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2

2、以爱之名

现场勘察,尸检,排查,各种报告陆续来到,一上午几乎全陷在报告堆里了。

如果一个月内破不了案,周巡挨处分不必说,关宏峰的顾问身份也一定会取消,那就意味着他再也不能以合法的身份走进长丰支局,找寻他弟弟杀人案的真相。

关宏峰的压力巨大,这压力不但来源于限期破案,更来自于韩彬,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人,身上却有种强大的气场,不知不觉碾压着所有人。

“累了吗?要不喝点水?”韩彬把纸杯放在他手边。对韩彬关宏峰慎之又慎,哪怕一个普通的问题也要想想才回答。

略一停顿的工夫,周巡给他解了围:“当然累,我和老关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十七个小时没合眼了,眼前只冒金花,卧槽,还不能睡。”

“没事。”关宏峰少不得集中注意力,在混沌中开辟一条清晰的思路。韩彬望向他,点头,“长期呆在一线,真有你们的,要不先去躺会儿?”

他虽然说的是“你们”,却望着关宏峰一个人。关宏峰照例谨慎开口,却不料周巡冲他们喊:“躺什么躺?破案倒计时开始了啊,今天必须有进展。”

如果宏宇在,一定会骂他周扒皮,关宏峰只探询地望向韩彬,韩彬点头:“周队,开案情分析会吧,可以开始了。”

会议室里,三个小组的人齐刷刷坐了一屋。

韩彬照例谦虚而客气:“我不能反客为主,还是请关队先说。”

关宏峰没想到他会把烫手的山芋抛过来,事到如今也只能接招了:“从三个月前关靓的死,到昨天吕薇死在源河公园的长椅上,被巡夜的保安发现。这六名少女的死都有着许多共同点,她们都来自不幸的家庭,但都仪容安祥,服装整洁,死前都服过大量安眠药,没有财物损失,也没有受过侵害。所以,凶手杀她们的目的,像是带她们永远离开痛苦,走向极乐世界。”

周巡揉着太阳穴:“直接点,说凶手的特征。”

关宏峰继续:“凶手应当是个年长的人,有过复杂的经历,对少女有着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并不以占有为目的,而是出于爱护。”

周疏桐一直埋头记着笔记,这会儿瞪大了眼睛:“关老师,你是说,凶手杀她们是以爱的名义?”

“为什么不可以?”关宏峰就是反问的语气也像是在商量,周巡敲桌子:“不清楚的下去补课,老关继续。”

“凶手应当有过复杂的感情经历,结婚,离婚,或者丧偶,他应当有过一个女儿,年幼时曾经抛下过她,让他心生愧疚,当他想弥补的时候却根本没有机会了。于是,他把爱转移到这些家庭不幸的少女身上,他关心她们,爱护她们,听她们诉说生活中的烦恼,但当他无力改变的时候,就会送她们离开人世。”

周巡抚着下巴:“你是说,凶手对于少女仅仅有着深深的父爱?”

“从现场分析来看是这样的,他对她们没有其他的感情,也许是个性无能患者。”

韩彬摇头,似乎不以为然,周巡道:“你说。”

“关队其他的说法我都认同,至于最后一条,凶手是性无能患者,我反对。”

“为什么?”关宏峰向来是队里说一不二的权威,这还是第一次在案情分析会上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

韩彬推了推眼镜:“凶手是没有过侵害行为,但并不意味着他是性无能。从犯罪行为上分析,性无能患者会对犯罪对象实施报复,比如用各种工具对女性造成灭绝人性的残害,在这个过程中获取快感。而凶手是从送走少女的过程得到心灵的满足,这不等同于性无能患者的报复,倒像是一种献祭。”

关宏峰抿了抿唇,不置可否。

周巡不偏不倚:“在所有证据没有清晰的指向之前,推断也只是推断。一组,负责调查少女的朋友圈,二组,调查她们的周边,邻居,同学,老师,包括亲友,看有没有符合下面条件的嫌疑人:四十岁或者以上,独居,内向,精通手机等电子产品,有过婚史,甚至有过一个女儿,年幼时被抛弃,家庭不幸。”

一进卫生间,关宏峰习惯地检查了几个隔档,都没有人,这才放心地倚在门上,轻轻出了口气。

在长丰支队,关宏峰总觉得背后有无数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成天相处的都是人精,就是演戏也得演个十成十,露出一点破绽都是灭顶之灾,更别提现在又来了个韩彬。

卫生间是个让人放松的地方,至少在这里,不用提防谁。

关宏峰打开水龙头洗手,韩彬推门进来,冲他点点头,走过去拉裤链掏家伙放水:“关队一早上没喝一口水,却上了三次卫生间,怎么,肾有毛病?”

关宏峰不动声色:“一线干久了,哪哪都是毛病,不比韩大律师养尊处优。”

韩彬完了事,收枪入裤,走过来洗手:“是毛病就得治,千万别让毛病上了身。”

关宏峰扯了张纸巾擦手:“韩大律师看来很了解性无能患者?”韩彬哈哈一笑:“今天关队的推断很精彩,完全是教课书般的示范。”

周巡这时也进来,看他们相谈甚欢,诧异道:“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韩彬耸耸肩出去了,关宏峰走在后面,经过周巡的时候,周巡在他屁股上拍了拍,一语双关:“老关,快点,我这儿都火上房了。”

关宏峰揶揄道:“你要拍的是马屁,别乱拍。”

“我他妈是这种人就不会混成今天这样了——”卫生间的门在身后关上,把周巡的牢骚也一同关在里面。

身后一地阳光,关宏峰脚步一顿,回头,走廊尽头的窗外春色无边,绿叶蓬勃茂盛,夹杂着粉色的木本海棠。离宏宇蒙上冤屈已经快三个月了。

关宏峰忽然有一刻恍惚。直到周巡出来,一把搂了他的肩,在他耳边吹口气,轻佻道:“等我呢?”

关宏峰摔开他的手,面无表情:“滚。”

评论(11)
热度(124)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