,真想问问他看到韩彬吻你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觉?”

关宏峰正洗青菜呢,挽着袖子从厨房出来,满手的水全弹在宏宇身上,惹得宏宇赶紧躲:“干嘛呢,哥——”

“小兔崽子,让你笑?给我惹了多大事知道不?”

关宏宇好容易止住笑:“哥,说了对不起了,以后不会了。对了,你离那个韩彬远点啊,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关宏宇说话的时候一脸紧张,生怕养了多年的小白菜给猪拱了的表情,关宏峰又好气又好笑:“我又不是那些少女,这么快给人祸害了?”说完进去炒菜。

关宏宇倚在门上,嘀咕一句:“你还不如那些少女呢。”

油锅欢快地“滋滋”作响,关宏峰没听清楚,问一句:“你说什么?”

关宏宇大声道:“我让你离韩彬远点。”

关宏峰拿铲子拔拉着青菜:“怎么像是在吃醋啊?这么些年,我要是吃你的醋早就吃了一缸了,什么高法医,什么Jeo,鬼知道你在外边还有多少花花肠子呢——”

关宏宇嬉皮笑脸地从后边抱着他哥:“可我这心里不只有你一个吗?”

“滚,菜要起锅了,离我远点。”

关宏宇松了手,想起了什么:“哥,你难得今天心情好,还买菜了,我都吃了多少天方便面了。”

关宏峰把菜摆上桌:“给你做菜还这么多话,再多话我倒了喂狗。”

“那你把我当只狗喂喂吧。”关宏宇弯着两只爪子举到脸旁边,眨着眼睛扮狗卖萌。

关宏峰白他一眼:“等着,今天有红烧排骨。”

评论(20)
热度(106)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