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峰】狭路 1

设定是从剧中间开始,高亚楠还没有认出关宏宇,韩彬刚和关宏峰接触,起先并不熟悉。有原创人物,CP是ALL峰,双关,彬峰为主,非喜勿入。篇幅不长,十章内结束。

1、迷离天使

巨大的鱼缸里,老虎安静地伏在水底。屋子里静得只有关宏峰的呼吸声,走到窗边拨开一隙窗帘,天空已微微泛白。

夜终于尽了,关宏峰松了口气。

关宏宇七点多才回来,“哥——”刚放下钥匙和早餐,迎向他的却是关宏峰紧绷的脸。

压抑的愤怒,无措的张惶,还有躁动的焦急,这些旁人看不出的情绪,在关宏宇眼里却看得分明。谁让他们彼此面对的时候,就像对着另一个自己?

“哥,等急了吧?我——”

“为什么一夜都不开蓝牙通话?”关宏峰努力克制着,声音还是微微颤抖。

关宏宇解了围巾,慵懒地倒在沙发上,“我当什么事呢?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能不紧张吗?你不开通话,我根本不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什么?交接的时间这么短,哪里能够交待清楚?如果露出破绽,我们——”

“我们完了是不是?”关宏宇纠正他,“是我完了,不是你,我不会连累你的,放心。”

“你以为我撇得清?”

关宏宇投降:“好了,我们每次都会为这个问题争来争去,又根本没有任何结果。我累了,想睡了,交接吧。”

关宏峰冷淡地看着他:“你喝了酒,身上有香水味,迷离天使?昨天晚上你找了个男人?这款香水香味独特,年轻人才会喜欢它。”

关宏宇耸肩:“我去了冰焰酒吧。”

“居然光顾鸭店?”关宏峰忍无可忍,一记勾拳击中他下巴,关宏宇抹去唇角的血,冷笑:“别忘了,我脸上的伤也要完完全全复制在你脸上。”

关宏峰气得脸色苍白:“这么紧急的时候,你还有心思出去找鸭?”

关宏宇脱口而出:“你以为我能和你一样?几年可以不碰女人,也不让别人碰你?我是个人,不是冷冰冰的尸体!”说完转身进了浴室。

脱了大衣和毛衣,身上只剩下背心短裤,他照着镜子,洗去唇上的血痕,关宏峰倚在门上看着弟弟,忽地一阵后悔,“没事吧?”

“没事。”两个人都冷静下来,关宏宇挤着牙膏,“我是去了冰焰,但只是喝了点酒,之后周巡的电话把我叫走了,又出了案子,一个女孩被杀,尸体在源河公园被发现,躺在长椅上,像是在安睡。”

“这是第六个了。”关宏峰脸上看不出表情,但不用问也知道,周巡乃至全支队面临着怎样的压力。

“案子现场的照片都在手机里,你自己看,昨天忙了一夜,才完成现场勘察。”

“宏宇,”关宏峰拍拍他的肩,“对不起。”

“知道你心里压力大,没开蓝牙通话是因为信号不好,以后不会了。”关宏宇说完埋头刷牙。

关宏峰在客厅里穿上衣服,柔软的布料上面还有着弟弟的体温,整理好之后,过来照照镜子,检查一下没有什么不妥。

关宏宇吐了嘴里的白沫,“替我照顾下高亚楠,晚上出现场的时候她又吐了。”

“嗯。”关宏峰最担心的也就是高亚楠,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感觉向来敏锐,加上她是个女法医,在她面前更加多一份危险。

这种危险来自于宏宇冒充他出现在高亚楠面前的时候,关宏峰不仅担心高亚楠认出宏宇,更担心宏宇一个不留神自投罗网。

高亚楠如果知道了,肯定不会对宏宇不利,只是宏宇身上的罪名会让她更加担心。

关宏峰忽然道:“等这阵子忙完了,你再去冰焰。”

关宏宇一怔,关宏峰已经走到门口,背着身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说,“总不能真让你和我一样。”

关宏峰到了支队之后就没空再理会心底蛰伏的小情绪,案子让每一个人身上的弦绷得紧紧的。

案情分析会上,周巡介绍情况:三个月之内,六个18至22岁的少女被杀,尸体都平平整整地放在公园长椅上,除了脖子上的勒痕,仪容整理得很干净,脸上还化了淡妆,就像睡着了一样。她们生前并没有遭到侵害,这是案子非常奇怪的地方。

案发地点都是地处偏僻的角落,没有视频监控,没有目击者,只有少女只身前往的少量视频资料。这些少女都有着共同点,家庭离异或者父母在外地打工,无人关心,所以案发后亲属才知道她们已多天不归宿了,更无法提供有价值的资料,这也是案件非常让人头疼的地方。

高亚楠说了尸检的情况,尸体被发现时都已过去近八小时以上了,勒死她们的绳索是登山用的防护绳,非常结实,但也到处买得到。少女死前没有挣扎的痕迹,她们都服用过安眠药。但现场没有找到有药物成份的饮料瓶,看来凶手已经带走了。

“老关,又是毫无头绪的案子,说说你的思路。”周巡望向关宏峰。

关宏峰问小汪,“前边五起案件,排查她们的聊天记录,微信,结果怎样了?”

“通过技术手段恢复了她们的聊天记录,她们死前半个月左右,都有陌生人加她们,排查之后发现,这个人用的不是实名手机号,而且案发后多次更换手机卡,现在没有任何线索。”

关宏峰合上卷宗,“这些女孩子都是家庭不幸的,她们渴望的是关心和关爱,只能从她们的朋友圈入手,还有以前的老师,同学。”

周巡道:“一组、二组负责跟进排查她们的朋友,小周跟着关队查她们的共同点,除了家庭,还有什么共同点。”

周舒桐点点头。

电话响,周巡接了电话,起身道:“今天会就开到这儿。”
对关宏峰道,“韩彬过来了,走,去迎迎他。”

走廊上,关宏峰小声道,“怎么,搬救兵了?”

周巡无奈道,“我也没办法,市局只给我一个月时间,这不是把长丰支队架在火上烤吗?只好向顾局请示,借了他过来。”

还没走到门口,韩彬已经走进来了,西装革履,对着他们笑道:“还亲自下来?见外。”

关宏峰站在周巡后边,礼貌地微笑着,韩彬的眼神透过金丝眼镜和他轻轻一碰又闪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紧张。

韩彬却主动握住他的手:“关队,又见面了。”

一阵暖热覆上冰凉,关宏峰笑道:“这回全靠你了。”

周巡不爱听了,“别弄得咱们什么头绪也理不出来,丢份。”

韩彬松了手,问周巡要卷宗,关宏峰跟在后边,轻轻吐了口气。

评论(16)
热度(193)
©moonlight | Powered by LOFTER